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缝匠 魅影缝匠 7.6分

Enduring Love

SPUTNIK
2018-04-01 20:44:5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想起之前看过的伊恩·麦克尤恩一本小说的名字,中译名叫做《爱无可忍》, 原名“Enduring Love", 一语双关,一个层面在说爱的持久性,另一个层面却在说爱是对耐受力的考验。《魅影缝匠》表达的恰好也是这样一种爱情的双重本质。

雷诺兹·伍德科克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物。 他强大却又脆弱,成熟却又幼稚,防备心过重、对自己过于严苛以至于对他人也时常苛求,乃至尖酸的地步。似乎不是受人欢迎的性格,但人们却又对他趋之若鹜,既害怕又崇拜。伍德科克的性格是为那些一丝不苟、制作精良、集创意和技巧于一身的高级定制时装而生的,可以说他的时装正是他性格外化的载体。这样的人,往往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只可被尊重不可被理解。但凡任何人试图对这种固有的性格进行改造,都会被视作冒犯。这是他雷诺兹·伍德科克的骄傲,亦是他对自己脆弱情感世界的保护:苦难的童年、早逝的父母、过早干瘪的亲情、还未发育完全便磨损殆尽的爱人的能力。

阿尔玛的出现一开始对于雷诺兹是一种近乎激情的存在。一个眼神足够在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似曾相识的感受如暴雨倾盆、近乎某种不可预期的袭击,雷诺兹·伍德科克被击中了,尽管他并非轻易可以被撼动的人。他有意或无意地撩

...
显示全文

想起之前看过的伊恩·麦克尤恩一本小说的名字,中译名叫做《爱无可忍》, 原名“Enduring Love", 一语双关,一个层面在说爱的持久性,另一个层面却在说爱是对耐受力的考验。《魅影缝匠》表达的恰好也是这样一种爱情的双重本质。

雷诺兹·伍德科克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物。 他强大却又脆弱,成熟却又幼稚,防备心过重、对自己过于严苛以至于对他人也时常苛求,乃至尖酸的地步。似乎不是受人欢迎的性格,但人们却又对他趋之若鹜,既害怕又崇拜。伍德科克的性格是为那些一丝不苟、制作精良、集创意和技巧于一身的高级定制时装而生的,可以说他的时装正是他性格外化的载体。这样的人,往往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只可被尊重不可被理解。但凡任何人试图对这种固有的性格进行改造,都会被视作冒犯。这是他雷诺兹·伍德科克的骄傲,亦是他对自己脆弱情感世界的保护:苦难的童年、早逝的父母、过早干瘪的亲情、还未发育完全便磨损殆尽的爱人的能力。

阿尔玛的出现一开始对于雷诺兹是一种近乎激情的存在。一个眼神足够在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似曾相识的感受如暴雨倾盆、近乎某种不可预期的袭击,雷诺兹·伍德科克被击中了,尽管他并非轻易可以被撼动的人。他有意或无意地撩拨这个单纯到对于自己的魅力毫无意识的年轻女人,用他信手拈来的娴熟技巧,毫不费力地闯进了阿尔玛原本波澜不惊的生活。他对她不吝赞美,且每一句都充满痴迷和认真,他让她相信她是多么独特而美丽的存在,这些都是阿尔玛先前从未想过的。然而,对于此时的雷诺兹·伍德托克仅仅是激情或是灵感的东西,到了阿尔玛那里,却被理解为一种命运,一种前所未有的自我认知的改变:他重新定义了她的存在,让她看到一个被公正对待的自我,那个独一无二的散发着令所有人眼前一亮的自信光芒的阿尔玛,而不是活在他人的成见中、被限制在固化的审美中的卑微的普通人。 这种感觉是一种以强大的自信为支撑的对生活的掌控力,足以让阿尔玛全身心地投入这场狂热的爱情中去。一开始感情投入上的差距为后来两人的分歧埋下伏笔。讽刺的是,两人分歧的另一个源头则是他们一开始相互吸引的原因。雷诺兹的生活是基于各种严苛的标准和要求建立起来的,因此阿尔玛这个突破常规的例外的出现才让他激动;阿尔玛的生活则是建立在所有的寡淡无味的例行公事之上,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明确的要求和标准,所以他们的相遇才显得戏剧化。严苛的标准和温和的随遇而安,两种性格内核截然相反,若不能有一方包容妥协,这段爱情必定坚持不到最后,激情褪去时便是终结。

庆幸的是,这段爱情终究比我们想象的要长久。几经周折,两人似乎都找到了解决的办法。雷诺兹选择了一定程度的让步,即便不能认同但接受阿尔玛缺乏标准的生活方式,前提是他意识到对于阿尔玛他想得到的不只是激情而已,他需要她的全部。阿尔玛的方法是不断打破雷诺兹既定的规则的同时用致幻蘑菇给雷诺兹一个将故作强悍的伪装卸下,重新变得开放、脆弱、温和的借口。当他们走到这里的时候,他们才开始真正学会爱对方、并且因为爱而容忍,外化的表现是两人走进了婚姻以及由此而生的更紧密的联系和更多的摩擦。此前这段关系完全依靠激情维系,脆弱而易受外界变化的影响,到了这里才真正逐渐成熟为基于爱和理解的稳定关系。

于是我们可以看到,在华丽的服装和布景之下,本片的精神内核:爱一个人是极其艰难的。相遇本就是运气和时机混合的小概率事件,短暂的激情过后,我们便会发现两个人的投入有多么不对等、诉求有多么不同、价值理念有多么不契合。我们都是极为自私的个体,嘴上说不求回报内心却不能控制地会奢望会失望;我们也都天生多疑善妒,受不了失去爱人的关注;我们更是永远趋利避害、不耐失败风险的个体,于是我们总是吝于投入又希求回报。这些都是根植在人性深处的行为动机,只要是凡人,都无可避免。但我们必须意识到,我们想要的爱人不是那个和我们最为相似的人,以至于任何时候都可以沟通流畅而不兵刃相见;当然,我们也不可能孜孜不倦地寻求一个我们完全不能与之交流的对象的理解和爱情,这本身就逻辑不通。我们只是在爱人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这种可能让我们意识到原来自己所认为的即便不达圆满至少还算充实的生活竟也有匮乏,意识到原来自己所认为的早已固定的日常也可以被解构重组,于是我们对自己也就多了一点好奇,而这一点好奇足以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然而,更重要的是,上述的一切都还停留在所思所感,我们不需要有额外的付出,往后我们要准备好面临的是这一种可能性对我们作为一个独立个体的自我生活范畴的入侵、私密空间的破坏、对我们在遇到那个特定的人之前用几十年人生定下的标准或养成的习惯的改写。我们其实抗拒这种入侵,我们会竭尽所能捍卫自己的领地,于是很多时候我们便逐渐淡忘了或者放弃了那个特定的人带给我们的可能性。很少的时候,我们坚持到最后,直到两个独立的自我磨合成一个动态的共生系统 —— 两个人分别放弃一些原先的自我,用那一部分被放弃的自我交换彼此给予的新的可能性。我们清楚,我们会遇到新的人,会对不止一个人产生情愫,激情会褪去,诉说衷肠的亲密感也非必需,爱情走到最后会成为一种容忍彼此的觉悟——既要将自我最大限度交付出去,又要准备好放弃一部分自我以期相互成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魅影缝匠的更多影评

推荐魅影缝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