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爱在记忆消逝前》

churchill
2018-04-02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这又是一个关于生命终点的故事。

老两口都有八十多了,文学教师约翰患有阿兹海默症,他的妻子艾拉是癌症晚期,因为艾拉要住院,一直由艾拉照顾的约翰得去养老院。这天,平时负责照顾他们的儿子过来准备送艾拉去医院,却发现俩人不见了,同时消失的,还有家里那辆75年产的老爷级房车“求闲者”。

这是当代的美国。收音机里,特朗普正在做他的竞选演说,老人们住在美国东海岸的马萨诸塞州,他们沿着1号公路开,目的地是约翰向往了一辈子的海明威故居。

老爷车开得像老爷一样慢,而且险象横生。一路上,约翰跟遇到的每个人都聊海明威,大段背诵名篇名句,虽然他连自己孙子的名字都想不起,有时候还不记得艾拉,一个人把车开走。艾拉把家里的幻灯机也带上了,晚上到宿营地,她就给约翰放家里的老照片,细细地解释谁是谁,拍照时的情景如何,希望唤醒或挽留丈夫的记忆。

以海明威故居为终点,影片一开始就暗示了此行的结局,将会是一场海明威式的告别。

但影片的基调是轻松的喜剧。这对恩爱得无以复加的夫妻,日常生活的内容也是唠叨和拌嘴,老公一直在吃老婆初恋男友的醋;因为失忆,他还泄露了四十多年前自己与女邻居的出轨,艾拉一怒之下,叫来的士把他送进附近养老院,随后又决定原谅他。

这是老年版的《在路上》。

它很好地回答了我关心的,如何在最后的日子保持尊严与安详的问题。

每到一处宿营地,艾拉都会熟练地支起桌子,摆上鲜花,拉好彩灯,自己则戴好假发,抹好口红,两个人看书、喝茶、饮酒、跳舞,除了孩子们不在身边,那些保持了一辈子的生活乐趣,一样都不能少。

海明威《老人与海》的故事跟了他们一路。反复叙述的,其实就是人类与命运抗争,然后在奋斗一生之后优雅谢幕。

故事节奏有点像老人开车,跌跌撞撞,这可能与意大利导演保罗维尔奇首次拍摄英语电影有关,但是其中笑点,中国观众都能领会,尤其是其中的知识分子趣味,不时让人莞尔。如此,也消解了海明威式的悲壮,甚至连最后的结局,都变得可以轻松接受。

我最服气的,是两位老人的表演,尤其是男主。男主唐纳德萨瑟兰凭此片获得第90届奥斯卡奖终身成就奖。他的状态也最为丰富,有时是风度翩翩的老学者,有时是自信笃定的老司机,每当这时,他的眼神都清亮无比;而当他失忆,一次次地问怎么没有在家里,他的目光是浑浊的,此前智慧的神情消失,一脸无知的焦灼;失忆严重时会变得谵妄,他的眼睛会瞬间失神空洞,发出热烈而锐利的光,仿佛连眼珠都会迸出来,这是脑疾病老人特有的表征,与我爸爸最后的眼神几乎一模一样。

两人相携踏上归途。一贯强势善于打理的妻子安排好所有的细节。在浪漫旅行的终点,妆容精致的妻子写好遗言,将汽车排气管接进车内,发动引擎,慢慢躺到熟睡的丈夫身边。

海明威说,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艾拉不爱读海明威,但她真是懂海明威。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爱在记忆消逝前的更多影评

推荐爱在记忆消逝前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