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 中邪 6.8分

这部良心国产恐怖片命运多舛,反复修改整整两年,最终还是撤档!

壹条电影
2018-04-02 00:12:0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者 | 壹哥

出品 | 壹条电影

四月对壹哥来说,一件开心事,一件伤心事。

开心的是《头号玩家》好好看啊!忍不住要多刷几遍!

伤心事是昨天收到的这个噩耗:

原定4月4日(下周三)上映的《中邪》临时撤档,全面停止放映。

虽然截止目前,还未得到官宣消息,但各路媒体大V的证明,似乎确定了《中邪》撤档已经是事实。

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壹哥捶胸顿足,恨自己没有去看3月28日的点映场。

关于为何在临上映前五天紧急撤档,原因众说纷纭,题材敏感?尺度大?导向不对?抑或是,片子本身没问题,而

...
显示全文

作者 | 壹哥

出品 | 壹条电影

四月对壹哥来说,一件开心事,一件伤心事。

开心的是《头号玩家》好好看啊!忍不住要多刷几遍!

伤心事是昨天收到的这个噩耗:

原定4月4日(下周三)上映的《中邪》临时撤档,全面停止放映。

虽然截止目前,还未得到官宣消息,但各路媒体大V的证明,似乎确定了《中邪》撤档已经是事实。

得知这个消息的第一时间,壹哥捶胸顿足,恨自己没有去看3月28日的点映场。

关于为何在临上映前五天紧急撤档,原因众说纷纭,题材敏感?尺度大?导向不对?抑或是,片子本身没问题,而是因为宣传方恶意炒作恐怖元素,宣扬封建迷信?

不管原因是什么,《中邪》这样优秀的国产恐怖片,如果真的无法在大荧幕与观众见面,是一件十分令人遗憾的事。再加上壹哥得到的消息指出:院线上映版和之前FIRST青年电影展上的版本有两个结局。

我们看不到新结局了么?

早在2016年第十届FIRST青年电影展上,《中邪》就因为场场爆满名噪一时,王家卫领衔的评委,更是给出了这样的高评价——

该片用伪纪录片的形式,探寻中国当下的信仰失落,融入大胆自由的表现手法,兼容并蓄,贴近观众的接受度,对本土化类型探索有示范作用。

为了这一天,《中邪》几经改档,重剪,补拍,整整两年。

不行,壹哥一定要把这部片安利给你们!

一直以来,“国产恐怖片”几乎成为了烂片的代名词,

抄IP,卖色情,搞噱头,恐怖烂片导演极尽歪门邪道之能事,以“中国电影市场环境”和“审查制度”为由头,孜孜不倦得刷新国产恐怖片的底线。

国产恐怖片的数量之多和质量之差,恐怕在全世界都无出其右。

本着圈钱的精神,国产恐怖片几乎成了“姨妈片”,从不缺席每个月的院线。

壹哥刚刚看了一下,虽然4月4日的《中邪》被撤,4月13日的《凌晨两点半》依然稳如狗。

在这样的环境下,《中邪》拿到了豆瓣7.0的高分,这个分数对于它的题材来说,可以算是奇迹了。

片子的形式是伪纪录片:

为了探索乡村的迷信文化,济南的两个大学生刘梦(何佳 饰)和丁鑫(董天文 饰)带着摄像机前往农村拍摄纪录片,顺便完成自己的毕业设计。

他们找到的这个山村,迷信之风盛行,尤其有个“王婆”最为灵验。

方圆几十里,找她算卦看病的人络绎不绝,每天都要排队叫号。

王婆最擅长的,是“还人”(封建迷信说法,传说,人的魂被召回,所以在没召回之前用纸扎的小人代替人,以此保命。)。

为了见证一下,他们去王婆还人的现场,

采访家属,家属这么说——

家属的扮演者,就是本片制片王德强

一趟下来,两个大学生合计一定要完整拍一次还人,商量过后,王婆同意他们跟拍自己的下一次“作法”。

地方偏僻,深山老林,荒无人烟,一行人来到病人家中,家属大庆告诉他们,姐姐“中邪”了。

而王婆则有模有样得说出这么个中邪的由头——

四人住下以后,诡异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

被锁在屋子里的姐姐,大晚上在女主门外晃悠。

做法过程中,姐姐掐着王婆的脖子大喊:你到底害死了多少人!

几人想一走了之,不料汽车抛锚,电话坏了,手机没信号。

事情几乎失去了控制。

许多人奇怪,没有资本加持,没有鲜肉流量,《中邪》凭什么这么好看?

对呀,凭什么?

大多数国产恐怖片,在经济利益和主流文化的影响下,渐渐都开始西方化,悬疑化。

但他们似乎忽视了,由于审查制度的不同(例如建国后不能成精等),这些杂糅的恐怖故事最后都不免烂尾。

为了弥补剧情的短板和创作的缺乏,主创们又不惜加入各种噱头桥段,甚至照搬国外IP,这才造成如今国产恐怖片的尴尬现状。

《中邪》的独到和用心之处在于,它完全摒弃了国内主流恐怖的创作模式,回过头来扎根于中国本土的真实。

许多现实和细节,都跟真实的农村生活息息相关。我们看《中邪》,就像在看我们自己的生活。即便生活在城市,或多或少也能从长辈口中得知一些类似的故事。

这种完全融入现实生活的真实感,才是《中邪》给我们最地道的中式恐怖。

影片开始的算命戏份,那些街头的神医半仙,算命先生,几乎就是我们日常见到的。

走街串巷,连身后的广告也不处理,导演似乎在告诉我们,这就是纪录片。

然而每个人都不会刻意去想,由这些真实场景带出来的,

到底是不是虚构的故事。

这是导演的第一招,事实铺垫。

找到王婆后,两位大学生开始和王婆对话。

当他们问及王婆可否预知未来的问题时,王婆神神秘秘地回答——

有一句话就说 天机不可泄露

泄得多了,自然而然,不是折寿就是其他方面有损的

言下之意,不是我不知道,是我不能说。

正当观众怀疑这种说话是否科学,是否令人信服时,王婆马上举出事实例证——

你看我们到现在为什么没孩子?

你信不信?半信半疑吧。

接着,去到病人家,菜端上来,王婆夫妇冷着脸不吃饭。

尴尬了一会,道出不满——

三个菜是神仙菜……

经常从爷爷奶奶口中听说的一件件一桩桩,就这样被一一展示,

这种让只有中国人才懂的“暗语”,只有中国人才忌惮的“文化”。

导演通过详实的农村细节和当事人一步步的拨云见日,渐渐将真实诡异的气氛营造出来。

这是导演的第二招,文化带入。

我们都知道,农村的茅房不在房子里,而在院子里,

况且导演带我们去的,是一个极其偏僻,手机没有信号,院内没有白炽灯,只有几个昏暗的灯笼,时不时还有鸡叫狗吠的荒村……

半夜内急,上个厕所,指不定出点啥事呢。

正巧,这儿就等着你。

丁鑫半夜起来上厕所,

若无其事得进厕所门,伴着脚步声,上完厕所上楼,突然,姐姐陈丽就出现了,披头散发,抱着洋娃娃。

你没猜错,看不到脸。

按国外的套路,姐姐这会应该一惊一乍转过头来,狰狞着面目露出獠牙……

才不是。在所有观众等着被姐姐惊吓,或者不惊扰她悄悄路过时,

哐当,一把不锈钢菜刀掉地上。

姐姐缓缓蹲下,缓缓捡起菜刀,然后……回头……

楼道里的感应灯灭了!!!

乌漆嘛黑的屏幕只剩下脚步声,喘气声和惨叫,

壹哥内心深处的恐惧真的被勾起来了。

看惯了西方血浆片里的尖刀利刃,东方的菜刀居然以这种方式出场,以后真的不能直视菜刀了。

吓到头皮发麻的同时,你不得不佩服导演恐怖手法的高端——

《中邪》的恐怖,从来都不是高潮时刻的一声尖叫或一个回眸,也不是其他恐怖片中惯有的人不动,鬼悄悄靠过来的套路。

反而全部把文章做在之前惊悚氛围的烘托上,真到了高潮时刻,

关灯!自己想!

瘆人。

就在这时,导演才祭出最后的杀招——恐怖留白

毕竟自行勾勒的恐怖,还有界限,可视觉听觉一起冲击,几乎就是一种折磨。

当李梦和王婆因为被追杀逃命相遇在小破房子里时,两人开始了惊慌异常的对话。说着说着,王婆变了脸色,一个手指颤颤巍巍得指着李梦身后(考虑到大家的情感,就不放动图了)——

你……你背后好像有人。

当观众跟着李梦的眼神,喘着粗气在自己身后寻找一圈回来后,发现——

真正有人的,是王婆身后!

怪不得片子在香港电影节展映时,有女观众吓晕,

壹哥现在看到这个表情,还脊背发凉。

导演,有你的。

许多观众诟病《中邪》拍摄的粗糙,壹哥不否认。

中国的院线电影都在竭力避免“粗糙”感。但是放在《中邪》身上,手持摄影,失焦镜头,灰暗色调,却恰恰成了与它本身“伪纪录片”拍摄手法最相得益彰的长处。

可以这么说,《中邪》最吓人的地方,恰恰因为它的粗糙。

脱离了精雕细琢的布景,《中邪》让所有观众都处于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中。没有了故弄玄虚的设置,《中邪》带给我们的恐怖体验,反而触手可及。

伪纪录片,手持摄影,并不始于《中邪》。

1999年,恐怖惊悚片《女巫布莱尔》,同样用学生第一人称视角的伪纪录片手法拍摄。

该片上映后连续两周蝉连票房亚军,对电影淘汰率甚高的美国电影界来说,可说是罕见的奇迹。

这部低成本恐怖片,原本第一周只安排二十七家影院放映,想不到上映后反响热烈,戏院数由第二周的三十一家一下子扩充到一千一百家。

它成功的秘诀是什么?当时片方宣传,《女巫布莱尔》是真实纪录片。

相较而言,《中邪》就更厉害。

它明明白白就告诉你这个故事是假的。

借着中国最大众迷信文化的铺陈,带着偏僻农村的粗粝质感,然后用伪纪录片的形式,所有观众的眼神,只能跟着摄像机走,镜头往左,只能往左看,镜头往右,只能往右看……

增强代入感的同时,没有了上帝视角,手持摄影天然带有“未知”属性,因为谁都不知道,拿着摄影机的主角身后有什么。

同时,导演还悄悄做了手脚——他不单单用手持摄影,还用“偷拍”

电影中,主角丁鑫将针孔摄像头放入烟盒中,放在王婆住所忘拿出来,于是所有观众静静看着左上角时间过去的同时,看到了这样无声的一幕——

被锁在房子里的姐姐,深夜抱着娃娃来到王婆的住所

缓缓地……缓缓地,举起了菜刀。

又缓缓地……缓缓地,放下。

这种高级版的摄影技巧,不仅让姐姐白天人畜无害,晚上被“控制”后变成妖魔鬼怪的形象深入人心。

而且让恐怖感外延,观众离场后,不论在回家路上还是在自家厕所,都有可能想起某个“偷拍”的真实场景,然后发憷。

高,实在是高。

这么高的导演,应该很牛吧?

然而并不是。导演马凯,是个横漂,草根出身,片子中所有的演员,都是横漂。

这么好看的电影,投资应该很大吧?

然而也不是。整部《中邪》投资7万人民币,其中的两万,是因为主演董天文拍夜戏走错了路,摔断了腰的医疗费。

与其说手持摄影和制作粗糙是导演的愿意,不如我们道出实情——穷。

可这也正是让我们真正感动的地方:即便这是一群草根,也是一群中国最敢于追梦的草根。

《中邪》一无所有,又应有尽有。

五万,可能也就是某些国产烂片做一张海报的钱,可这群年轻人却把它变成了观众交口称赞的恐怖电影作品。

这就给了那些心里装着资本却埋怨中国审查制度的烂片导演一记响亮的耳光:中国之所以没有好的恐怖片,并不仅仅因为创作环境。

那些笔仙,碟仙,笔仙撞碟仙……的导演,

不知道你们看了《中邪》,脸和心哪个更痛一些?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壹条电影】(ID:ytmovie666),欢迎关注交流,公号后台回复【250部】可获取世界经典电影TOP250部电影,如需转载文章,请到公号后台回复联系,谢谢!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邪的更多影评

推荐中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