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 7.8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23:59:10

影片构思新颖,令人耳目一新。无论是生活情景的展现、人物形象的刻画,还是电影语言的运用,都显示出质朴清新的艺术风格。让人从平中见奇、淡中品味,小小的生活天地蕴涵着深广的人生课题。一位16岁的少女告别童年,步入青年,以自己的眼睛纯真地去看待生活,以自己的心灵去感悟人生,呼唤人与人之间应有的真诚。这一人物是散发着思想解放时代光芒的银幕新人形象,夏衍老前辈对她的美学价值作了精辟概括:“安然不是50年代,也不是70年代的少年,而真正是80年代的一个典型。她不盲从,也不信说教。当前的中学生确实有自己的看法,遇事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脑子去想。她不接受社会上的旧风俗、旧习惯,是一种开放型、积极型的典型。她善良、纯洁,但她又有不迷信、敢碰硬的精神。她爱她姐姐、父亲,但姐姐、父亲做了她认为不该做的事情,她也敢于反对。我喜欢这样的青少年,我认为有了这种性格和勇气,中国的‘国民性’才能改造好,中国的民族才能复兴。”

安然形象的创作成功最重要的基础在于艺术家对生活的亲切感受,以及对艺术的真诚追求。铁凝的原作《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是部现实主义的力作。编导陆小雅从小说中受到强烈的感染,触发了自己原有的生活体验

...
显示全文

影片构思新颖,令人耳目一新。无论是生活情景的展现、人物形象的刻画,还是电影语言的运用,都显示出质朴清新的艺术风格。让人从平中见奇、淡中品味,小小的生活天地蕴涵着深广的人生课题。一位16岁的少女告别童年,步入青年,以自己的眼睛纯真地去看待生活,以自己的心灵去感悟人生,呼唤人与人之间应有的真诚。这一人物是散发着思想解放时代光芒的银幕新人形象,夏衍老前辈对她的美学价值作了精辟概括:“安然不是50年代,也不是70年代的少年,而真正是80年代的一个典型。她不盲从,也不信说教。当前的中学生确实有自己的看法,遇事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用自己的脑子去想。她不接受社会上的旧风俗、旧习惯,是一种开放型、积极型的典型。她善良、纯洁,但她又有不迷信、敢碰硬的精神。她爱她姐姐、父亲,但姐姐、父亲做了她认为不该做的事情,她也敢于反对。我喜欢这样的青少年,我认为有了这种性格和勇气,中国的‘国民性’才能改造好,中国的民族才能复兴。”

安然形象的创作成功最重要的基础在于艺术家对生活的亲切感受,以及对艺术的真诚追求。铁凝的原作《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是部现实主义的力作。编导陆小雅从小说中受到强烈的感染,触发了自己原有的生活体验和思考,激起了再创作的激情。她和原作者取得思想沟通后,亲自改编,五易其稿后才投入拍摄。她的导演追求的是努力“用自然、客观的手法去表现,把人物塑造得真实可信,站得起来,再让观众通过自己的联想,看到第二、三、四个层次……”这些追求鲜明地体现在影片的艺术风格里。

影片所展现的安然生活其中的环境及其性格的成长,具有真切的现实感。

安然那种纯真、明净的气质,不是编导主观意念硬加给她的,而是她所处的特定而又平常的生活境遇中孕育的。安然受到父母和姐姐的疼爱,长到16岁自己还没洗过头,都是姐姐代劳的,她过得无忧无虑。虽然出生在“文革”年代,而懂事长大时已是“文革”之后,她那无拘无束的心灵又受到80年代思想解放运动的滋润。她喜欢穿那件红衬衫,以向众人表明自己是女孩,公然坦露自己爱美的天性。在学校里,她喜欢和男生玩,觉得男同学知识面广。她愿意帮助功课不好的米晓玲,因为她看到米晓玲身上虽有点俗气可为人正直。围绕安然出现的人物及其生活环境都处于自然的生活流程中。

尤其令人信服的是由期末评选三好生的风波引出一场真诚与虚伪的直接较量,并涉及应该做什么样的人的现实矛盾,于平凡中显不凡,含蓄中见深刻。安然希望当上三好生,然而她更渴望大家对她的理解和信任。面对掺假的“三好生”荣誉,安然困惑、痛苦、勇敢地弃之不顾,她的这种执着于真诚的性格力量,激起跟周围人悖于真诚和怯于真诚的冲突,冲突没有呈现为强烈的戏剧性纠葛,而是自然地流露于人物各自处境中的言行心态,可以照射出实际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的困扰,以及人们思想观念、道德境界上的差异。

安静的复杂心态有较深的现实针对性。她在精神气质方面基本上跟安然相通,讨厌世俗气,喜欢安然真诚的品性。可是在遇到现实困境时,又违心地去迎合世俗以获取实利。她清楚安然评不上三好生的障碍所在,关键时刻她运用手中有限的业务权拉关系、搞交易去排除障碍,结果是自己牺牲了诚实、践踏了真诚,又更深地刺痛了安然真诚的心灵。母亲对小女儿安然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爱护,可是由于自己理想失落后的沮丧,变得唠唠叨叨、心胸狭隘,只一味要求安然听老师的话,学得乖巧不去得罪人。在对待评选三好生的问题上她粗暴地伤害女儿心灵中美好的情操。父亲跟女儿还能沟通,因为他能面对生活的波折,坚持正直地做人。因此,安然对父亲创作的画能够凭借自己的心灵去感受其美的内涵;父亲对女儿能坦率地批评班长的虚伪感到欣慰。可就是这样一位开明的父亲,在听到大女儿安静要嫁给一位结过婚的40多岁的男人时,却勃然大怒。这一笔对揭示人们意识中残留着的封建传统意识之根深蒂固是极为有力的。班主任韦婉为人世故虚伪,不具备教师起码的职业道德,这个人物带有相当程度的典型性。她对安然率直真诚的性格不仅看不惯,反而认为她是骄傲自满。在她这种教育思想的影响下,出现祝文娟式的学习满分、精于世故、不得罪人的“听话”学生是很难免的。她明明不喜欢安然,但以个人私利作为一种交易,她利用教师的权威动员学生投安然的票。而安然用自己的眼睛发现真相,放弃这一掺假的“三好生”的举动,又使她大为震动,强烈地感受到这种真诚的精神力量。

贯穿全片的真实的纪实性场景和凝练的抒情性场景和谐交融,使银幕充满着真切的诗情。这是本片重要的艺术特色。

开始部分姐妹俩遛大街那场戏,在摄影机追随人流纪实地展现纷杂多彩的街景和众生相的同时,随着安然突发奇想地议论评点,镜头又有选择地落在一些富有象征意义的景象上:橱窗里僵硬的模特儿、满脸皱纹的卖冰棍的老大娘、抱西瓜行走的胖姑娘……衬托出她那种活泼、稚气和富有想象力的性格神采。一些生活细节提炼得别致有味,使安然纯真的性格风貌显得格外动人。当刘冬虎对占卖瓜老头五角钱便宜有认识时,安然送给他那句话“你的收获何止五角钱”,表现出她由衷地为同学的进步而高兴。一次,安然去看望在商店站柜台的米晓玲,在走近商店时,她忽然把书包存在小摊上然后再进去,因为她想起米晓玲曾说过,看到同学们背着书包她很伤心,这细节显露出安然对友谊的一片真情。

安然每天上学路经的那条白杨树林荫道,粗粗的白杨树排列成行,树上枝杈砍后留下的斑疤像各式各样的“眼睛”闪动着。这一景观经过蒙太奇的快速切换成为独特的镜像。安然的眼睛时常和树上那一个个形态不同的“眼睛”互相交流,这场景不仅充满了生活情趣,令人产生无限的遐想,也扩展了人物内在心灵的空间。类似借白杨树以景托情在不少影片中出现过,而在这里的运用真正达到了水乳交融。评选三好生的班会开完后,安然以自己那颗真诚的心感应到一种异常,心情烦躁不安。当她走到白杨树旁,在韦婉难堪的点数的声音闪回中,一连出现11个特写镜头(镜头号430-441)来展示白杨树上不同形态的“眼睛”。它们凝视着安然困惑的眼睛,观众似乎交替地看到她不同的眼睛:思考的眼睛、忧虑的眼睛、愤懑的眼睛、流泪的眼睛……第12个特写镜头跳到安然流泪的眼睛上。最富有表现力的一笔是:当安然决心放弃当三好生,回答老师她把事情想得太复杂的批评时,随着“不是我想的,是我用自己的眼睛发现的”这句话,画面上出现了安然的明澈晶莹的眼睛的大特写。这双直率、勇敢的眼睛撞击着人们的心灵,仿佛有一种穿透力,它剥露出现实中那些在心照不宣方式下掩盖着的虚伪圆滑的庸俗世态,感叹美好心灵因此而受到的染指。

还有一些有意味的造型空间使安然的内心世界得到含蓄有力的烘托。安然在操场上玩着,不经意地听到同学们议论米晓玲要退学了。她十分意外,心急火燎地奔向教室。在空旷的教室中米孑然独处,收拾着书包,镜头缓缓地在一排排实验桌、课桌上移动。安然定神地注视着米,看着米从课桌上拿出自己的文具塞进书包。米拿出一个小塑料袋递给安然,安然拿起一看是几张邮票。米走上讲台,擦去“值日栏”里自己的名字,低声地哭泣,安然眼角挂着泪花望着米。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她们俩,整场戏里,没说一句话,唯一的声响是不间断地从远处传来同学们在练合唱的歌声,歌声的涵义加深着画面的涵义。此处无声胜有声,沉寂悠然的影像氛围中,令人感到两颗真诚的心在一起跳动,纯真的友情、诚挚的祝愿……诸种美好的情愫充溢于胸怀。

一件没有纽扣的红衬衫,既是安然生活中一种普通的着装,又是安然性格画龙点睛的一个象征。安然喜欢穿着它,象征着她的热情、赤诚;在受到人们非议时她毫不顾忌地穿着它,象征她的自尊自信。安然的扮演者邹倚天的表演清澈透明,朝气勃勃。这位业余小演员独具的跟角色靠近的那种纯真、自然的素质,在导演的指导启发下,成功地运用于角色的创造中。

安然形象的真切动人还有赖于周围人物形象在整体创造上的成功。扮演父亲、母亲、姐姐的演员,跟安然感情之间的交流分寸恰当,亲切自然。还值得提到的是李岚以艺术的真诚来对待韦老师这一角色的创造。这是一个令人讨厌的角色,导演请过的好几位演员都不愿承担,而李岚认真地接受了。她琢磨着,不只是在老师中有此模特儿,这个形象是深受着观念影响的典型。因此,她没将这一人物简单化、漫画化,而是具体地把握其性格特征,真实地再现了这一人物内心虚伪、外表亲切、观念教条、行为俗气的复杂情态,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红衣少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红衣少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