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名卡门 芳名卡门 7.6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21:21:46

让-吕克·戈达尔是当代法国及国际影坛上最著名的导演之一。1930年12月3日生于巴黎。他自1959年推出第一部长片《精疲力尽》以来,一直孜孜不倦地为现代电影语言的发展开拓着新的途径,为丰富电影语言的宝库默默地做着奉献。

戈达尔制作的影片风格独特,创新意识强,并且比较关注当代社会,屡屡在国际、国内获得各种奖项,尽管他的某些观点不免有些偏颇。他的影片总的来说具有这样一些基本特点:打破传统的叙事模式,以复杂多变的叙事结构讲述比较简单的剧情;大胆采用没有任何主观视角的摄影机运动;不要任何蒙太奇冲突和联想的随意跳接手法;任意插入与情节无关的镜头,从而造成剪接上的“不流畅感”;故意搞声画不对位、自我介入与出人意料的社会评论;使用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让观众和剧情、角色在感情上拉开距离以进行思考;不重视剧本,喜欢即兴拍摄;不注重风格的统一性,随意把故事片、纪录片或实验片的风格拼凑在一部影片中。

由于这些不断花样翻新的手法,他的影片颇为晦涩难懂,所以他每推出一部作品总要引出褒贬不一的各种评价。

《名字卡门》是戈达尔80年代的一部重要作品。提到卡门这个名字,一般会联想到梅里美的小说或是比才的歌剧《

...
显示全文

让-吕克·戈达尔是当代法国及国际影坛上最著名的导演之一。1930年12月3日生于巴黎。他自1959年推出第一部长片《精疲力尽》以来,一直孜孜不倦地为现代电影语言的发展开拓着新的途径,为丰富电影语言的宝库默默地做着奉献。

戈达尔制作的影片风格独特,创新意识强,并且比较关注当代社会,屡屡在国际、国内获得各种奖项,尽管他的某些观点不免有些偏颇。他的影片总的来说具有这样一些基本特点:打破传统的叙事模式,以复杂多变的叙事结构讲述比较简单的剧情;大胆采用没有任何主观视角的摄影机运动;不要任何蒙太奇冲突和联想的随意跳接手法;任意插入与情节无关的镜头,从而造成剪接上的“不流畅感”;故意搞声画不对位、自我介入与出人意料的社会评论;使用布莱希特的“间离效果”,让观众和剧情、角色在感情上拉开距离以进行思考;不重视剧本,喜欢即兴拍摄;不注重风格的统一性,随意把故事片、纪录片或实验片的风格拼凑在一部影片中。

由于这些不断花样翻新的手法,他的影片颇为晦涩难懂,所以他每推出一部作品总要引出褒贬不一的各种评价。

《名字卡门》是戈达尔80年代的一部重要作品。提到卡门这个名字,一般会联想到梅里美的小说或是比才的歌剧《卡门》,可这部影片却与此毫无关系。戈达尔只是想借用这个家喻户晓的动人传说中的女主人公的名字来吸引观众关注他所窥视的世界,思考他所谈论的问题。说到片名,戈达尔认为在当今电视偏爱华丽的词藻和语言的可怕时代,他这个普通的电影工作者最感兴趣的“不是事物存在之前,而是给它取名之前,如父母在给孩子起名之前对他的称谓”;他还认为他“最喜欢拍摄的是那些行将消亡,或是尚未存在的事物”。鉴于此,他说此片的真正片名应叫作《有姓之前,有语言之前》,副标题为《演奏卡门的孩子们》。

虽然这部影片同他以往的影片相比,有了简单的故事情节,可视性有所增强,但是由于两条故事线索穿插发展,在叙事上有时是顺时序的,有时则是跳来跳去,再加上不断插入翻滚的大海的空镜头和乐队排练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的场面及与情节无关的社会评论、画外音等复杂的叙事手段,故事情节仍被搞得支离破碎,难以理清头绪。以至在巴黎《解放日报》进行的一次观众调查中,大部分人说不清谁是主角。当然,这并不足为奇,因为对戈达尔的影片的理解历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在有名字之前,先有了姓;有姓之前,又先有了什么呢?答案很简单,有了世界。在这部影片中戈达尔到底要反映当今世界上的什么问题呢?首先,他以现身说法活灵活现地展示了一个电影艺术家的现状,他试图以此来进一步揭示电影陷入危机,走向死亡这样一个日趋严重的问题。其次,以侦探片的形式讲述了卡门和约瑟夫的爱情悲剧,从中我们大概可以领略到20世纪80年代青年的一些思想和生活状况。这两个故事是平行而又相互交织地发展着,只是临近终场时,第二个故事抑制了第一个故事的发展。

由戈达尔亲自饰演的和他同名同姓的著名导演兼制片人让叔叔的处境相当凄惨。他瘦骨嶙峋,老态龙钟,暮气沉沉,忧郁多病,住在精神病医院。三年前,他任一部影片的制片人时,由于无力支付工人的工资,被逼无奈,想出赌博的下策,结果输得精光,被逐出电影界。为重操旧业,当他侄女卡门求他帮助拍片并要借用他的海滨寓所时,他爽快地答应了,甚至愿意把他心爱的摄像机奉献出来,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会卷入到一桩以拍片为保护伞的绑架勾当之中。在拍片现场,他一心考虑的是如何拍片,而卡门一伙考虑的却是如何获得人质。戈达尔起身给大使梳理头发之举使卡门一伙找到了绑架时机。恐怖行动开始后,戈达尔再也没有出现在银幕上。他拍片的欲望再一次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他彻底悲观、绝望了。在绑架活动中,恐怖分子头目雅克命令摄影师“放下摄像机,拿起枪”这句话不正是对戈达尔的悲惨处境的高度概括吗?

戈达尔在坚持理顺周围杂乱无章的世界时,发现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于是他就讲述了他们在一起时的所作所为。在一次抢劫与反抢劫的枪战中,年轻漂亮的抢劫犯卡门与守卫银行的警察约瑟夫滚打在一起,一会儿功夫,两人竟莫名其妙地由敌对关系转为爱情关系。为了爱,约瑟夫擅离职守,与卡门一起逃跑,后遭到当局拘捕。放出来后,他又来找卡门,他屡遭卡门的冷遇、羞辱。他在情欲上受到伤害之后,又看到卡门在绑架活动中击毙大使的女儿,于是举枪亲手杀了自己的情人。他再次被捕入狱。这就是现代年轻人自由放荡和至死不渝的爱。其实,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爱情可言,有的只是赤裸裸的情欲。男女情欲是戈达尔在50多岁时善于表现的问题,这也是出于与电视的抗争,因为电视是不能表现这个问题的。

在表现当代青年的这种暴虐行为时,戈达尔却把乐队演奏贝多芬弦乐四重奏的场面贯穿其中,这真可谓别出心裁。戈达尔为什么要选用与故事情节毫无关系的古典音乐作为影片的组成部分,并让其起重要作用呢?在戈达尔看来,卡门得以流芳百世,并不是由于梅里美的小说,而是自从有了比才的歌剧,卡门离开音乐就无法存在。但他为什么在影片中没有选用比才的音乐呢?这是因为他选择音乐的标准极高,乐圣贝多芬的作品当属首选。他选用了贝多芬的弦乐四重奏,并不是像某些评论者所说的出于“图解”的需要,而是借以勾勒出影片的脉络。大概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验,听音乐时,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呈现出一系列视觉感知构图。戈达尔正是静静地听着一章章弦乐四重奏,不由迸发出创作灵感,构思出影片中一段段故事情节。戈达尔把严肃的音乐同当代放荡不羁、碌碌无为的青年拼接在一起,看起来极不和谐,反差强烈,但其用意正是要促使观众在雄壮的乐曲声中深刻反思现代世界发生的一切。戈达尔对混乱的现代世界充满了蔑视,但对贝多芬这位音乐大师却十分尊重。影片始终按乐曲的章节顺序发展,从未被切断过。

另外,戈达尔启用小提琴手进行现场演奏,一方面是为了探索音响的空间,另一方面是为了寻找与音响对应的画面。随着小提琴手拉出悠扬起伏的四重奏,戈达尔思潮如涌,一股股强烈的表现波涛滚滚的大海的欲望立刻涌上心头,所以小提琴手演奏四重奏的场面往往与翻腾的大海、浪花拍打沙滩等画面剪接在一起。倾听着由高而低的音响,他又联想到卡门和约瑟夫在一起时由高而低的动作。就这样,戈达尔把音响的世界与影像的世界有机地结合起来了。

“音画对位”原是有声电影中运用已久且甚为奏效的传统表现手法。戈达尔在本片中像他以往那样反其道而行之,在表面上搞了个“音画不对位”,然而从影片所要表现的内涵来看,音画两者却是互为映衬从而达到有机结合的。戈达尔在音画关系的处理上又一次独辟蹊径,可能是使他受到威尼斯国际电影节评委会的特别青睐,在授奖时给予“技术价值:影像与音响”这一奖项的原因。

影片在音响效果方面,最受称道的是大海的涛声、海鸥的鸣叫声和各种各样的噪音的运用。早在“新浪潮”时期,戈达尔就提出“世界发出了噪音,我们怎能不表现它呢?”戈达尔在本片中大量运用尘世间发出的各种噪音来代替语言渲染环境,表现人物心理。如影片开头,在昏暗的夜色中,戈达尔默默地在病房内来回踱步,百无聊赖地敲打着玻璃、床栏、茶盘、杯子、墙壁、桌子、打字机、他自己的胸膛、头部等等,虽然影片中没有出现任何一句话语,但这一连串的噪音及影像足以使观众深切感受到戈达尔这个“失意者”思绪繁乱、闷闷不乐的心态。

把音响世界与影像世界加以联系比较是戈达尔80年代开始重点潜心探索的问题,他的实验终于通过这部影片获得了成功。因而有的评论家把本片誉为“音响革命的代表作”、“音响革命富有诗意的宣言”,认为电影从无声发展到有声之后,如今又跨入了第三个阶段——音响时代。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名卡门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名卡门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