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 至暗时刻 8.5分

《至暗时刻》只说加莱的顽强守军

老羊
2018-04-02 看过

关于丘吉尔的丰功伟绩,已经有太多描述!本文只是想说说,为丰功而牺牲的小人物们!

请允许我直接进行转载,因为那样更有利于您的阅读:

死守加莱的三千勇士

似乎战场上大部队紧急撤离的背后,都有一只垫后小分队的悲壮牺牲。

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就是如此,

在英国这次至关重要的行动中。

不仅有艰难撤离的数十万士兵,英勇无惧的老百姓,力挽狂澜的丘吉尔,

还有一队顽抗到底的英国守军,他们奉命去执行一次也许不可能生还的命令,

但为了守住加莱,这个位于法国北部的海上交通枢纽,敦刻尔克的最后一道屏障,

他们以壮烈牺牲的代价,为英法联军主力赢得了撤退的时间...

然而,人们似乎只是知道他们在大撤退中的关键作用,

却很有人了解,从临危受命到大部队撤离后,这些人都经历了什么...

JOHN JAY,是这支英勇队伍其中一名士兵的孩子,

可即便作为父亲最亲密的家属,他曾对父亲的往事一无所知,

直到老兵去世,JOHN才终于打开了父亲尘封的档案件,

下面,就听他说,当年的那只“敢死队”到底面临着怎样的困境...

我刚刚看完加里奥德曼的《至暗时刻》,此刻正强忍住泪水,

但让我悲痛的除了那段史实,还有丘吉尔发出的一封电报,

他对仍留守在加莱的准将说:

“你所坚持的每一个小时都是对英国远征军的巨大帮助,你部应奋战到底,你的坚守必将赢得无与伦比的赞誉,不允许撤退。”

我知道,在那个不能撤退的队伍里,有我的父亲,Alec Jay...

父亲还在世的时候,我和他关系很疏远,他易怒,没有耐心,

我只知道大撤退那年他只有20多岁,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留下了长久的阴影,

可对于那些具体的经历,他从来没提过,我也没想过要去了解...

1993年,他去世了,享年73岁,

真正失去他的那一刻,我才后悔和他的沟通太少,

我开始整理他的遗物,发现了一沓满是灰尘的文件袋,

那里面有他参战时的记录,和队友写的信,战时的新闻报道...

还有一份笔记显示,他曾经想把所有的经历写成一本自传,

但很遗憾,只写了7页,就再也没有打开过这些文件...

我一边读着它们,一边重新认识我的父亲,

原来,他并不是我印象中的怪老头,他是一个英雄,

他曾在加莱抗争到最后一刻,直到被纳粹带走,

他是犹太人,为了隐藏身份曾在集中营里和纳粹斗智斗勇,

从1940年-1945年,他曾5次试图逃跑,最终成为了一名自由斗士,

我完全被这些尘封的过去所震惊,迫切的想知道更多细节,

为此我进行了多年的研究,循着他的笔记重走欧洲,探访他的老友,

就这样,我终于第一次理解了我的父亲...

1938年,他加入了英国军队,

出于对法西斯和种族主义者的强烈憎恨,即便没有被征召,他也志愿入伍,

当希特勒的军队血洗比利时和法国,他跟随部队离开祖国冲过海峡,

那时他已经意识到了这相当于一次“自杀”性的指派,在笔记里写道:

“手里拿着单程票,已经无路可退。”

1940年5月,大撤退开始前夕,

他奉命和数千名士兵一起在加莱,对抗德军超过2万人的精锐部队,

在敌方的狂轰乱炸下,部队节节败退,

但与共同抗敌的法国士兵不同的是,他们在硝烟中“虚弱”的举起了白旗,

而英国拒绝投降...

事实上,父亲也曾随队抵达敦刻尔克岸边,在海面上看到了三艘祖国的驱逐舰,

但在那里,没有属于他们的撤离命令,

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他们不能走了...

我父亲后来写道:

“我背朝大海,再也没有回头,我们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眼前的加莱已经尸横遍野,仍被英军占领的地区不过一个学校操场那么大,

父亲的队伍不再有任何能得到救援的幻想,他们唯一的能做的,

只是尽最大的努力守住最后的堡垒...

他的准将曾经两次拒绝了德军的招降,面对德军的说客,士兵们异口同声的说:

“如果德国人想要加莱,那么他们就只能用战斗来夺取。”

他们又何尝不清楚,仗打到这个份上,德军占领加莱只是时间问题,

但在战场上,时间不仅意味着牺牲,也意味着胜利,

这场战役哪怕能晚一个小时结束,对于敦刻尔克的数十万士兵而言就多了一份希望...

然而最后一次艰难的反攻后,父亲的部队还是被俘了,

他的枪已经没有子弹了,德军看着他高傲的宣布:

“对不起伙计们,给你们带来了如此血腥的绝望。”

没有任何办法,他只能选择投降...

对于他的一些队友而言,这样的投降不丢脸,

他们确实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完成了丘吉尔的命令,掩护了大部队,

可这却成了我父亲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事,他在笔记里写道,

投降,是他心中永远的耻辱,此后被俘的5年更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成为战俘的第一个夜晚,他在一块墓地睡觉,满心的沮丧和失望,

可这才只是刚刚开始,从法国去往德国,还有近3周的路程,

队伍行进过程中,犯人如果不小心摔跤,等待他的不是枪击就是暴打,

甚至连停下来撒尿也是要受罚的...

父亲和队友只能强忍伤病,靠喝臭水沟里的水,吃野草,

才勉强活着撑到了德国...

一入境,街道两旁站着的全是愤怒的纳粹,

他们一边高喊着“英国loser来了!”,一边朝父亲一行人吐口水,

尽管士兵们已经精疲力竭,但他们仍然吹着口哨,

哼着祖国的音乐,表达不屈...

年轻时的父亲比我印象中的还要傲气,

作为一名战俘,一名有着犹太家庭背景的败将,

他本应该苟且求生,低调隐藏自己的身世,可他却说自己别无选择...

离开加莱以前,父亲把能证实自己犹太人身份的证件埋了起来,

可由于在集中营里,纳粹和俘虏经常因为语言不通大打出手,闹出人命,

有一次,眼看着纳粹的枪已经顶在了队友的脑门上,

父亲不得不用一口流利的德语向纳粹说情,这很快引起了对方的怀疑,

随后,一名反犹太的英国人向纳粹直接举报了他,

一名高官直接带枪冲进了父亲的营地高喊:

“Alec Jay这个杂种在哪?给我出来!”

幸好他的队友们毫不犹豫的就站成了一个圈,紧紧的保护着父亲,

他的中士更是直接走到高官前怒吼道:

“我不管Alec是不是犹太人,只要他穿着英国制服,你就不能可能把他带走,除非你枪毙我们所有人 ”

集中营里瞬时一片安静,就在纳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父亲灵机一动,十分有礼貌的走上前向高官解释,他只是学过德语,

党卫军如果不“嫌弃”的话,与其继续这样对峙下去,

不如任用他为犯人中间的翻译官,调停矛盾...

德国人勉强接受了...

在集中营的那5年里,类似这样的险情一次又一次的发生,

父亲一边努力的保护着自己和队友,一边还要从事大量的苦力活儿,

他在一个采石场里工作,经常会受伤,但从没有接受过治疗,

他严重营养不良,体重暴瘦直88斤,

甚至还在从家乡传来的消息里得知,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变心了,婚约也没了...

那一刹那,父亲几乎认为自己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他一共尝试过5次逃跑计划,

有一次他假扮成了一名捷克移民工人,一路跑到了边境线50英里以内,

但最后还是被盖世太保给逮了回去,他们用警棍疯狂的殴打他,

还逼迫他亲自动手给自己挖了一块坟墓...

1945年,父亲的逃跑计划终于成功了,

他和6个队友翻山越岭逃到了捷克,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点希望,

他们又被迫加入了当地的一个反德游击队,

在此后的6周里,父亲从一名英国士兵变成了游荡在森林里的“自由斗士”,

他和队友携手炸毁了德军的一列货运火车,袭击了警察局,

他还参加了布拉格起义,亲眼目睹了不少无辜的德国老百姓遭遇恐怖袭击,

父亲当然是憎恶法西斯的,

可是这段游击队的经历,却成了他不愿再提及的可怕回忆:

“他们不只残杀纳粹,也对德国平民进行屠杀,这是我始终不能接受的。”

但至少,属于他真正的自由总算是来了...

1945年,父亲终于回到了伦敦,

不像当年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回家的士兵,沿路没有等待着欢迎他的百姓,

也没有鲜花和掌声,人们甚至不知道,如果不是眼前的这名士兵和他的队伍,

当年的大撤退可能不会那么成功...

但父亲似乎并不介意这些,他只是想尽快回归正常的生活,

他成为了一名股票经纪人,努力试图忘却集中营里的一切,

但现实总是残酷的,被监禁的阴影一直笼罩着他,

还有那些他目睹过的暴行,把他彻底淹没了:

“我总是会在半夜惊醒,想起我死去的队友,想起纳粹的尸体。”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并没有多大的好转。

5年后,他和妈妈结婚了,生下了三个孩子,

他在孩子们心中的形象总是冷若冰霜,他“莫名”的愤怒影响了我们每一个人,

了解了父亲的一生后我才明白,他不是气我们,他在气他自己,

作为一名幸存者,内疚、焦虑、抑郁、噩梦像恶魔一样纠缠着他,

他气为什么他可以好好活在这个和平年代,而并肩作战的队友们却死无葬身之地...

家人不理解他,部队也没有帮他,他只能自己鼓足勇气去看医生,

他想尽了各种办法减轻内心的痛苦,甚至还曾经回到了加莱,逼自己面对过去,

但可惜的是,一直到死,他和内心的罪孽感都没能和平共处...

很遗憾我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认识我的父亲,

作为加莱的守军,他们的故事远比电影要令人揪心...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346201/My-dad-heroe-sacrificed-Churchill-save-Dunkirk.html

--------------------------------------

很皮还很可爱的小姑凉:庆幸自己生在和平年代

cece_circle:啊,这段真的看至暗时刻的时候才真正了解了一下,之前就是书面的一句话

少女已死:从小的心愿就是世界和平。有人觉得好空泛,好遥远的一个梦想。但它和每一个人都息息相关。总之,从别人的故事里,我没经历过的那些场景里,我恨透了战争。

银杏园的夏天:终于彻底理解了《采薇》的最后一段。向英雄致敬。

Elwing-心属中土:加莱的勇士们应该被铭记,没有他们敦刻尔克不知道又会是什么样子

overtherainbow121:英国版被淹没的与被拯救的。

9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至暗时刻的更多影评

推荐至暗时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