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杀人

二金
2018-04-01 21:32:3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二次观影时完全不会有闷的感觉,或者说在整体了解了剧本后,带着疑问去寻找导演给出的答案时,电影的节奏是恰当的,甚至是偏快的。是枝裕和是个思想相当严肃的导演,即便在他的家庭片中,仍能感受到俯拾皆是的社会性,但最为突出的特点,仍是他深刻的人文关怀,这也是他无论拍什么类型的电影,都能让人感到厚重和温暖的最深层原因。

人,始终是是枝裕和最看重的主题,在《第三度嫌疑人》里依然如此。如果说奉俊昊的《杀人回忆》更侧重于犯罪的社会因素,那《第三度嫌疑人》则更侧重于犯罪的个人因素,以及现行司法制度对个体的影响。

影片探讨的问题,大多由嫌疑人三隅引出。“人有没有审判他人的权力?是否有人不配活在世上?” 如果认可三隅的思想,相当于认可他杀人的行为。如果说杀人不能解决问题,那死刑的意义又何在?死刑的存在,某种程度上说是默认了人有审判人的权力,默认了人有结束他人生命的权力。

生命权是最重要、最基本的人权,可惜法庭却并不是讲真相的地方,它恰恰是权衡利害关系审判人的地方,无论真相是什么,等待三隅的都是提前到来的死亡。而三隅也利用了所谓正义的法律和人性的弱点,最终做了自己的制裁者,他判了自己死刑,完成了第三次杀人。

然而让人细思极恐的并不是三隅这个人,而是普遍的杀人之心。影片中绝大多数的人本质上与三隅持有相同的价值观,甚至连老法官也后悔当年免除了三隅的死刑。他一直不赞同废除死刑,他相信有的人会像野兽一样,以杀人为乐。他指出杀人的人和不杀人的人之间,有一条很深的鸿沟,是否能跨越它,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什么是会杀人与不会杀人的鸿沟?它真的难以跨越么?(图中浅浅的虚线,暗示了后面剧情的发展。)

和三隅的思想重合度最高的正是重盛,他也认为有些人最好不要出生,他和三隅说了几乎同样的话,“和人的意志无关,生命被挑选着,不需经过本人的同意,人就这么被生下来,然后不明不白地,又被夺走生命。” 面对命运的无常,每个人的理解都有差异。所谓鸿沟,也许就是认为有理由杀人的观念,它像恶魔一样潜藏着,伺机而动。

苦苦寻找杀人动机、探寻真相的重盛,最终参与了第三次杀人。如果凶手不是三隅,重盛相当于杀死了三隅,又放走了真凶;如果凶手就是三隅,重盛等于联手司法杀害了三隅。他既是三隅的制裁者,又是杀死三隅的帮凶。

到底是现实情况将他推到了无可奈何的处境?还是他自己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而关于杀人动机,是杀人的欲望?是审判他人的渴望?还是拯救咲江的善意?或者对理想父亲形象的幻想?…所谓杀人动机,真的是单一原因就能定性的么?如果说真相,那真相是人具复杂性,复杂到我们永远无法真正理解另一个人,我们甚至永远无法了解自己。这也是这部影片的结局必然暧昧不清的原因,人的真相,就是没有真相,它注定是千人千面。而现实的真相,除去客观性方面,正是无数的人塑造的无数真相,恰如盲人摸象的比喻,每个人摸到的都是真相的一部分,它不能代表全部真相,但仍然也是真相。 凶手是容器,主观方面的现实也是容器,洞悉了人与现实的关系,也就懂得了为人的责任。

其实海报上早已写出了这部影片的内核:“逃不过的死刑,找不到的动机,一念之间,真相大白。”

人,注定逃不过死亡的命运,找不到欲望最深层的动机,生而为人,就困于为人的困境,一念间洞悉了人与现实的关系,也就真相大白。凶手是容器,他人是容器,主观现实是容器,人生的意义也是容器,要自己去填充,不能做一个空心之人,这就是生而为人的自由,也是生而为人最不可推卸的责任。

最后一次会面,三隅和重盛的镜像几近重合却最终疏离。

结局的镜头是重盛站在十字路口,前面与背后的路面上都写着止步,相信最终重盛会选择一条和三隅截然不同的路。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