忏悔 忏悔 8.1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2 00:55:05

被称为苏联电影改革的“第一只春燕”的《悔悟》是苏联当代著名导演、苏联人民演员、列宁奖金和格鲁吉亚加盟共和国国家奖金获得者坚吉兹·阿布拉泽的三部曲的第三部。前两部是《祈求》和《愿望树》。阿布拉泽是当代“诗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作品始终表现出令人叹服的造型美。笑和泪,欢乐与悲哀,怪诞和悲剧,现实和梦幻都在与格鲁吉亚民族文化深深联系着的民间叙事诗气氛中交织着。

《祈求》(1967)是一部关于传统与复仇的影片。它以格鲁吉亚白雪皑皑的山峰为背景,再现了格鲁吉亚著名诗人瓦扎·普沙维拉的古典诗歌意蕴,叙述了一个敢于反抗部族残酷习俗的男子的悲剧命运。《愿望树》(1977)根据格鲁吉亚当代诗人格奥尔基·列昂尼泽的同名诗集改编。影片以20世纪初格鲁吉亚农村生活为背景,描写了一个美丽少女的不幸爱情,成功地再现了诗集中的一系列抒情形象。《愿望树》是一部充满历史沉思的“诗电影”,它猛烈地抨击了摧残人们美好愿望的黑暗愚昧势力。《悔悟》的情节具有当代色彩,但从导演的构思到主题思想的阐述,它与《祈求》、《愿望树》是一脉相承的。阿布拉泽曾再三强调《悔悟》与前两部影片的联系:“有一个主题贯穿这三部影片,这就是‘无辜的被

...
显示全文

被称为苏联电影改革的“第一只春燕”的《悔悟》是苏联当代著名导演、苏联人民演员、列宁奖金和格鲁吉亚加盟共和国国家奖金获得者坚吉兹·阿布拉泽的三部曲的第三部。前两部是《祈求》和《愿望树》。阿布拉泽是当代“诗电影”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作品始终表现出令人叹服的造型美。笑和泪,欢乐与悲哀,怪诞和悲剧,现实和梦幻都在与格鲁吉亚民族文化深深联系着的民间叙事诗气氛中交织着。

《祈求》(1967)是一部关于传统与复仇的影片。它以格鲁吉亚白雪皑皑的山峰为背景,再现了格鲁吉亚著名诗人瓦扎·普沙维拉的古典诗歌意蕴,叙述了一个敢于反抗部族残酷习俗的男子的悲剧命运。《愿望树》(1977)根据格鲁吉亚当代诗人格奥尔基·列昂尼泽的同名诗集改编。影片以20世纪初格鲁吉亚农村生活为背景,描写了一个美丽少女的不幸爱情,成功地再现了诗集中的一系列抒情形象。《愿望树》是一部充满历史沉思的“诗电影”,它猛烈地抨击了摧残人们美好愿望的黑暗愚昧势力。《悔悟》的情节具有当代色彩,但从导演的构思到主题思想的阐述,它与《祈求》、《愿望树》是一脉相承的。阿布拉泽曾再三强调《悔悟》与前两部影片的联系:“有一个主题贯穿这三部影片,这就是‘无辜的被告’。”

阿布拉泽在30多年的创作实践中形成了具有鲜明的哲理性和特殊的审美特点的艺术个性。在他的作品里,可笑的和可悲的、喜剧性和悲剧性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统一的、极富表现力的、诗意的浪漫风格。在影片《悔悟》中,导演更注重于对民族兴亡、文化基因、人物心理结构的思考,而不对历史事件进行编年史似的描摹。阿拉维泽这一人物的典型性是在一个愚昧、暴政、宗法制文化色彩浓厚的“文化层”中形成的。他的心理意识、行为方式、思维模式、价值观念、人伦观念,必然受到这个特定“文化层”的制约。瓦尔拉姆·阿拉维泽是祸害,是罪恶,同时又是社会的产物。他性格中的多欲好色、猜忌、暴戾、残忍等负量因素也同他所处的那个特定时代有着内在的联系,浸润着那个特定历史时期的文化符码。

在创作实践中,阿布拉泽和观众建立了相当稳固的关系。艺术家真诚地渴求在自己的作品里倾诉对于他自己和观众来说都是相当迫切和重要的感受。在《悔悟》中,导演突破禁忌,生动地描述了那个特定历史时代的残酷迫害、非法逮捕、严刑折磨和伪善欺骗。阿布拉泽以他特有的复杂而又鲜明的隐喻式形象语言,与观众达成了一种默契:影片讲述的并不是某个具体的历史人物或事件,故事发生在何时何地无需考查。影片主人公瓦尔拉姆·阿拉维泽的名字在格鲁吉亚语中意为“无其人”。然而观众可以凭着记忆把艺术家臆造的形象折射成某个具体人物,可以把影片表现的氛围折射成一段久远的或者并不久远的历史。导演以其内在的文化修养和对民族文化历史的深刻理解,以夸张的、漫画式的大手笔,简明地勾勒出一个独裁者的集合形象。银幕上的独裁者蓄着希特勒式的牙刷胡子,戴着秘密警察头子贝利亚的夹鼻镜,留着佛朗哥式的短发,像墨索里尼那样爱好歌剧、奢侈浮华。他并不是某个具体的历史人物。正如导演所说,他是“有史以来世界上的恶人、独裁者的集合形象,滥施手中握有的无限权力的当政者都可能是瓦尔拉姆·阿拉维泽”。

阿布拉泽孜孜以求影片中深刻的人性内容和鲜明的表现形式之间的均衡和谐。这种和谐成功地反映在《悔悟》中几个主人公形象的塑造上。影片中艺术家桑德洛和他的妻子尼诺的脸无比圣洁、美丽。他们默默地注视着观众,那么忧郁、那么沉静而深情,使观众无法把目光移开。导演用这种形象美表现了人的尊严和价值,而这一切,也是对独裁者的无声的宣判。

阿布拉泽选用玛哈拉泽一人饰演独裁者父子两人,意在强调父亲和儿子的隐蔽罪恶之间的联系。在儿子阿维里的躯体里独裁者父亲的精神继续存活着。玛哈拉泽成功地再现了儿子对父亲的纪念和尊敬以及最终把自己从父亲的精神桎梏中解放出来的过程。在创作独裁者阿拉维泽这一形象的过程中,玛哈拉泽给角色戴上了一个个脸谱。这个疯子似的暴君竭尽装腔作势之能事:在普通人面前,他是那个城市的善良慈爱的父亲;在艺术家面前,他背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甚至演唱威尔第歌剧的咏叹调;而所有那些逮捕、酷刑和枪杀似乎都违背了他的意志,是另一个人干的。实际上,对于他,看着人们毁灭就是秘密的享乐:借用别人的手玩弄杀人的新花样是他的天性使然。配合着出其不意的剪辑和特殊音响的使用,玛哈拉泽赋予阿拉维泽这个角色以一种反常的、魔鬼般的色彩,把这个独裁者的阴险狡诈的真面目、阴暗可怖的心理状态展露无遗。玛哈拉泽的表演处理与影片荒诞的、超现实主义的风格非常吻合。

《悔悟》包孕着导演阿布拉泽对民族文化心理中负量因素的批判性认识,成功地表现了导演对民族文化心理的深层把握。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忏悔的更多影评

推荐忏悔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