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 南方 8.2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看过

电影表现人物内心深层次的隐秘情感是有一定的困难的,然而西班牙电影导演维克托·埃里塞拍摄的《南方》却取得了令人信服的成功。他在该片中利用光影、色彩、音响把男主角阿古斯丁所处的孤寂、压抑的环境及思想中的重负表现得淋漓尽致。影片在舒缓的节奏中孕育出了强烈的情感暗涛,这股暗涛对观众产生了冲击力。

《南方》所叙述的故事发生在1950年至1957年之间,影片没有直接描写阿古斯丁的坎坷命运,而是通过阿古斯丁尚未成年的女儿埃斯特雷利亚的回忆,用孩子的目光及思维,客观地表现了他的苦闷及不幸。影片层层深入地揭示了阿古斯丁走向自我毁灭的社会、家庭及他个人的原因,塑造了一个令观众难以忘却的人物。

即将黎明时分,埃斯特雷利亚的卧室仍笼罩在黑暗之中,只有床前的窗户透出幽蓝色的光。在狗吠声、慌乱的脚步声和撕心裂肺的呼叫声中埃斯特雷利亚慢慢醒来,微弱的光照在她的脸上。她坐在床边拿出父亲阿古斯丁留给她的悬垂深情地看着,泪水夺眶而出。她似乎已经知道父亲永远地离开了她,离开了这个愁绪永不能解开的世界。面对手中的悬垂,埃斯特雷利亚的思绪闪回到童年……影片以这种忧郁的色调开始了它的叙述。

《南方》的结构分为三部分,由浅入深地表现了阿古斯丁的感情变化。第一部分突出了埃斯特雷利亚对父亲的爱,父亲与女儿之间的亲密情感。通过埃斯特雷利亚回忆父亲带自己骑摩托车兜风、教自己使用具有神秘力量的悬垂等情节勾画出具有超自然力量的阿古斯丁虽因社会和家庭原因而郁郁寡欢,但他对女儿的爱却是发自内心的,女儿在他的生活中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此时的阿古斯丁尚未丧失生活的勇气。

埃斯特雷利亚首次领圣餐是第一部分的高潮。这一天,埃斯特雷利亚身穿洁白纱衣,打扮得犹如新娘。她的祖母及父亲的奶娘也从南方赶来参加这一庆典。十分兴奋的埃斯特雷利亚担心从不跨入教堂的父亲不来参加她领圣餐的仪式,但她的父亲为了女儿居然违背自己的生活准则,参加了她的这一重要活动。在家庭的庆祝会上,阿古斯丁带着女儿在优美的音乐伴奏下翩翩起舞。兴高采烈的埃斯特雷利亚看到父亲的脸上流露出难得的笑容,他往日无神的眼睛中闪烁着欢乐的光芒。沉浸在幸福之中的年幼的埃斯特雷利亚已经朦胧地意识到父亲内心的孤独,但她不知道原因是什么。她不断寻找答案,想解开心中的谜团。

第二部分表现了阿古斯丁内心世界的隐秘及其矛盾的心态。在埃斯特雷利亚领圣餐后的不久,她无意中在父亲收藏的东西中发现一幅女人的肖像,上面写满了“伊雷内·里奥斯”,她很想知道此人是何许人也。一天,她在电影院门前的海报上见到了伊雷内·里奥斯的名字,并发现父亲在影院里看由伊雷内·里奥斯主演的影片。她看到父亲从影院出来之后到咖啡馆写了封信。此刻,敏感的埃斯特雷利亚已经意识到伊雷内·里奥斯和父亲的关系不同寻常。导演在这里做出了寓意颇深的安排,暗示了阿古斯丁、埃斯特雷利亚及伊雷内·里奥斯(真名为劳拉)的关系。阿古斯丁深深地爱着伊雷内·里奥斯,伊雷内是电影明星,埃斯特雷利亚在西班牙语中是明星的意思(埃斯特雷利亚在临出生之前,阿古斯丁就决定了她的名字,埃斯特雷利亚手上戴的戒指也是一颗星)。这一部分表现了尽管阿古斯丁与伊雷内·里奥斯多年没有往来,但阿古斯丁对她始终不能忘怀。当他看了伊雷内主演的影片之后,内心又起了波涛,他很想知道伊雷内的现状,于是,他给她写了信。

阿古斯丁收到了伊雷内的回信(伊雷内平静地告诉他自己的生活状况),他想抛弃妻子、女儿去找伊雷内,但到了火车站之后,他犹豫了。第二天早晨,阿古斯丁又悄悄地回到自己的家中。从此以后,他与女儿埃斯特雷利亚的关系起了变化。阿古斯丁终日寡言少语,把自己关在阁楼上。他和女儿之间的关系变得十分冷漠。他想改变自己的生活处境,但又没有勇气面对现实,他在情感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导演在这一部分也安排了一个高潮:埃斯特雷利亚为了引起阿古斯丁的注目和关心,躲在床底下不出来。母亲呼唤着焦急地四处寻找她。天渐渐地黑了,埃斯特雷利亚仍躲在床下,她希望她的“失踪”能引起父亲的注意,她盼望父亲能出来找她。她在床下听到父亲在阁楼上用手杖触动地板的响声,这声音冲击着埃斯特雷利亚的心灵。执着的埃斯特雷利亚在与父亲的这场无形的较量中失败了。她在失望与痛苦之中深切地了解了父亲感情上的巨大变化。

第三部分表现了阿古斯丁为寻求感情上的解脱而走向死亡。岁月流逝,埃斯特雷利亚已成为15岁的大姑娘。一天,阿古斯丁把女儿请到一家大饭店用餐,他想恢复与女儿之间的亲密关系,但他发现女儿长大了,他们之间的裂痕难以修复。阿古斯丁与女儿的这次相聚可看成是他向女儿的诀别,也可看成是这次聚会促使他下了弃世的决心。

第三部分与前两部分一样依然没有正面描写阿古斯丁的感情变化,阿古斯丁的死也只有横尸郊外的一个镜头。但观众通过埃斯特雷利亚的视线可以深深地感受到阿古斯丁内心中的巨大痛苦,他情感上的重负撞击着观众的心灵。

在《南方》中既没有涉及西班牙内战,也没有表现佛朗哥独裁政府的专制统治,但《南方》的政治符号是极为鲜明的。阿古斯丁过去一直居住在南方的美丽城市塞维利亚,年轻时是拥护左派的共和派分子,并与美丽的劳拉(即演员伊雷内)相爱。内战结束,佛朗哥开始执政后,阿古斯丁被关进了监狱。出狱后,阿古斯丁找不到固定的工作,又与拥护佛朗哥政权的父亲政治观点不同,经常争吵,最后只好离家出走。阿古斯丁无法和自己所爱的劳拉结婚,娶了温顺、能吃苦的胡利娅为妻,并带着妻子、女儿到处奔走,想找一个固定的工作(影片开始时,阿古斯丁全家在火车上),最后定居在北方的这个小城。影片从侧面抨击了佛朗哥主义,使观众意识到佛朗哥的独裁统治是阿古斯丁郁郁而死的社会原因。

《南方》的艺术特色突出表现在色彩和光线的运用上。整部影片的色调是低沉的,以缺乏生气的土黄色为基调。画面用光讲究,暗部的色彩层次丰富,许多镜头都犹如耐人寻味的油画。主人公阿古斯丁经常处在阴影之中,光影的造型增强了影片的艺术感染力。其中阿古斯丁教女儿使用悬垂和阿古斯丁独自呆在阁楼上用手杖敲击地板的两场戏的用光充分说明了这一点。色彩的这样处理也突出了某种神秘的气氛。

《南方》充分调动了音响的表现力,利用观众的听觉深化了主题。例如:影片的开端出现了狗吠声、慌乱的脚步声、阿古斯丁妻子凄厉的喊叫声,但画面并没有展现狗、奔走的人和阿古斯丁的妻子。这些音响足以把观众带入一个慌乱的、出了事的境界之中。

《南方》中的音响不是简单的声画对位,而是把音响作为创作的重要手段,使音响产生了无穷的表现力。

《南方》具有一种神秘的色彩,除了上述的用光、色彩、音响在造型上形成的神秘感外,导演所塑造的阿古斯丁这个人物本身就是一个难解的谜。阿古斯丁是位治病救人的医生,但却不能医治自己的心病。他具有超自然的力量(能探测自然界的秘密,即用悬垂找地下水),在埃斯特雷利亚的心目中他像个神话人物,却无法把握自己的命运。

这部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影片通过孩子的目光和平淡的日常生活展现了人的复杂情感。导演充分利用了电影语言,整部影片对话少,画面构图独特,影片中有一种神秘、忧郁的气氛。由于经费问题,《南方》只完成了北方的内容,南方没有在银幕上出现。

本片编导维克托·埃里塞毕业于西班牙电影研究实验学院,他拍片不多,但影响较大。埃里塞执导的《蜂房精神》(1973)以孩子的目光表现了变化莫测的现实社会,该片在圣塞瓦斯蒂安电影节获“金贝壳奖”。10年之后,他执导了这部《南方》,仍以孩子的目光展示社会和描绘人的情感。

8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南方的更多影评

推荐南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