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托尔斯泰 列夫·托尔斯泰 暂无评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23:48:31

这部影片表面上看起来像传记片,但导演和主演者对这位大作家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即使是引人入胜的、重大的事件并不感兴趣。在影片中比经历重要得多的是思想、疑问、痛苦、精神上的探索、彷徨和难解的问题。托尔斯泰的思想成了影片的素材和要表达的内容。思想是影片的主人公,是影片的论据。

传记片的常见的规律被摒弃了,在这里,谁在做什么,说什么,完全不重要。在这里,非常重要的是:谁在思考什么,怎样在思考。托尔斯泰思考得很艰难、痛苦、近乎病态。在思考时,他在和自己、和人们、和世界、和现状争论,争论得精疲力尽。主人公的内心对一些哲理性的问题充满着矛盾。主人公是为人类而活着并为人类担忧,也是爱人类的。

在影片中让人最有兴趣观察的是思想的不可调和的、内在的斗争。真理的诞生、信念的探索、思想的发现,都是从画面中表现出来的,影片的每一个画面都充满着宏伟的思想活动。但看起来,在画面上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人们在喝茶,听音乐,回忆往事……就在这种轻轻松松的气氛中领悟到了未来。

作为编、导、演的格拉西莫夫有独创性地、细致地、合乎分寸地表现出了自己的主人公精神上的彷徨。

影片片头的一段题词是托尔斯泰于1907年1

...
显示全文

这部影片表面上看起来像传记片,但导演和主演者对这位大作家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即使是引人入胜的、重大的事件并不感兴趣。在影片中比经历重要得多的是思想、疑问、痛苦、精神上的探索、彷徨和难解的问题。托尔斯泰的思想成了影片的素材和要表达的内容。思想是影片的主人公,是影片的论据。

传记片的常见的规律被摒弃了,在这里,谁在做什么,说什么,完全不重要。在这里,非常重要的是:谁在思考什么,怎样在思考。托尔斯泰思考得很艰难、痛苦、近乎病态。在思考时,他在和自己、和人们、和世界、和现状争论,争论得精疲力尽。主人公的内心对一些哲理性的问题充满着矛盾。主人公是为人类而活着并为人类担忧,也是爱人类的。

在影片中让人最有兴趣观察的是思想的不可调和的、内在的斗争。真理的诞生、信念的探索、思想的发现,都是从画面中表现出来的,影片的每一个画面都充满着宏伟的思想活动。但看起来,在画面上似乎什么也没发生:人们在喝茶,听音乐,回忆往事……就在这种轻轻松松的气氛中领悟到了未来。

作为编、导、演的格拉西莫夫有独创性地、细致地、合乎分寸地表现出了自己的主人公精神上的彷徨。

影片片头的一段题词是托尔斯泰于1907年10月26日记下的一段日记:“很奇怪,我与生活在我周围的人们不得不保持沉默,而只和在时空上都离我很远的人们交谈,他们将会倾听我说的话。”这段题词,影片的文学剧本和导演剧本中都没有。托尔斯泰的这段日记不仅是影片的题词,而且也是理解影片的契机,是影片的思想核心。这位作家的彷徨和痛苦首先是面向未来的。他相信,在未来,过去和现在所没有的一切都能实现。他已不可能成为人类未来的美好生活的见证人这一想法折磨着他的心灵,使他产生焦虑、不安和痛苦,这种种难熬的感受只有当他本人消失时才会随之消失。

在迟暮之年,很多疑问一直困扰着他,这对他自己和他的亲人来说都是新的痛苦和考验。

托尔斯泰和他的妻子索菲娅,大概是影片中作者表现得比较充分的惟一的一条人物关系的线索。

正因为索菲娅一直是爱托尔斯泰的,因此她想“拯救”他,让他不要如此乖戾。托尔斯泰从雅斯纳雅的出走,她是作为个人的悲剧和个人的受凌辱来承受的。她之所以感到委曲和受辱是因为她爱了他半个世纪,为他生了12个孩子,和他分享了幸福与不幸。而这一切在一夜之间就都毁灭了,她无法解答“这是为什么?”这个问题一直在她的痛苦的眼神中,永远留在她的麻木的心灵中,这颗麻木的心始终爱着一个给她带来这么多痛苦的人。

托尔斯泰的周围总是有很多人,这些人只是在影片的几个瞬间出现,任何一个人物,哪怕是瞬息即逝的,都是和主要的主人公有交锋的,都揭示出了他的某一个补充的性格特征,给他的形象增加了新的笔触、新的色彩。

次要人物都服从主要的主人公,这才使格拉西莫夫创造出了一个精神世界如此丰富的性格。再有才能的演员也无法独自塑造出这样的性格来,这个性格是在和其他人物的相互关系及冲突中形成的。这个人物形象身上体现了托尔斯泰所有著作的哲理思想的实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列夫·托尔斯泰》可以说是把托尔斯泰的创作遗产改编成了电影,搬上了银幕,不是一般性的改编,而是把最珍贵的东西,把这位作家的精神状态,把他和他的探索、矛盾和疑虑搬上了银幕。

托尔斯泰相信,当人们根除了利己主义和对他人的命运漠不关心的态度之后,世界必将变得和谐与美好。格拉西莫夫让我们看到了托尔斯泰的充满矛盾的思想。

《列夫·托尔斯泰》是一部独白影片,是托尔斯泰的不平静的思想的电影形象,是他的不安的良心的银幕表现。格拉西莫夫扮演的托尔斯泰的眼神时而是善良的,时而又是恶狠狠的,但这双眼睛始终是智慧的,始终是托尔斯泰的眼睛。把这样一个角色体现在银幕上,不仅剧本、导演、演员起了作用,摄影师谢·菲里波夫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他把托尔斯泰的思想体现在特写镜头中。而美工师阿·波波夫和玛·卡莉娜真实地再现了托尔斯泰从雅斯纳雅·波梁纳悲剧性地出走前、出走时,以及他在阿斯塔波沃车站的病和死亡等几场戏的环境和生活氛围。

影片中的托尔斯泰处在极度的矛盾之中,他的确是当时错综复杂、矛盾重重的社会的一面镜子。

影片开头的几场戏充分地表现了他的矛盾的心境,他半夜醒来走到桌旁,在写点什么。“不,这一切都是没什么意义的。”他看着孩子们的照片,似乎在问:“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到了晚年,需要更多精力的时候,精力却日益衰竭,他的人生经验更丰富了,但疑问却一个接一个地产生,老的疑问本来就很复杂,又加上了更为复杂的新疑问。

格拉西莫夫通过影片的每一场戏都揭示出托尔斯泰内心的焦虑与不安。他的思想的漩涡,甚至他的最亲近的人也难以理解。但他们感觉到:托尔斯泰突然说出来的一些话表现了他惯有的矛盾思想,此外,还增加了老年人喜欢跟人争论的特点。

索菲娅非常聪明,她想尽可能地把一切都做得好一些,但结果却越来越糟,她无法理解丈夫的复杂的思想矛盾。她是一个常见的、可以理解的人,丈夫却是一个很难理解的人,她不知道该怎么与他相处。

她明白,托尔斯泰并不是因她而出走,而是由于他自己的难以解决的矛盾和疑问而出走。索菲娅对他的种种关心,对他来说,仅仅是他所关怀的社会的一小部分。

聪明的家庭医生马科维茨基为她解答了她所不理解的问题。马科维茨基说:“你所关心的是家庭,而他所关心的是全人类。”

格拉西莫夫表现:很多问题在折磨托尔斯泰,他的感受越来越沉重痛苦,在这种情况下他往往对自己进行自责,这种自责常常是不公正的,但在这种不公正的自责中也表现出了他的博大的个性和崇高的良心。

他对自己最不公正的自责就是:对自己为俄罗斯文学、为俄罗斯、为全人类所做的一切的评价。他怀疑自己的劳动有什么用?实际上,他以自己明智的生活感受丰富了本国的人民和全人类。他对生活的理解是如此的深刻,对生活的表现又是非常形象化和富有感染力。

他的作品的力量再过10年、50年、100年也不会减弱的。

托尔斯泰有一次对高尔基说:“即使人民仍然很贫穷,但生活不会停滞不前的。”一切都在改变,他的作品表现了这一观点。这些作品日后将被称作“俄罗斯革命的一面镜子”。

从艺术表现手法上来看,影片分成两集并不是从形式上按其长度分成两半,而是要把不同样式的两集影片合成一个完整的作品。

影片的第一集是一部独白影片,它在叙事方面有两个层面,一个是表现外部的事件,另一个层面就是表现主人公的思想活动。一个层面是客观的叙述,另一个层面就是直接深入到主人公的内心世界中去。格拉西莫夫第一次运用这种手法,但他用得使人感到他已用惯了这种手法。例如,他把在画面外响彻的托尔斯泰的“思想的声音”和托尔斯泰时而出声地说出来的话剪辑在一起,这样就形成了托尔斯泰在和自己对话。他还安排了一段假想的托尔斯泰和索菲娅的对话:让索菲娅张动着嘴在说话,而让托尔斯泰不张嘴地、仅仅是用“思想的声音”在回答她。

影片几乎把所有能深入地表现主人公内心世界的手法都运用了。这里有:主人公单独对观众的独白;“思想的声音”;回顾往事;梦;假想的对话;假设环境改变了,情况会有什么样的发展;通过象征性的形象表现出来的幻觉等等。

第一集影片中有两组事件平行地在发展着。一组是白天的,一组是夜晚的。白天的戏是托尔斯泰的最后一个夏天的日常生活:会见;谈话;与各种人的争论,这些人中有亲近的人,有住在邻近的人,有到雅斯纳雅·波梁纳来的人。夜晚的戏是托尔斯泰自己与自己交往、而观众则与托尔斯泰交往的戏。失眠折磨着他,使他回忆起过去的一些情景,而一些能表现使他惊恐、痛苦、令他此时此刻难以入眠的情景形成了一条他的思想的锁链。

白天和夜晚这两个层面违反了一般的公式,它们不是交叉的,而是平行地发展的。白天的戏是客观的叙述,夜晚的戏是主观感受。在夜晚的场景中,主人公是作为表现思想的声音的插图而出现的。

在第一集中,格拉西莫夫力求使客观叙述与主观感受这两种手法保持平衡。影片作者让观众从各种角度看到主人公,时而看到托尔斯泰在现实的生活环境中的行动,时而看到的是他的思想和感情的领域。

影片的第二集是用纪实的手法客观地叙述托尔斯泰最后的日子。在第二集中,托尔斯泰不仅从雅斯纳雅出走,从生活中出走,他还远离了观众:观众已经不能沉浸到他的思想中去了,而他的意识的外在表现也越来越模糊不清了。在这里,主人公的行动不是受有逻辑的理智,而是受冲动的感情的支配。他自己都不知道要到哪儿去,他的交谈者也不能完全理解他要表达的思想,最后,他的思想变成零零散散、不受控制的谜语了。

第二集中,格拉西莫夫的纪实性客观叙述是带有明显的创作者的主观立场的。一些有案可查的事实都是通过格拉西莫夫的阐释表现出来的。

托尔斯泰出走那个夜晚的情景是用短促的蒙太奇镜头表现出来的三个层面的影像:第一个层面是客观现实:托尔斯泰躺在床上,索菲娅在书房门口。第二个层面是日热阿诺夫要塞那里的小客栈的情景的片片段段的再现。第三个层面是托尔斯泰和他的女儿塔吉扬娜在颤动的光线下拍摄的照片。托尔斯泰躺在床上,不可能看到书房里的照片,是索菲娅的视线看到了照片,照片上亲人的影像似乎在警告她不要翻找遗嘱,不要做出这种会产生严重后果的行为。索菲娅没有去过日热阿诺夫要塞那里的小客栈,因而她不可能看到小客栈的情景的再现。那么,这一场复杂的戏就只有以影片作者的视角来表现了。

第一集是托尔斯泰的意识活动的过程,是他的内心独白。第二集实际上是影片作者格拉西莫夫的独白,格拉西莫夫似乎直接在与观众交谈,不需要故事情节和影片主人公作为中间媒介。影片作者成了主人公,而且走进了画面。

影片是用普通银幕拍摄的,不追求任何独特的造型效果,几乎没有什么景色。影片的注意力不是集中在事物和日常生活方面。而是集中在人身上,集中在托尔斯泰身上。

这部影片和一般的传记片不同,一般的传记片中,日常生活和周围环境很重要,但在这部影片中却不然:托尔斯泰不是生活在这个与他格格不入的环境中,他要离开这个环境,因此没有必要详细地描述日常生活及其周围环境。如这样表现,只会妨碍对主人公的理解,因为主人公注视着观众,注视着在时空上离他很远的人们。影片中的环境表现得很真实准确,但仅仅作为背景来表现。

托尔斯泰逝世和葬礼这几场戏,是艺术的少有的腾飞,使观众感觉到:这是现时代的观众在埋葬俄罗斯和全世界最伟大的作家。

格拉西莫夫让观众注意他的主人公,这个主人公正在和我们、他的后辈说话。今天,后辈们倾听他的谈话是多么重要。

格拉西莫夫不是在向我们讲述托尔斯泰,而是用主观叙述把他表现给我们看,把他指给我们。

通过这部影片,格拉西莫夫把叙事电影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拍摄这样的影片,是格拉西莫夫毕生艺术成就的总结。

这是格拉西莫夫的最后一部影片,1985年11月28日他去世了。

也就在1985年,在他逝世前,导演谢尔盖·什巴柯夫斯基运用大量纪录片镜头拍摄了一部片长30分钟、表现格拉西莫夫的导演艺术的成就的影片《电影导演谢尔盖·格拉西莫夫》。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列夫·托尔斯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