湮灭 湮灭 7.2分

《湮灭》究竟表达了什么?

小多爱吐槽
2018-04-02 看过

流星滑落天空,击中灯塔,以灯塔为中心的大片区域异化,成为神秘的X区域。

外星物种降临地球,高维度与低维度的奇妙相遇,一生二,二生四,四生万。

这不是征服,是一次美丽的意外。

《湮灭》讲了什么故事?

莉娜说,死亡是人类基因设计图谱的错误。

心理医生说,自毁是人类基因自带的编码。每个人,都进行着自毁的程式。

探险队的成员,都或多或少带有自毁倾向:物理学家乔西长期自残,医生安雅有酗酒问题,地貌学家凯斯失去爱女,而领头的心理医生文崔斯,已经癌症末期了。

三年来,无人机、动物,以及多批人类曾先后进入X区,都有去无回。她们仍然选择踏入X区,多多少少都是带着自杀的想法。

逾是深入X区,她们越接近真相:灯塔辐射出的神秘“闪光”,能让鳄鱼长出鲨鱼的牙齿,让植物生成人形,甚至复制出梅花鹿。

没有任何生物能躲过“闪光”的融合:越是害怕,就越容易被“闪光”融合。

视频里的大兵,肠道在“闪光”的同化下过速蠕动,最终被发现在泳池的墙体上炸裂,和五彩真菌融合的尸体。

地貌学家凯斯死前最后一刻绝望的呼救,被咬死她的野兽吸收。野兽的咽喉发出她的惨叫,引诱她的队友。

物理学家乔西意识到“闪光”在生命形式上的优越性,放弃抵抗,露出无数自残割痕的双臂,化成树人。

与她们相比,莉娜的丈夫凯恩的归化更为彻底。在X区待了整整一年的他,同体内“闪光”的长期对抗,身边战友逐一死去,最终决定自杀,将自己献祭给“闪光”。

这还不够,他还要把妻子一起献祭给“闪光”。灯塔里盘腿而坐的骷髅是凯恩,离开X区的是他的复制体。莉娜步入的是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全身癌变的“丈夫”带她来到南境战区,心理医生文崔斯又诱导她主动请缨,进入X区。

文崔斯其实也是复制体,三年来,她把新鲜的生命骗进X区作献祭。癌症发展到末期,文崔斯重回X区,在湮灭中与“闪光”融合。

一个细胞分裂为二,又分裂成四,不断分裂之下,新的复制体诞生。

莉娜把磷弹扔到复制体的手中,逃出了灯塔。

复制体带着她的情感与记忆,抚摸丈夫的头骨,又爬进洞穴。火焰爬上灯塔,蔓延到整个X区。

逃出生天的,是莉娜,又不是莉娜。待在X区的短暂几天,已经改变了她的身体。她既是人类,又是融合了“闪光”的新人类。

新人类莉娜和复制体凯恩,成为了新时代的亚当与夏娃。

X区覆灭,却已无处不在。

《湮灭》好在哪里?

《湮灭》是一部纯粹的硬核科幻作品,不谄媚,不煽情。

导演加兰摒弃了借助人物间矛盾刻画人性之丑陋的拿手好戏,简简单单地讲了一个探索异变真相的科幻故事。在镜头语言上也极尽克制,全程营造一种屏息的紧张感,直至文崔斯涅槃的瞬间,才爆发视听的炸裂体验。

这不是俗套的外星人入侵地球,也不是讨巧的用爱拯救一切。

“闪光”仅通过各种侧面的描写展现,到最后一刻也没有一个确切的面目。

它没有目的,无关善恶。

它的出现纯属偶然,也无意主动攻击生物或占领地球。它只是偶然地出现在地球上,融合它所接触的一切。它甚至很有可能没有自己的思维或意识:凯恩、文崔斯等融合和复制对象,并非它的载体,而是受它影响发生异变的客体。向外纳新的扩张行为,极有可能是文崔斯们的膜拜行为和自我选择,而非来自无意识的“闪光”的指示。

人类并不清楚这一点。面对未知的事物,他们如临大敌。

有人出于恐惧沦为墙体上炸裂的彩色菌菇油画,抑或怪兽的口下猎物,也有人将生命献祭给高等生命,获取另类的永生。

莉娜则代表了人类的自由意志。全程克制理智的她,既崇尚科学与进化,又拒绝与“闪光”彻底融合。若非被复制体逼到墙角,她也许会抱有审慎的态度研究“闪光”,而非将其毁灭。

但理智如她,也无法阻挡“闪光”的扩散。

X区毁灭,藩篱坍塌,“闪光”四处散播。折射无可阻挡,进化不可逆转。

“我觉得它什么也不想要。它没有摧毁,它改变了一切,它制造了一些新的东西。”

好的科幻作品,需要脱离世俗的情爱关系或道德标准,思辨人类的本源。

《湮灭》把问题抛给了观众:当人类在高级物种影响下,发生折射、异变甚至复制,人类还是人类吗?人类又是否应该拥抱这种“可能是好的”改变?

58 有用
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湮灭的更多影评

推荐湮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