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寻梅 踏血寻梅 7.4分

凶杀的重现

豆瓣浅度用户
2018-04-01 19:01: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当年第一次看《踏血寻梅》的时候,对香港史以及香港电影史一无所知,看完之后毫无感觉;最近写香港电影主题的论文写的如火如荼,再回看彼年的金像奖,不由的感叹自己浅薄。

《踏血寻梅》是一部与众不同的侦探悬疑片,因为整部电影里并没有寻找凶手的悬疑,凶手一早自首,所有的悬疑都在为什么会发生暴力,暴力是怎么发生的上。

上一个十年里,无论是陈果的妓女三部曲系列还是吴君如的《金鸡》,邱礼涛的《性工作者十日谈》,都把妓女当成了拍摄对象,这并非偶然。香港贫富差距极大,在消费主义的影响下,试图跨越阶级的人数不胜数,这也催生了香港的黑帮片,枪战片,赌博片和妓女片,因为抢劫,赌博和卖淫都是最快跨越阶级的方法。

妓女群体内部有两种分类,一类是本地妓女,一类是大陆妓女。本地妓女毫无疑问是连结香港不同阶层的最好人选,大陆妓女则更多的是陆港经济情况反转的见证人。1997-2008年之间,这些直接和间接的妓女角色,通过北上深圳找鸡的情节,佐证了香港由盛转衰。1997-2008年这个期间,香港回归之后,经济上逐步依赖大陆,又经历了包括金融危机和SARS,电影里的政治性大幅下降。但是从08年开始,香港经历了几件不可言说的政治性事件,某种意识形态的东西在电影里又重新觉醒了,表现为政治性的重现和新的本地认同。

此时,作为妓女的王佳梅,再也不是香港衰落的见证人,而是一个暴力的出口。这个电影里,虽然凶手是丁子聪,受害人是王佳梅,但如果聊到政治的指向性,不如说是反应了香港本地人对于大陆新移民的态度。“暴力往往被建构和解读为本土文化对外来压力的反抗表现上”,这个凶杀案,完全可以解读为香港人面对中国文化霸权入侵的反抗。

无独有偶,表现香港人反抗中国文化霸权的电影还有著名的《十年》。作为一部电影,《十年》并非制作精良,为什么能捧走金像奖?因为《十年》煽动性强。在回归的二十年里,文化伴随着经济一同衰落,再加上资源的错误分配和对人文教育的忽视,以及对西方文化和经济价值的推崇,香港文化传媒界逐年下降,趋向低俗化和八卦狗仔化。在这二十年下成长的年轻人缺乏思考,易被煽动,《十年》就是这些低俗媒体战下形成价值观的年轻人包含情绪的冲动之作。《十年》总共五个章节,分别表达的是“大陆操纵选举”,“本地文化保留”,“方言文化入侵”,“向英国求援”和“本地人认同的崛起”。第一个和第四个短片政治性过强,暂且不讲。第二个和第三个,都是指向中国的文化入侵的:“本地文化保留”所控诉的是大陆一系列的去殖民化行动,“方言文化入侵”所反抗的是普通话取代广东话。最后一个,是港人新的身份认同:我是本地人。

《踏血寻梅》没有《十年》拍的那么张扬,传达的内容也没有那么尖锐。不同于以往的刑侦片,这部电影都集中在对暴力的回忆,重现和见证。郭富城的角色其实是翁子光的化身,在电影里重新出现在案发现场,带着观众一起体验暴力的残酷和血腥,并于每个章节拍照留念,最终,建构出文化创伤,让观众得出一个双面的教训:一是港人面对大陆人时的态度:盲目对抗毫无意义,矛盾不需要通过敌视大陆人来解决;二是港人面对中国文化入侵的态度:不要忘记自己是谁,忘记反抗。这样再回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翁子光把丁子聪塑造的这么情有可原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踏血寻梅的更多影评

推荐踏血寻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