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警告 暂无评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20:12:20

30年代的世界经济危机,给一战战败国德国造成特别惨重的后果。由于德国资产阶级和协约国资产阶级的双重压榨,使600~800万工人流落街头,生活困苦不堪。求变之心遍布国中,工人阶级的革命情绪迅速高涨。共产党的影响日益扩大,1932年的国会选举中,德国共产党得票600多万张,在国会中拥有100席。资产阶级惶恐万状,日益瞩目于希特勒的纳粹党。他们每年赏给希特勒数百万马克(钢铁大王蒂森一人就付出100万),希特勒用此豢养了10万名冲锋队员和党卫队成员。他疯狂攻击马克思主义,叫嚣要消灭共产党,向东方夺取日耳曼人的“生存空间”。这正是德国垄断资产阶级所需要的。1932年1月27日,在希特勒参加的德国垄断资本家代表会议上,蒂森带头高呼“希特勒万岁!”仅一年,希特勒被他们捧上总理宝座,又仅一月后,他便制造了“国会纵火案”。这之后,他的反共行径是世人皆知的。

在“国会纵火案”之前,德国共产党在组建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工作方面,指导思想左倾,在对待社会民主党和各宗教团体的政策上,有自我孤立的现象,虽作过纠正,但旧伤难愈。作为共产国际委员的季米特洛夫奔走于欧洲各国,就是为组建这条反法西斯统一战线而进行不懈的努力。

历史说明,由于第三国际领导人自以为是,这条反法西斯斗争的统一战线未能奏效。希特勒逐步东侵,掀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战争期间,这条统一战线才被迫由反法西斯各国政府联合组成。

二战期间,世界人民倍受法西斯蹂躏之苦。今天我们在研讨本片之前回顾这段历史,不能不为季米特洛夫的远见卓识所折服,不能不为他的积极革命活动而赞叹,更不能不为他在法西斯法庭上那铿锵有力的发言和必胜的信念所倾倒。

历史也说明,季米特洛夫紧紧掌握了时代的脉搏和革命的策略。这是生活在今天的我们应该学习的。垄断资产阶级的侵略战争真的不会再发生了吗?季米特洛夫的警告真的仅仅是历史的陈迹吗?新的纳粹分子在今天的德国不是又在蠢蠢欲动吗?本片的片名简明地叫做“警告”,其现实意义正在于此。

季米特洛夫是国际工人运动史上的显赫人物,他热情洋溢,思维敏捷,谈锋甚健,为工人阶级事业做了大量团结一切进步力量的工作。关于他的活动,历史资料已有很多记载,文艺作品也有不少反映,包括一些新闻纪录片对他的事迹作了忠实报导。但应该承认,在纪念季米特洛夫诞辰100周年之际,要拍一部精彩的故事片却非易事。编导截取了他在法庭上与纳粹斗争的事件作为主线,以展开对他形象的塑造,是十分恰当的。

影片内容决定了必须使用大量对话,这是通常以画面和动作为主要特点的视觉艺术创作上的大忌,因它容易使观众感到枯燥乏味。本片编导预见到了这一点,于是在情节发展过程中,不失时机而又有机地使用了故事片和纪录片相结合的方法,这种方法在一些历史片中并不罕见,但在《警告》中,导演利用纪录片的片断来作为有力的例证,与故事性的画面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以明确必要的重点。例如,为了表现纳粹如何向青少年灌输法西斯思想,以训练他们成为战争的工具,就有个很具真实性的镜头组接:在咖啡馆里,一群孩子在女教师监督下吃蛋糕。孩子总是天真活泼的,一个小姑娘给一个小男孩看舌头,另一个小姑娘对季米特洛夫微笑。然而女教师却很严厉而冷酷,整个过程中沉默不语,面孔死板,只是一面拍着手掌一面发号施令:“坐下!开始吃!起立!”而当最后响起啪啪掌声时,银幕上出现了举手大喊大叫的法西斯少年。又如,镜头上出现维也纳森林舞蹈,气氛欢快祥和,忽然间开始显露出惊惶不安的征兆,平行地出现了几组纪录片镜头——开始是法西斯分子们游行,尔后是跑步的德国士兵及战争的场景,让观众充分认识法西斯分子的嚣张气焰及其奔向战争的疯狂心态。

影片的另一特点是尽可能赋予一些仅有的画面以深刻的含义。例如季米特洛夫在奥地利咖啡馆会见社会民主党领袖奥托·鲍威尔的一场戏,背景是发狂的人群,纳粹分子在咖啡馆窗外和街头大喊大叫,做着种种手势,他们的对话被喊叫声所淹没。鲍威尔看不到扼制法西斯的斗争有取得胜利的可能性,颓唐地回答季米特洛夫的提问说:“我们简直准备经受这场不可避免的灾祸。”不久,法西斯喽啰们闯进咖啡馆,打碎窗户,接下去的镜头是鲍威尔在监狱里,戴着手铐。在悔恨中,他假想和季米特洛夫会见了,诚恳地说:“在共同的敌人面前,我们应该忘记过去不一致的地方,并且互相伸出手来。”季米特洛夫向他伸出了手,鲍威尔也想伸手,却发现自己戴着手铐。这一意味深长的画面,无疑表明社会民主党人曾有痛心疾首的反思,使观众在惋惜中产生同情,也说明了季米特洛夫组建统一战线的努力及其影响几乎无所不在。

导演安东尼奥·巴尔台姆是西班牙共产党中央委员。曾多次被捕入狱,在国内外拍过不少影片。他在一次受访中说:“执导这部影片前,我有过几分犹豫。我是个西班牙人,能否担此重任,不免有所疑虑,后来我还是拍了。我想,季米特洛夫是属于世界上所有的共产党员的。历史任何时候都不会丝毫不差地重演,但总有彼此相似的时刻。1932~1933年是法西斯主义在欧洲积蓄力量和战争危险酝酿成熟的年代,这部影片所选择的时机是很恰当的。今天世界形势仍很严峻,重温这段历史具有特别现实的意义。”

编剧斯塔涅夫是保加利亚著名作家,多年前就发表过反映季米特洛夫战斗生涯的作品。他曾说:“我,作为一个人,一个作家,总是为格·季米特洛夫坚强的性格和非凡的感召力所激动。我和所有人一样对他怀有深深的敬意。”这可以认为是留宾·斯塔涅夫编写此剧本的原动力。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警告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