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艺博的衣钵
2018-04-01 看过

公瑾喵的评论:平播战役中这其实不是日本武士,而是明国武士了,这些倭人武士是第一次援朝战役也就是壬辰战争结束后明日两国议和,在前线向明軍投降的降倭,当时在前线作战麾下亲兵家丁损失很大的各路明军将领都不乏时宜的收编了不少日本兵。尤其以四川总兵刘铤刘大刀手下降倭最多。万历二十六年(1598)八月,明军与日

平播战役中这其实不是日本武士,而是明国武士了,这些倭人武士是第一次援朝战役也就是壬辰战争结束后明日两国议和,在前线向明軍投降的降倭,当时在前线作战麾下亲兵家丁损失很大的各路明军将领都不乏时宜的收编了不少日本兵。尤其以四川总兵刘铤刘大刀手下降倭最多。万历二十六年(1598)八月,明军与日军在朝鲜进入对峙期。是时,第二次来到朝鲜作战的明朝西路军大将刘綎与日军大将小西行长之间,进行了一次阴谋性质的讲和活动。所谓的这次讲和,其实是刘綎设计的一个圈套。关于小西行长一行从刘綎的圈套里逃脱的经纬,诸葛元声在其《三朝平攘录》中有如下描述:

   行长初未信,后通事累次往,綎皆单骑侯于中道以示不疑,行长觇之,因信诺。八月一日,相与约定。行长将出赴会,而綎部中一倭千总密泄其谋。行长大惊起,中道遁去。

   这次阴谋,因为刘綎部下的一名“倭千总”的告密而泄漏,获悉刘綎阴谋的小西行长始明就里,在往赴与刘綎会谈的途中逃回本阵。

   关于此事,日本方面的另一大将岛津义弘的年谱《义弘公御谱中》中亦有相关记载,其经纬大致相同:

   庆长三年(1598)七月,刘綎屯于水原,欲攻顺天。綎谓诱行长而执之。即遣吴宗道于顺天……行长初疑之。宗道辞辨尤恳,且刘綎单骑驰出而迎行长于此。行长迷焉。约地而定会期。时刘綎阵中有日本人,即来于顺天,以綎谋告行长,行长大惊,不与綎相会,依是綎亦空归。

   那么,《三朝平攘录》中所见的“千总”,究竟是何等程度的明军将领?考察明朝的军事制度,可知明朝军队里有一种叫“营”的军事单位,一“营”之中通常有三、四名千总。他们在明朝的军队体系中可以算是中等程度职位的将校。关于其所下辖的士兵数量,《明史》有如下记录:

   把总领二百五十人,千总领五百人。教练有成,即当优荐,听补中军号。

   即平时千总统辖约五百名的士兵并对之施之训练,并有机会得到升迁。在出兵作战的时候,千总所统辖的士兵数额,则往往超出平日,其数额可升级至千人的情况较为常见。

   行长初未信,后通事累次往,綎皆单骑侯于中道以示不疑,行长觇之,因信诺。八月一日,相与约定。行长将出赴会,而綎部中一倭千总密泄其谋。行长大惊起,中道遁去。

   这次阴谋,因为刘綎部下的一名“倭千总”的告密而泄漏,获悉刘綎阴谋的小西行长始明就里,在往赴与刘綎会谈的途中逃回本阵。

   关于此事,日本方面的另一大将岛津义弘的年谱《义弘公御谱中》中亦有相关记载,其经纬大致相同:

   庆长三年(1598)七月,刘綎屯于水原,欲攻顺天。綎谓诱行长而执之。即遣吴宗道于顺天……行长初疑之。宗道辞辨尤恳,且刘綎单骑驰出而迎行长于此。行长迷焉。约地而定会期。时刘綎阵中有日本人,即来于顺天,以綎谋告行长,行长大惊,不与綎相会,依是綎亦空归。

   那么,《三朝平攘录》中所见的“千总”,究竟是何等程度的明军将领?考察明朝的军事制度,可知明朝军队里有一种叫“营”的军事单位,一“营”之中通常有三、四名千总。他们在明朝的军队体系中可以算是中等程度职位的将校。关于其所下辖的士兵数量,《明史》有如下记录:

   把总领二百五十人,千总领五百人。教练有成,即当优荐,听补中军号。

   即平时千总统辖约五百名的士兵并对之施之训练,并有机会得到升迁。在出兵作战的时候,千总所统辖的士兵数额,则往往超出平日,其数额可升级至千人的情况较为常见。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土司遗城海龙屯的更多剧评

推荐土司遗城海龙屯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