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观者中的局中人,局中人里的旁观者

mud
2018-04-01 23:07:38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了有段时间了,当时看完很久不能平复,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也由于生活里的其它事情并没有仔细研想和记录下来,而这却一直萦绕心头,就像路上突然下起了雨,被凉的浑身一个激灵,想仔细想想却被冥冥中推动着继续走,虽然懵懵然并不知道去哪里,可是自己知道这就是在路上,来不及驻足和停留。电影里这种被推动的无力感不仅是来自生活、命运这个大符号,它想呈现的也许更多,而这些仅仅容纳在一起凶杀案里。不对,是两起,或者更多。 初看很容易陷入这是一种关注、一种批判的惯性思维,阶级、体制,社会法则这些我们长久以来作为旁观者严重符号化的标签,当然说这是一部关注底层,批判阶级的电影也没错,可是透过细节,电影的表达似乎超乎符号化的关注与批判,因为它没有一味的呈现某一阶层或某一类人的生活状态,而是在呈现中加以戏谑和诗意,戏谑的是局中人里的旁观者或者旁观者中的局中人的视角,诗意是始终游弋在故事之外看似超脱的释迦化作象征性的存在、是肚财的消逝、是大佛在震响中心里那丝罪恶的波澜。它并没有展现阶级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而更多的是同阶层之间的鱼肉与冷漠,阶层之间的欲望仰望和怜悯俯视。它是你无暇驻足时一直萦绕心头的那份思绪与疑惑。它

...
显示全文

看了有段时间了,当时看完很久不能平复,但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也由于生活里的其它事情并没有仔细研想和记录下来,而这却一直萦绕心头,就像路上突然下起了雨,被凉的浑身一个激灵,想仔细想想却被冥冥中推动着继续走,虽然懵懵然并不知道去哪里,可是自己知道这就是在路上,来不及驻足和停留。电影里这种被推动的无力感不仅是来自生活、命运这个大符号,它想呈现的也许更多,而这些仅仅容纳在一起凶杀案里。不对,是两起,或者更多。 初看很容易陷入这是一种关注、一种批判的惯性思维,阶级、体制,社会法则这些我们长久以来作为旁观者严重符号化的标签,当然说这是一部关注底层,批判阶级的电影也没错,可是透过细节,电影的表达似乎超乎符号化的关注与批判,因为它没有一味的呈现某一阶层或某一类人的生活状态,而是在呈现中加以戏谑和诗意,戏谑的是局中人里的旁观者或者旁观者中的局中人的视角,诗意是始终游弋在故事之外看似超脱的释迦化作象征性的存在、是肚财的消逝、是大佛在震响中心里那丝罪恶的波澜。它并没有展现阶级之间的矛盾与冲突,而更多的是同阶层之间的鱼肉与冷漠,阶层之间的欲望仰望和怜悯俯视。它是你无暇驻足时一直萦绕心头的那份思绪与疑惑。它世俗、平和、戏谑与诗意。 一开场菜埔打错鼓点被乐班头子踹倒在地,菜埔显得木讷的习以为常。肚财在废品站想要加钱被老板质问的哑口无言,无奈默默离开。菜埔被要下班不耐烦的医务所护士拒绝,只能挂着吊瓶开着摩托载着年迈母亲回家,到了工厂里被工友们“关怀老母”,最后受到惊吓的想为身后事做准备的菜埔去寻求唯一亲戚叔叔帮助时的世态炎凉和内心的希微,这些都不是阶层间的矛盾,而是来自同一阶层的冷漠无情。显得聊聊不多的温暖是面会菜里加的那个鸡腿。是肚财宇宙飞船里的娃娃与美女。 不禁在想副议长大闹警察局叫骂的社会法则到底是什么。是高委员桌子下面被操作的欢乐棍,是肚财听到启文老板电话前后的“好会演哦”,是基金会女执事与高委员的斗法博弈。是旁白里蹦出社会公平与正义的鸡汤行文(有饭碗的启文高委员们也没有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是不是就说不通了,所以它也只是你我视角里鸡汤的代言),是七分靠背景,三分靠作弊的世俗百态。难道这仅仅是阶级间的类比,痛斥社会法则的畸形?似乎这一切又伴随着肚财的死亡变得疑窦重生。 肚财的死留下了几条疑点,启文到底知不知道被发现,怎么知道的,肚财是怎么死的,大佛为什么会有响声,而这些疑点似乎我都可以惯性的加以推测和臆断,而偏偏电影就是不为你的臆断加以佐证,为什么?电影除了有讲故事似的旁观者的旁白,还有打破里外关系的旁观者与局中人的调笑与互动,这其实是电影不停地提醒观看者变换自己的身份,旁观者问为什么喜欢抓娃娃,肚财对着镜头说,因为这很疗愈啊,跳出旁观者,感受肚财和菜埔的生活,他就在我们身边,或者就是你我。当肚财说土豆开粉色机车不男人,土豆说,这是电影啊,你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跳出局中人不要过分陷入戏剧的剧情。重要的不是凶杀的过程和结果,而是为什么发生凶杀。反过头来,再看电影为什么要留下这些疑点,似乎也像旁观者与局中人的戏谑一样。那些疑点似乎并不重要,比如我们只需要知道高委员与女执事心机粉饰的利益博弈,而他们如何暗箱操作的就不那么重要了。启文知不知道和怎么知道恶行被肚财和菜埔发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就算被发现也懂的如何支配控制一个人。肚财怎么死的不重要,或者哪怕是不是启文杀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死了,而且是他杀,而他背后到底还有谁,他死之后还有多少人会死。大佛怎么震响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把所谓的善念寄托在用心机争夺,欲念冷漠甚至罪恶所建造的大佛之上是多么的讽刺。 有时佛也会选人啊,其实不是佛选人而是人选什么样的佛。 如果叶女士的死只是个人一时欲念冲动交易的罪恶,那肚财的死就是你我无数欲念偏激的构建起冷漠社会巨轮的碾压,而我 们这时再面对自己共同建造的巨佛时显的多么渺小和无力。兴许也只有在肚财的宇宙飞船里才能聊以慰藉。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佛普拉斯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佛普拉斯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