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一号玩家准备就绪,请不要在彩蛋中间插播电影!”——我看《头号玩家》

小隐
2018-04-01 20:16:3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绿洲设计师真是天才。

影片的开始,是两个让人倍感不适的世界的切换:现实世界中,人们像蝼蚁一样活在破败的朽烂的工业垃圾里,透过叠屋区车厢的窗户可以看到,人们活在VR的世界中,戴上眼镜放弃了真实的生活,像一个木偶一般被无形的线控制着,张牙舞爪,丑态必现。现实生活中的厨房即将着火爆炸,但是沉迷游戏的妈妈已经听不到胖儿子的喊叫;肥胖的穿着丑陋毛绒睡衣的老女人在VR世界里想象自己是性感的钢管舞女郎,大跳艳舞;严肃的公司职员在虚拟世界里激战死亡,摘下VR眼镜之后便混淆了现实和虚拟的界限,发狂大喊,把自己当成超级英雄,要从楼上跳下;可爱的小萝莉在游戏里死掉之后,摘下VR眼镜露出一张被游戏杀戮扭曲的狰狞的脸,眼睛里全是杀气;男主姨妈的混蛋男友为了在游戏里赢钱,花掉了姨妈存下来的要搬离贫民窟的积蓄;而男主,在影片的开始也是一副不可救药的破落形象,从叠屋区车厢一样的家里,穿过一大片垃圾,再钻过垃圾堆,到另一个车厢。

在这个鼠洞一般的车厢里,男主戴上VR眼镜,就来到了绿洲,他真正活着的世界。当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已经破败、凋零,人们放弃去解决问题的时候,一个游戏设计师创造了一个叫做绿洲的虚拟世界,不堪生活重负的人们逃避到虚拟世界中寻找慰藉。那么这个控制着现实生活中所有人的迷幻的世界是怎样一个世界呢?在绿洲世界里,玩家无所不能。现实世界中住在贫民窟的苦工可以在游戏世界中成为超级英雄;脸上有胎记自惭形秽的女孩子也可以有一张姣好的脸;一个两百多斤的和妈妈一起住在地下室的中年大姐也可以成为一个什么都能造出来的机械师;一个整天被人欺负的11岁男孩,也可以在游戏中隐瞒年龄成为强者。他们开着赛车急速狂奔、厮杀,到处是血腥、恐怖和暴力、到处是纸醉金迷、灯火酒绿,可以说,这里满足了所有的人的欲望,也把人心里最隐秘、最阴暗的渴望激发出来。

影片看到这里,我感到很失落,VR许诺的世界怎么是这样一个世界?现实和虚拟世界都让人感到极度失望,我仿佛看到未来世界的人们,挤在罐头一样的方寸之家。VR帮助人在床上度过了一生:学习、交游、工作、恋爱、结婚、老死……再加两根医疗管子解决人的吃喝拉撒,一个人的一生可以在一动不动中度过。至于人的梦想、人生的意义?都不需要人去经历痛苦、去挣扎着实现,VR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你害怕什么,恐惧什么,VR就帮助你逃避什么;你期待什么,渴望什么,VR就帮助你实现什么。它很轻易地迎合你的欲望。

但这样的未来却是让人害怕的。

电影就在这样的两个令观影人战栗的世界切换中开始。

绿洲的设计师真是一个天才。

一个游戏设计师把他的一生做成了一个游戏,闯过三关,拿到钥匙就可以得到设计师的创造的绿洲世界和巨额财富。但这三关,只有深入了解设计师的人,懂得他的人才能找到通关的钥匙。也许连设计师都想知道,有没有可以懂得他内心的恐惧与渴望的人。

每一关都是在解读设计师。

那么,设计师哈利迪设计的游戏是什么游戏呢?

第一关是一个赛车竞速游戏,有各种障碍阻碍玩家到达终点。所有的人都知道竞速游戏的规则就是高速前进,所以几年过去了,都没有人可以通过第一关。什么样的人可以?真正懂得游戏设计师的人可以。设计师哈利迪最不喜欢制定规则,但是他一手创造的游戏世界已经发展到了必须要制定规则的时候。这位游戏设计师就像是一个固执的老头子,坚持自己的想法,希望他设计的游戏一直停留在游戏最初的样子,哪怕现实要求他必须制定规则,他还是不愿意往前。在博物馆的影像里,他告诉自己的朋友“可以往后倒退一次,只有一次,用尽全部的速度”,这是他的坚持。而真正懂得他的男主就从这些话里找到了线索:为什么要制定规则?为什么要遵从规则?谁说的竞速游戏就一定要高速向前?为什么不可以全速后退?男主解开了这个线索,在赛车竞速比赛中,当所有人都高速向前的时候,他全速后退,通过了第一关,拿到了钥匙。赛车游戏需要全速倒退才能通关,为什么不行?第一关是设计师哈利迪做游戏所坚持的理念——不要设定规则。

第二关是一个恐怖向的解密游戏。设计师给的线索是自己不愿意迈出的那一步。男主翻遍哈利迪的资料,找到了设计师最希望删除掉的人生经历,找到了他最不愿意面对的往事——自己的心上人成为了最好朋友的妻子。男主和他的朋友在游戏里进入了哈利迪和心爱的基拉约会的那一周,他们一起去看了《闪灵》,哈利迪还为基拉造了一个混乱星球,想要邀请她共舞,但是终其一生,哈利迪都没有迈出那一步。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恐惧害怕什么,也许是对现实世界社交的恐惧?所有挑战第二关的人都以为只要通关了《闪灵》就可以拿到钥匙。只有女主才知道设计师哈利迪最害怕的不是电影《闪灵》,他不敢迈出去的那一步是向心上人发出共舞的邀请,为什么是女主发现了这个秘密?因为在某一点上,她和设计师是一样的,一出生就有胎记的女主在现实中自卑,当她在游戏里遇到了心上人,也和哈利迪一样不敢在现实中发展他们的关系。他们都是在现实中很自卑很孤僻的人,当遇到了心爱的人,都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不敢走出一步,游戏是他们的庇护所。所以当女主在现实中见到了男主,她就立刻理解了哈利迪,知道了第二关解密的关键——克服《闪灵》里的僵尸所代表的那些恐惧,打败它们,勇敢地走到哈利迪心爱的基拉面前,向她发出邀请:我可以和你共舞吗?这是哈利迪没有迈出的那一步。第二关讲的是设计师哈利迪心里最害怕的东西,也是他这一生的失落之处。而游戏弥补了这些,但又给他留下了现实中无法改变的遗憾。

第三关是在游戏里的冰面上玩一个游戏,《魔幻冒险》。挑战的反派玩家以为只要赢了游戏就能通关。但是只有深度了解哈利迪其人的男主才知道,玩这个游戏不是为了赢,而是玩下去找到游戏探索的乐趣,把一个隐形的方形拖到屏幕中间就能解锁游戏史上的第一个彩蛋:设计师的名字。玩游戏的乐趣,不一定是赢,探索本身就是就是一种乐趣,彩蛋是探索的奖赏。

在男主通关三个游戏之前,反派用一个无敌的炸药毁灭了整个游戏世界,但是玩家却因为一次无意的博物馆探索,得到了馆长赠与的一个银币。整个游戏世界毁灭,男主却活了下来,只因为这枚意外获得的银币可以在游戏里额外获得一条命。这也是设计师的彩蛋。

哈利迪说他不喜欢规则,确实如此。当男主闯过了三关,所有人都以为游戏要结束的时候,设计师又额外增加了一个游戏考验:男主会不会在合同上签字?只有懂得设计师内心的挣扎和他这一生的失落之处的玩家,才能找到这真正的最后一关的通关钥匙:放弃签订合同。因为在设计师哈利迪心中,让他的好朋友莫罗签署放弃游戏公司股份的合同,失去他唯一的朋友,是他一生中真正的失落之处。这里有一个“玫瑰花蕾”的隐喻,应该是借用了《公民凯恩》中的那个语意,表明这是让设计师牵挂一生的遗憾,是他失去的重要的东西。玫瑰花蕾不是设计师一生中错过的心上人基拉,而是他唯一的朋友莫罗。设计师和莫罗的决裂对于设计师的意义大概是和现实世界的彻底决裂,拒绝了活在现实世界中的可能性。谁能通关游戏?只有真正懂得设计师的人才可以。

游戏本质上是玩家和设计师进行深度交流的一个过程。所以在男主通关游戏之后,设计师在游戏里出现,带男主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家中,让男主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展示出了自己真实的内心:渴望活在现实世界中,但是恐惧社交,害怕和人交流。孤独地在自己的房间里玩游戏,这可以带来安全感。

世界上最伟大的社交游戏公司的创始人,被无数人奉为神,但却是一个恐惧社交、不敢活在现实中的孤独的人,真是一个大反差。但是不管过了多久,他都是那个喜欢坐在电视机前玩游戏的纯真的孤独的孩子:

谁说游戏一定要有固定的关卡,一定要赢了才能通关,过了三关就一定是赢了吗?我不喜欢规则,我就是要在大家都以为结束的时候增加一个额外的游戏考验:面临巨大诱惑的时候,你能不能走进设计师的内心,做出正确的游戏选择?

游戏里设置了可以清零所有玩家数据的炸弹,但是谁说的游戏就此终结了?我就是要增加彩蛋,让你无意中拿到的硬币成为可以给你额外一条命的道具,这是你探索游戏的奖赏。

……

在绿洲里寻找彩蛋的游戏就是去解读设计师一生的过程,只有知道设计师的一生热爱什么、执着什么、害怕什么、恐惧什么,才能玩到最后。游戏给了真正热爱游戏的男主超越现实生活的奖赏,他在游戏里找到了朋友、爱情和成就感。

Game Over。在绿洲游戏的最后,不愿意和人交流的孤僻的小男孩放下了手柄,走出了房间。创造了绿洲的游戏设计师,留下了一个可以永久关闭绿洲的按钮。设计师哈利迪带着小男孩打开房门的时候,男主问他:

“哈利迪还活着吗?”

“他死了。”

“那你是谁?”

设计师哈利迪没有回答,打开门走了出去。真正的彩蛋,是不逃避,活在游戏里,也活在现实里。

有评论说,本片是“以彩蛋致敬彩蛋”,看到最后,真的是被设计师哈利迪和他设计的游戏感动到了。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