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头号玩家》很棒,但我还是给不了五颗星

Wonder
2018-04-01 19:34: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头号玩家》致敬海报

《头号玩家》有多棒?豆瓣9.1,IMDB 8.0。如果不出意外,它很快就将进入这两大国内外影迷评分榜单的TOP 250。即使不看评分和数据,翻一翻朋友圈和电影公众号,大家也是花式夸赞+找彩蛋,各种二刷三刷组团约,颇有2016年全民看《魔兽》的感觉。

我有幸在3月26日提前观影欣赏了这部我期待已久的电影。作为一个影迷、游戏迷、动漫爱好者兼斯皮尔伯格的仰慕者,我必须承认我看得非常爽。但我一直等到《头号玩家》上映后才开始写这篇影评,因为我想看看普通观众对它的评价。事实证明,即使是一名不具备彩蛋鉴别能力的普通观众,还是会被《头号玩家》出色的观感和氛围所打动。

这是一部真正点燃了观众激情的电影,甚至可以称为好莱坞科幻商业片的典范之作。但是,我还是给不了它五颗星。

首当其冲的原因,是片子本身的剧情问题。尽管斯皮尔伯格用出色的视觉效果和镜头调度让全片节奏流畅,但我们仍然能看到很多让人疑惑的地方。比如一个世界性网游的影响力似乎只覆盖了一个城市,游戏中的好友就住在你的身边并且随叫随到;作为全球第二大公司的IOI不仅总部的安保差到极点,而且罔顾舆论对抗全球玩家(看看最近的Facebook信息泄露丑闻,即使是全球最大的社交媒体公司一旦得罪用户也会面临崩溃);主角在明知自己成为出头鸟的情况下还随意泄露个人信息;一向唯利是图的反派在最后关头居然被主角感动(你都掏出炸弹同归于尽了啊?)……这些过于理想化的桥段让《头号玩家》的格局被限制在一部青春冒险片的水准上,虽然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商业上的稳定性,但让片子的整体故事逻辑看起来不太合理。

热血中二是片子的卖点,但也是让它难以升华的桎梏

第二个原因,是因为它的导演叫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实际上《头号玩家》的原作只是一部宅向网络爽文,书中的科幻世界构架和流行文化元素与电影相比差别很大。斯皮尔伯格在片中加入了大量他私人的记忆和情怀。其中最令我惊喜(也可能是最令广大影迷惊喜)的场景,就是主角们进入电影《闪灵》中进行冒险。《闪灵》的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是我最为崇敬的导演,他是影史上最负盛名的天才之一,也是斯皮尔伯格的导师和好友(斯皮尔伯格2001年的科幻电影《人工智能》就是库布里克未完成的本子)除了对《闪灵》电影的还原外,影片中还出现了一个“全面致敬”库布里克的角色,足以可见斯皮尔伯格对库布里克的尊崇和怀念之情。

在部分影迷的心目中,21世纪的影坛有两位导演可以被称为库布里克的精神接班人,一位是斯皮尔伯格,另一位就是克里斯托弗·诺兰(《头号玩家》的反派也叫诺兰,实在是个很有趣的巧合)。与专精于悬疑、犯罪和复杂叙事结构的诺兰不同,斯皮尔伯格更具备库布里克的精准镜头语言与类型片多面手这两大特征。所以我们会自然地对斯皮尔伯格有更多的期待,尤其是在最能体现想象力和表现力的科幻领域。斯皮尔伯格的科幻片总能呈现很多令人眼前一亮的设定,比如《侏罗纪公园》中的DNA复活恐龙,《少数派报告》中的犯罪预测以及《人工智能》中的定制机器人等等。其实这些主题和设定在很多科幻作品里都被讨论过,斯皮尔伯格和库布里克的科幻片也都有原著。但同样是改编,库布里克能将《发条橙》和 《2001太空漫游》的思考上升到哲学高度,斯皮尔伯格更多的时候只是把它们“翻译”成影像而已。这一次的《头号玩家》,可以说斯皮尔伯格已经依靠出色的“翻译”将原著拔高了很多,但关键的思想内涵部分仍然没有突破。除了强调游戏的本质之外,在虚拟与现实的思辨上只表达了“生活才是唯一的真实”这样流俗的观点。相比于斯皮尔伯格在视听表达上带给我的震撼,这样的思想内核显然是让我有落差感的。

亦师亦友的两人

第三个原因,是源于我对“科幻”和“未来”的思考和追求。正如上文所言,科幻是最能体现想象力和表现力的领域,它兼具了科技哲学的理性和文学艺术的感性。以《弗兰肯斯坦》和《海底两万里》为代表的早期科幻小说多以人性、伦理和新科技作为主题,但在经历了30年代以来的社会剧变后,科幻小说家们开始将写作的方向落在了两个极端——一类是以艾萨克·阿西莫夫(《银河帝国》)、罗伯特·海因莱姆(《星船伞兵》)等人为代表的史诗派,另一边就是以乔治·奥威尔(《1984》)、阿道司·赫胥黎(《美丽新世界》)等人为代表的社会派。尽管在具体的创作过程中他们互相影响,但对于“未来”的态度他们是截然不同。史诗派对于未来总体持乐观态度,相信人类的未来倾向于组成体量庞大、运转高效并且相对公平的统一社会;而社会派则总体持谨慎态度,认为科技和社会的发展仍然无法摆脱人性本身的桎梏。

60年代之后,随着古巴导弹危机的成功解决和航天科技的发展,人们对于人类的未来愈发自信,史诗派也成为了科幻主流。但随着70年代的越战创伤、经济滞胀等问题,社会焦虑开始普遍出现,社会派也逐渐崛起。反乌托邦、赛博朋克和末世废土等科幻流派成为“新潮”并受到年轻人的追捧。在80年代末至90年代遭受沉重经济打击的日本,这样的思潮孕育出了一批最伟大的社会派科幻作品。以赛博朋克作品为例,《阿基拉》、《攻壳机动队》以及《铳梦》仍然影响着今天的好莱坞(《头号玩家》中出现了《阿基拉》中的摩托,而《攻壳机动队》和《铳梦》则先后被改编为真人电影)

寡姐主演的《攻壳机动队》

詹姆斯·卡梅隆监制的《战斗天使:阿丽塔》,改编自《铳梦》,预计2018年上映

因此从《头号玩家》设定上来看——未来世界,虚拟现实,独裁式公司,阶级分明的繁华中心区与贫民区所营造的HTLL(high tech,low life)等等,完全可以拍成一部带有赛博朋克式深度的神作。在看到开头的开放式虚拟现实世界“绿洲”时,我甚至期待它有机会达到和《黑客帝国》同等深度的哲学内涵——如果虚拟可以以假乱真甚至替代现实,现实还是唯一的“真实”吗?这种类似“缸中之脑”的哲学思考是赛博朋克作品中的核心辩题之一。在“企鹅帝国”统治社交圈和游戏圈的时代,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一个类似《美丽新世界》式的未来:上层掌握所有的资源,下层提供劳动以换取在虚拟世界中的全方位满足。这样的社会并不是只存在于幻想中,曾经在知乎引起广泛讨论的“三和大神”就是现实的例子。

很显然《头号玩家》中的未来仍然是充满浪漫主义的未来。这种浪漫主义实际上也为虚拟现实和电影的未来指明了一条可行的发展道路——交互与浸入,或者被称为游戏化。游戏作为一种艺术和技术,它发展速度以及前景很可能超越人类有史以来所有的感官体验形式。如果正常发展,以VR为根基的“游戏”带给人类社会的变革绝不只是《头号玩家》所表现的那么简单。

你怎么知道此时你没有戴着头盔?

我一直坚持看到字幕结束,期待能有个最后的彩蛋或者反转。这期间开了个脑洞,试想其实韦德在被萨曼莎救出来后的所有情节都是IOI为了获得钥匙而为他量身打造的“虚拟现实”……当然要是真这么拍斯皮尔伯格肯定被骂的很惨。毕竟《头号玩家》只是一部以视觉效果和流行文化彩蛋为卖点商业片,我们不能要求斯皮尔伯格在140分钟内做到更多了。

我预感《头号玩家》的票房应该会爆,希望华纳趁热打铁把它做成一个系列。在时长足够的前提下,可能我们真的有机会看到更具深度的思辨。到时候我再把第五颗星给补上。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