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 7.5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20:13:21

《一见钟情》是一部由女导演创作的,以妇女问题为题材的“女性电影”,具有浓厚的女权主义色彩。导演在影片结尾写着“谨将此片献给我的父母”的字幕,使其片具有一定的自传性质。

20世纪60年代后期,法国社会出现了动荡的局面。1968年发生的“五月风暴”更震撼了它的各个角落,从而引起了一系列社会变化。家庭结构出现裂变,女权运动此伏彼起。青年要自由,妇女要独立,汇聚成一股巨大的“反传统”的洪流。影片《一见钟情》正是这股思潮的产物。

莱娜和玛特兰纳两个女性的人生道路是从战争年代开始并被战争扭曲了的。她们各自身不由己地和一个男人结婚。莱娜和米歇尔的结合,情况实属特殊。但米歇尔是个善良的男人,他讲究实际,挣钱养家活口,表面看来,莱娜生活得很幸福。他们日复一日,过着平静的、封闭的小资产阶级的富裕生活。而玛特兰纳和柯斯达则又是一种情况。玛特兰纳是个艺术家,曾经有过炽热的爱情,被战争摧毁而至今仍不能忘怀。柯斯达和她的结合也很偶然。柯斯达是个演员,但缺少坚强的意志,经常不走运,他们的生活不富裕,孩子也没在他们生活中占据多么重要的地位,因此这个家庭确实潜伏着危机。当这两个女性相遇后,事情就发生了变化。从来不与外界交际应酬的莱娜一家竟和玛特兰纳一家常来常往,接触频繁。这在莱娜的生活中仿佛开了一扇窗户。她有了一个可以对之敞开心扉的朋友。玛特兰纳把艺术带进莱娜的生活中,使她得以领略雕塑、绘画等艺术。她们在一起做时装,甚至筹划开时装店,从而产生了对一种更加美好的生活的憧憬。

然而,两个女性的友谊产生的效应却不被男人所接受,尤其像米歇尔这样一个传统观念浓厚的男人。他需要的只是安宁的家庭生活:“老婆、孩子、热炕头”。这种传统思想从来只把女性当做男人的附属品,不承认女性也有独立的人格,女性也需要有自己的事业。这两种思想必然不能和平共处,定会发生冲突。影片《一见钟情》表现的正是由于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而导致家庭解体的过程。莱娜出走了,抛弃了不愁吃穿的家,去开创另一个人生。她甘冒风险,今后也许会成功,也许会经受挫折而至失败,不论此后她个人的命运如何,这已不再是影片关心的问题了。影片只是为我们描绘了这一时代的风云。经过了这一段历史,法国社会前进了一步,妇女的地位提高了一个层次。法国社会中新一代的独立女性已经展现了她们的风采和才能。

影片独特的女性视角来自本片的创作者迪安娜·古里斯。她是一位中年女导演。她的第一部作品《薄荷汽水》(1977)是表现青春少女的题材,曾获当年的路易·德吕克奖。《一见钟情》是她的第三部作品。在这部作品中,她的手法更加成熟,视野也更加开阔了。她以女性特有的细腻、敏感的笔触,体现了法国电影的典型特色:自然、质朴、细腻、流畅,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

细腻地描绘日常生活,故事就在日常生活中缓缓展开,这是法国电影的特色。这里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没有曲折离奇的故事,有一些矛盾、冲突,但绝不煽情,也没有脸谱化的“好人”或“坏人”。环境、人物、故事都是那么自然、真实。深刻的思想矛盾通过一些极细微的细节呈现出来。譬如,两个家庭刚开始来往时,莱娜热心地问丈夫:我们哪天邀请他们来作客?米歇尔不回答,只顾干他自己的事。莱娜就自己接着说:“咱们星期六请他们来吧!……咱们从来没请人来过……”米歇尔还是不作声。然后过渡到下一场戏,莱娜和女佣人在作请客的准备。这短短一场戏,寥寥数语,就把他们家庭生活的模式勾勒出来了,也把夫妇俩人不同的心态展露了出来。莱娜是多么渴望着人际的交往,而米歇尔却对此十分冷淡,因为他只满足于家庭生活。还有一次两对夫妇相约去参加一个晚会,莱娜穿了玛特兰纳借给她的一件黑色紧身裙,腰身曲线全部呈现出来,莱娜自觉得意,但米歇尔却不满意,说裙子太紧身,连内裤痕迹都显露了出来,莱娜干脆把内裤脱了,说“这样不就没有痕迹了吗?”米歇尔大为不满,拒绝和她去参加晚会,说:“我不能和一个婊子一起出去。”这件很细小的日常事件,也反映出了两人的思想距离。莱娜无拘无束,米歇尔却认为有伤风化。

影片通过日常生活的描绘,反映出两个家庭的不同氛围,从而烘托出人物的性格。在莱娜和米歇尔的家中,米歇尔经常和妻子、女儿嬉戏玩乐;在旅途的汽车中,全家欢声歌唱;在海滨沙滩上,米歇尔带着孩子们戏水玩耍。米歇尔那么爱孩子,所以当妻子把小女儿丢失时,愤而给了她一记耳光。在玛特兰纳和柯斯达的家中,却看不到这些情景。柯斯达对孩子漠不关心,还觉得是一种负担。因此,他们的儿子也显得不活泼而且笨拙,在汽车上,一个人坐在后座,就要呕吐,上厕所把自己反锁在门里。凡此等等,都是一个家庭不和谐的印记。

从传统的观点看,米歇尔确实是一个好男人、好爸爸。扮演米歇尔的居伊·马尔尚出色地塑造了这个人物,他憨厚、朴实,当他和莱娜逃难时,偷越国境线,需要翻过一座山头,山上覆盖着皑皑白雪,莱娜精疲力尽,再也走不动了,米歇尔就背着她,翻过了山头,这个场景拍得非常美。把大自然的美和人物命运的艰辛全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但米歇尔并不是在任何时候都那么和善。当莱娜向他坦白,车库钱柜中的钱是她拿的时候,他正在对镜刮胡子,听说此事后,立即把头扭向莱娜,说:“你现在居然偷起钱来了?!”同时,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混杂着蔑视、怀疑等令人难堪的神情。还有,当他得知莱娜没有去修母亲的墓,而是去巴黎和玛特兰纳观看时装表演会后,他大发雷霆,对莱娜说:“我把一切都给了你,而你给了我什么作为回报?……”话很简单,但却把他心目中夫妻关系的传统规范即男人挣钱,女人持家充分表达出来了。只要妻子服从这种规范,安于依附丈夫的地位,她就是一个好女人,他甚至还肯出钱为她开一家时装店。但当他看到玛特兰纳出现在这家时装店时,竟疯狂地不惜砸烂苦心经营起来的一切。米歇尔这个人物是复杂的,导演以其对生活的细腻而深入的观察用了许多笔墨来刻画他。

饰演莱娜和玛特兰纳的于佩尔和谬妙都是法国影坛著名的中年一代的影星,当时都在30岁左右,都已拍了30多部影片。由她们扮演的这一对女性挚友,显得自然洒脱,情真意浓。她俩的关系中玛特兰纳处于一种主动和引导的地位,在掌握自己的命运、开拓未来的生活方面,她更为积极和勇敢,而莱娜则表现出较多的犹豫和徘徊,但最终也被逼得走投无路,只能豁出去了。于佩尔对这整个过程的表演含蓄而有分寸。莱娜的经历和所处环境与玛特兰纳显然是不同的,她要走上一条独立的、不依赖丈夫生活的道路并非轻而易举,因此她的心路历程相当曲折迂回。当丈夫大发雷霆时,她只是嚷了一声“你安静点儿吧”,然后是独自饮泣。当丈夫翻过身来哄她,答应为她开一家时装店时,她又破涕为笑,欣然接受。直到丈夫绝对容不得她和玛特兰纳的友谊,砸烂了时装店后,她才终于下决心离开他。因此,当米歇尔最后在海滩上哭着问:“你想到过我和我的生活吗?”的时候,她已心如死灰,只是平静地说了一声“对不起”。

影片通过两位女性的“一见钟情”及随后发生的家庭的变化,使观众窥见了当时法国社会的某些变动。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一见钟情的更多影评

推荐一见钟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