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河流

antysen
2018-04-01 18:04:5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人在历经悲痛之时,往往会选择性地忽略或是加强对自己更为有益的部分,书上讲这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在进行外部防御。所以在面对失去的时候,我们往往更为手足无措,对幻想中的关系仍抱着期待。

米尔德丽面对女儿的房间,她写上‘dangerous’,以防回忆如火舌灼伤人,她是乖巧女儿吗?不是。她是温柔母亲吗?不是。甚至在离开的最后一刻,她们也不断争吵,以未来的惨剧诅咒自己。可能这才是真正的痛楚,无意之中说出的恶言成为真实的悲伤,要如何去解决,要如何治愈一场主人公已经走掉的事故,都不得而知,她只能不断试探,拿出三块广告牌,悲伤又倔强的守护着自己的希望。

在故事的开端,她就是那个‘安吉拉的母亲’,怪异又冷漠的女人,明明威洛比警长是个濒临绝症的可怜人,还要以广告牌的形式不断质问。没人理解她,但每个人都告诉她,要原谅。

试问一个母亲失去自己的孩子,并且孩子被轮奸又被活活烧死是怎样一种心情?世人总说能理解,可事实上感同身受这件事一直以来从不存在,真正的痛楚只有你自己知晓。所以面对着前来的教父,米尔德丽才能说出这些话,像《密阳》在神父与自己交欢中,面对天空绝望发问的女人一样。没有上帝,没有救赎,我们是鱼,无法自救,也无法得以援救,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虚幻。

如此深切的悲痛,总让我想起《海边的曼切斯特》,同样的失去,同样的无力回天,同样的默不作声的悲伤。我们可能总是没有意识到,在无形之中,我们背负着的责任感把我们压垮,让你无力招架。谁都想得救,但谁都没办法自救,因为他们把自己沉溺在罪恶之中。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