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看过

《喜剧之王》虽然在票房上不很成功,但却是斯科塞斯的一部重要影片,具有后现代主义电影的基本特征。

后现代主义影片的一个主要特征是反思与自指,而反思与自指又往往用电影与电视本身作为电影的创作题材。用这一点来考察,《喜剧之王》的这一特征是很明显的,是通过电影对电视进行评述。

影片里的“杰里·兰福德节目”显然是模仿美国最受欢迎的“今晚电视节目”——“约翰尼·卡森节目”。这个节目类似我国的单口相声,用幽默与笑话来取悦观众,使大家能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约翰尼·卡森作为“喜剧之王”是美国报酬最高的电视演员之一。影片用写实的手法惟妙惟肖地模仿了这一通俗节目。影片的起始镜头也就是“杰里·兰福德节目”的开始镜头:在彩色幕布上叠印着字幕,节目主持人宣布“现在是杰里·兰福德时间”,然后介绍特约嘉宾和兰福德乐队,这时兰福德从幕布后面走出来,开始说笑话。这些镜头几乎是逐点模仿现实生活里“今晚电视”中“约翰尼·卡森节目”的起始镜头。美国观众,或对美国电视这一通俗文化有所了解的观众,一看马上就有一种亲切感和幽默感,引发一阵笑声,取得明显的喜剧效果。

自从电视问世以来,逐步取代电影,进入千家万户,成为大众化和通俗文化最强有力的传播媒介,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思想认识方面起着越来越大的潜移默化作用。美国是世界上电视开播最早也是最普及的国家之一,电视与电影一样也成为培育“美国梦”的温床。杰里·兰福德的成名是“美国梦”的具体体现,小人物鲁珀特·普帕金梦想成为新“喜剧之王”的强烈愿望,正好反映了芸芸众生内心潜在的追求实现“美国梦”的渴望,促使他采取一切手段,甚至绑架这一极端方式来达到目的。普帕金的处世哲学是:与其庸碌一生,不如风光一时。为了一夜“喜剧之王”的风光,他宁愿终身坐牢去尝铁窗滋味。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只要付出代价,一个人就能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影片形象地表现了他是如何不择手段来实现当一夜“喜剧之王”这一“美国梦”的。

后现代主义促使人们就艺术、文化、生活态度等问题进行思考和讨论,促使人们敏锐地观察日常生活中的种种矛盾。二次大战后的反思影片已超越了电影的透明性,看到了电影的内部结构,让人们明白电影是制作出来的,是有深刻内涵的。这样,电影观众就不是作为被动角色,盲目吸收影片所提供的一切信息,而是主动参与进去,进行认真的思考,这与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是一致的。影片的结尾往往最能反映导演的意图。普帕金被判入狱六年,但服刑两年后被提前释放。他出狱后成为各种传播媒介的英雄,杂志的封面人物,并在电视台拥有自己的节目,成为最受欢迎的“喜剧之王”。这一结尾是真实的,抑或仅是他的幻想,我们不清楚,导演也未明说,但这正是导演的意图:通过开放性结尾,给观众留下一个疑问。

这部影片通过喜剧形式引导观众去思考尖锐的社会问题:在美国这样高度发达的“后工业”社会和信息社会里,人们在想些什么?在追求些什么?通过普帕金和玛莎的疯狂行动说明了些什么?这些疯狂行动的社会根源和思想根源是什么?……在影片里,斯科塞斯对这些问题没有给以明确回答,也不会给以回答,因为传统电影满足观众的希望,而后现代主义影片却打碎观众的希望,给人们留下足够的思考余地,让观众根据自己的认识和体会得出相应的结论。

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里,由于人际关系的冷漠和高技术的广泛使用,造成了人的孤独感。这是西方社会普遍存在的现象,但这只是问题的一面。问题的另一面是:西方一些著名的影视明星,由于承受不了社会的巨大压力和影视迷们的狂热追求,有意识地离群索居,把自己“孤立”起来,图个片刻安宁。本片正是从这一视角来描绘兰福德的心态。

影片开始不久,在电视演播室门外,出现了争睹兰福德风采和要求他签名留念的狂热人群。兰福德的出现将这种狂热推向高潮。这时导演用了一组中近景镜头,让我们观察到他那无可奈何的面部表情和急于摆脱人群纠缠的迫切心情。好不容易在侍从的护卫下,他躲进汽车,又遭到玛莎的“突然袭击”,他逃出汽车又陷入狂热的人群。玛莎被拖下汽车后,普帕金乘机将他送入车内,自己却又坐到他身旁。从此,普帕金像鬼魂一样缠住他不放,直到影片结束,使他不得安宁。

别人害怕孤独,而兰福德却追求孤独,这种反常心理是客观环境造成的。随着摄影机的镜头,我们看到他单身一人住在一所大房子里,没有妻室和子女,除了工作伙伴外,没有亲朋好友。他经常独自上街,偶尔跟行人和电视迷打个招呼,但拒绝跟任何人接触。他在郊区有座豪华别墅,除年老的男仆和女佣两人外,偌大一座别墅也只有他一人居住。在影片里,除了开始的群众场面和最后的绑架镜头,他始终处在自我封闭的孤独状态中,这当然不是偶然的,而是导演有意安排的,目的是通过镜头运动突出他的孤独。

此外,影片还通过真实与幻想镜头的交叉剪辑,让观众得以窥视小人物普帕金幻想成名的迫切心情,但幻想是甜蜜的,而现实是冷酷的。银幕上首先展现了普帕金在汽车里与兰福德交谈并目送他返家的场面,然后镜头切到两人在饭店里共进午餐。午餐时,兰福德要求普帕金代替自己作为“喜剧之王”在电视里表演六周,以便他能得到充分的休息,而普帕金则表示时间太长,不能接受,但在兰福德一再恳求下勉强接受了他的请求。在另一组镜头里,普帕金将录音带送给朗小姐,然后镜头切至兰福德在办公室里与普帕金亲切交谈,大肆吹捧后者的喜剧天才,对普帕金说:“我恨你,我嫉妒你”,并邀普帕金带女友到他乡间别墅度周末。接着,镜头切至兰福德在大街上步行,玛莎紧随其后。斯科塞斯在处理这两组镜头时,从现实到幻想,再从幻想到现实,没有使用任何交待镜头,也没有任何暗示说明镜头的转换,而是让观众根据自己的理解来进行解构。

影片接近尾声时,兰福德被绑架者关在玛莎的住宅里。这时,导演使用了俯拍的换喻镜头,让普帕金围着兰福德转圈,一面转一面用胶布把兰福德牢牢地捆绑在椅子上。这一换喻镜头的含义是明显的:普帕金怀着一种强烈的愿望去接近兰福德,结果绕来绕去总达不到目的,最后不得不把他绑到椅子上,用这种非法手段才取得到电视台去充当一夜“喜剧之王”的通行证。

普帕金的人生哲学在这组镜头里得到了充分印证,同时也给观众留下了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10 有用
0 没用
喜剧之王 - 豆瓣

喜剧之王

8.4

7898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喜剧之王的更多影评

推荐喜剧之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