何处安放 你的痛苦?

聂小五
2018-04-02 04:08:42

多年前看过一期湖南台的答题节目,那期的嘉宾就有茅侃侃。题目当然早就忘了,但却对茅侃侃印象深刻,他反应快,说话幽默,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种不在乎,吊儿郎当的“京劲儿”。到今年看到他自杀的新闻,联想到对他最初的印象,才恍知每个人的人前轻松都有逃不了的人后挣扎。

我无意分析茅侃侃的自杀原因,也不想喊口号让大家珍惜生命。或许是因为自幼失去父亲,每年去墓地给他扫墓,我一直都固执地坚信死亡一点也不可怕,死亡不是终结,更不是懦夫的选择。我也是在自问无数个“为什么会那样选择”之后,才慢慢认识到“永远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的痛苦”,或许这是我与父亲的和解,更是我放过自己,让自己好过的最好方式。所以,回到茅侃侃的问题上,他经历了多大的痛苦我不知道,但如果这种痛苦能够让如此聪明,有至亲,有爱人,有这么多人世间羁绊的他选择自杀的话,那么我愿意相信他经历的痛苦非是他现在能够承受的。

确实如节目所说,中华民族是一个避谈死亡,甚至避谈痛苦的民族。或许这种谈论不符合我们一直以来庞大骄傲,

...
显示全文

多年前看过一期湖南台的答题节目,那期的嘉宾就有茅侃侃。题目当然早就忘了,但却对茅侃侃印象深刻,他反应快,说话幽默,最重要的是他身上有一种不在乎,吊儿郎当的“京劲儿”。到今年看到他自杀的新闻,联想到对他最初的印象,才恍知每个人的人前轻松都有逃不了的人后挣扎。

我无意分析茅侃侃的自杀原因,也不想喊口号让大家珍惜生命。或许是因为自幼失去父亲,每年去墓地给他扫墓,我一直都固执地坚信死亡一点也不可怕,死亡不是终结,更不是懦夫的选择。我也是在自问无数个“为什么会那样选择”之后,才慢慢认识到“永远不要轻视任何一个人的痛苦”,或许这是我与父亲的和解,更是我放过自己,让自己好过的最好方式。所以,回到茅侃侃的问题上,他经历了多大的痛苦我不知道,但如果这种痛苦能够让如此聪明,有至亲,有爱人,有这么多人世间羁绊的他选择自杀的话,那么我愿意相信他经历的痛苦非是他现在能够承受的。

确实如节目所说,中华民族是一个避谈死亡,甚至避谈痛苦的民族。或许这种谈论不符合我们一直以来庞大骄傲,愈挫愈勇的大国形象;又或者对死亡,对痛苦的谈论对一个刚解决温饱问题不足50年的国家来说显得太过矫情;又或者真的是因为我们太过含蓄,太过中庸,所有的讨论都可以止于一双哀伤的眼神,一个记忆中佝偻的背影,甚至是戏谑似的“都在酒里”。只是时至今日,在如此快节奏的生活中,在人情薄凉,人们不得不长时间扮演社会角色的今天,难道对逆境,对痛苦,对死亡的讨论难道不应该也相应而生吗?

对于一个独居国外,常常一个人吃饭,逛街,旅行的大龄女青年来说,在每一个结束工作,无所事事,靠着沙发坐在地上,久久不愿起来的晚上,我承认我常常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但我从未对人说起过,我觉得羞耻,我耻于向别人承认我的脆弱。因为从小不小心被玻璃扎破手,医生给我缝针的时候,奶奶就对六岁的我说“不要哭,这点伤算什么?你爸做那么大的手术,打那么多针也没哭过,你咬咬牙就过去了。” 是啊,想想爸爸,我咬咬牙就真的觉得没那么疼了

但现在,成长环境,话语环境的变化,当越来越多信奉“咬咬牙就过去了”的一代慢慢老去,不再占据主流话语权;当越来越多标榜“我不快乐”的90,00后受到更多宣扬“关注原生家庭问题,关注心理健康”的专家媒体的影响,我们是否还能坚守避谈痛苦的阵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圆桌派 第三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圆桌派 第三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