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礼 葬礼 8.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2 00:06:35

本片导演伊丹十三是已故著名导演伊丹万作之子。伊丹十三自1960年加入大映公司以来,在多部影片中担任重要角色,曾获得《电影旬报》最佳男配角奖。在当演员时他就酷爱写作,《丧礼》就是他自己编剧并担任导演的第一部影片。伊丹十三曾立志要拍一部“像电影”的电影,这便是不受任何约束的、没有理论化的、通俗的电影,可以说,《丧礼》是实现了他的诺言的一部具有伊丹十三独特风格的实验电影。

影片以佗助夫妇为主线,对现代日本社会中家庭、人与人的关系做了一个剖析,也对当今日本社会流于形式的各种礼仪提出了善意的批评。不难看出,作者认为在严肃的“丧礼”下面存在着一定的虚伪性。影片不存在丝毫的说教,只是将丧礼的过程从头至尾展现给观众,让人们从观察到的一个侧面去探讨整个人生。

佗助和千鹤子是整日都在摄影棚里拍戏的演员,他们对办丧事一无所知,但没经历过的事接踵而来,从办理死者住院费开始直到买棺木、请主持、守灵以及如何接待来吊唁的人等等,他们只能听别人的摆布,有时搞得哭笑不得或措手不及,甚至他们需要赶看《丧葬入门》录像带,还得努力背会死者亲属对来宾的答辞。忙于应付各种客套,使他们疲惫、厌倦,甚至忘却了悼念亲人的悲哀

...
显示全文

本片导演伊丹十三是已故著名导演伊丹万作之子。伊丹十三自1960年加入大映公司以来,在多部影片中担任重要角色,曾获得《电影旬报》最佳男配角奖。在当演员时他就酷爱写作,《丧礼》就是他自己编剧并担任导演的第一部影片。伊丹十三曾立志要拍一部“像电影”的电影,这便是不受任何约束的、没有理论化的、通俗的电影,可以说,《丧礼》是实现了他的诺言的一部具有伊丹十三独特风格的实验电影。

影片以佗助夫妇为主线,对现代日本社会中家庭、人与人的关系做了一个剖析,也对当今日本社会流于形式的各种礼仪提出了善意的批评。不难看出,作者认为在严肃的“丧礼”下面存在着一定的虚伪性。影片不存在丝毫的说教,只是将丧礼的过程从头至尾展现给观众,让人们从观察到的一个侧面去探讨整个人生。

佗助和千鹤子是整日都在摄影棚里拍戏的演员,他们对办丧事一无所知,但没经历过的事接踵而来,从办理死者住院费开始直到买棺木、请主持、守灵以及如何接待来吊唁的人等等,他们只能听别人的摆布,有时搞得哭笑不得或措手不及,甚至他们需要赶看《丧葬入门》录像带,还得努力背会死者亲属对来宾的答辞。忙于应付各种客套,使他们疲惫、厌倦,甚至忘却了悼念亲人的悲哀。

但是,在日本社会中,类似丧礼这样的各种礼仪,正是日本文化特征的体现。这些仪式本身也是日本社会得以正常运转的润滑剂。正像仪式中所规定的,每个人不得过分地按主观意志行动,他们只应在规定的“角色”中,遵照规则去处理事物和人际关系。外人不能理解的一切虚伪、客套、对礼仪的重视程度,也正是维护日本社会秩序的重要因素。作者是用喜剧方法表现了那些个人意志“过分”的人物的。比如,死者的哥哥雨宫正吉,作为长者,又从远处赶来参加丧礼,但他很少有悲哀,只有他那琐碎的言谈举止使人感到滑稽可笑。直到后来他不厌其烦地摆弄人们拍照和那冗长的致词,简直要人捧腹大笑了。再如,佗助之子次郎,当亲人们各自在棺材钉上敲几下时,他却用力地敲了起来,打破了当时沉静的气氛。所以,伊丹十三的喜剧是别有一番含义的,说明那种过分表现出个人意志的行动,在日本社会中会被视为不正常的行为。

可以说,《丧礼》是一部“死者的主观电影”。虽说“丧礼”过程中死者已经不存在了,但作者巧妙地使用了两个主观镜头,一个是当死者被安放在棺材中后,亲人们围成一圈从上面向棺内俯瞰的镜头,一个是尸体被推入焚化炉时亲人们向炉内窥望的镜头。作者的意图并不在于说明亲人们与死者告别时的悲伤和留恋,这可以从青木所摄下的纪录片中进一步证实。青木的摄影机录下了丧礼的过程,也录下了除此以外的镜头——傍晚时,人们登上房顶乘凉,怀孕的绫子边吃什么边笑着指向远处,其他几个女人也都在说说笑笑……此外,作者还安排了佗助旧日情人的出现以及他们在桔林中的行为等,都说明了人的虚伪一面。而伊丹十三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使用了含蓄、流畅而自然的手法,把平时不被人们关注的虚伪,通过死者的视线表达出来,从而实现了他要拍一部“像电影”的电影的愿望。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葬礼的更多影评

推荐葬礼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