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 8.7分

一个玩家眼中的《头号玩家》

クマ吉
2018-04-01 17:18:20

这部电影让我感觉通关了一款游戏

说真的,电影结束时,我似乎是突然回忆起了第一次通关《生化奇兵》时的感受。

很难确切描述这种感受,你只是突然沉入海底,突然与世隔绝,人们就在近旁,但你如鲠在喉,不知从何而起,从何而终,像是失去了所有言语的能力。

IMAX厅中静悄悄的,我回头,每个人都陷入进极尽沧桑的惆怅之中。

就像在《仙剑奇侠传4》的结局动画中看到“爱妻韩菱纱之墓”时;就像在《尼尔:自动人形》的STAFF列表中,被全世界玩家以删除存档的代价紧紧保护在护盾中时;就像《最后生还者》结尾,乔尔放弃拯救世界而选择拯救艾莉这个半路捡来的“女儿”时。

你还能做什么呢?

除了呆呆望着屏幕,任由脸上眼泪划过——如同电影最后主角那样。

在进电影院前,我单纯只是冲着传说中的“140分钟彩蛋”而去的,想着在我海量游戏中度过的充实人生中继续加点料。

但我没想到斯皮尔伯格棋高一着,整个编剧团队是如此了解一个玩家进行游戏时的情感体验,以至于让我觉得,那些彩蛋本身已不重要。甚至极端一点,我会说这是一部由万千彩蛋构成的没有彩蛋的电影。

那种内化的情感,不是靠堆叠彩蛋就能够建构得出来的——因为那是你参与一款游戏,受尽挫折和磨难,然后战胜它,你才能体会到的情感。

参与过初代《荣誉勋章》开发的斯皮尔伯格虽然是游戏圈内有名的上古大毒奶,使得IP惨遭EA收购,更别提一部《E.T》曾经摧毁了整个北美游戏市场。

但我实在是无法想象还有谁比他更有能力操刀这部电影。

刚拿了奥斯卡的肥宅托罗吗?作为小岛秀夫的好友,他似乎更擅长创造美轮美奂的情景而非表达那些质朴笨拙的情感。

斯皮尔伯格设计了一个陷阱,让你误以为这是一部育碧广告般的特效动作大片,塞满了财主华纳不缺钱一样从各处买来的众多IP,一次性满足人们对于80、90年代所有流行文化的追忆。

但这部电影最高潮的部分呢?

只是一个玩家,一台CRT老电视,一部8位元的雅达利2600主机,一款画面简陋不堪的八十年代游戏。

就像前段时间看任天堂发布LABO纸壳子时相似的境遇。

隔离了任何未来、科幻以及朋克,一切回复到最原初也是最纯真的状态——

一个玩家用心地玩了一个制作人的游戏,制作人对他说:

“谢谢你玩我的游戏。”

玩游戏时,我们在玩什么

游戏是交互的艺术。

无数游戏机制与叙事的碰撞结合,造就了无数游戏类型。

他们各成规则,玩家参与其中,并利用规则解决问题。

正如约翰·赫伊津哈在《游戏的人》中所说的那样:游戏创造秩序,并使你自主地(Free)感觉到自由(Freedom)。

没有人会因为打篮球时不能用脚踢,而认为篮球规则有问题。

如果一个人在游戏中失败了,他更多地是会认为自己能力不济。

虽然类似《史丹利的寓言》这样的meta游戏常常会极尽所能去揭露这种看似虚假的自由,但反过来说,meta游戏的规则又何尝不是一种由“不遵守规则”的规则构成的“规则”呢?

许多玩家会严格按照游戏规则行事,另一部分玩家则会去寻找规则的漏洞,开发出规则以外的奇怪玩法——比如经典的《黑暗之魂2》中海德巨火塔龙骑兵正义杀。

也正因如此,《头号玩家》的剧本对于“游戏规则”这个概念的利用可谓相当神髓了。

既然在比赛开始时,所有的车都在往前开,那么往后开有何不可呢?也许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呢?

“违反规则试试看”这样或许称之为“潜规则”更合适的非正常行为,倒是常常会成为游戏制作人的恶趣味集中地,比如在《合金装备》中收集女优海报;当然也会给予践行这种想法的玩家一些额外的惊喜,《马里奥:奥德赛》都市中那些似乎高不可攀的楼顶,就是“规则破坏者”们的乐园。

所以当我们严肃地审视我们玩游戏到底是为了什么时,得到的只能是一个无望的解答。

那似乎是一个与现实恰好形成镜像的位面。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在现实中显然一个人并没有那么多可以作出尝试或者选择的机会。所以更偏向于将玩游戏的意义诉诸于一个天然的正义:打发时间。

既然物质文明的发展为我们节约了这么多的时间,精神文明的意义不就是把这些节约下来的时间浪费掉吗?

可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寻找一个意义?毕竟所有的价值判断都如此得罪其他人。

面对这个问题,《头号玩家》让我有点释怀的是,大抵是因为主角在最后说道:“不用通关,你只是随便玩玩。”

比起规则或者反规则,那样的体验更接近于,我想到一个词:审美。

如康德所说:美是愉悦的,且不带有任何利害。

比起白天时我们庸庸忙碌,夜晚时掌控另一个世界的命运,那种感觉要纯粹得多。

“加一条命”

作为一个业余游戏爱好者,很惊喜地看到《头号玩家》整个故事决定性的转折竟然是由一个经典的游戏机制决定的。

“加一条命”的游戏币。

那一瞬间,我比起看到高达大战哥斯拉还要兴奋万倍,而我身后的观众们也发出了像是还在沉浸《最终幻想6》时突然间玩到《最终幻想7》的惊呼声。

移动端有一款描述RPG游戏进化史的优秀游戏《进化之地》,从最早的固定场景点阵不断加入游戏设计师们天才般的各种创意,几十年沉淀,成为了如今我们能够玩到的《上古卷轴5》和《巫师3》。

这个过程中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实挺让人感怀的。

毕竟都是从0到1,比起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不如说是上帝在创世。

“世间本没有血条,人死的次数多了影响游戏体验,于是有了血条。”

去创造没有人创造过的东西,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可以说都是一件极其浪漫的事情。

《头号玩家》似乎也做到了这一点。

游戏梗电影,迪士尼《无敌破坏王》珠玉在前,近期也有索尼的《勇敢者游戏》备受好评,但他们大多都将“玩家”的这个身份群体主动忽略掉了。

这个被雪藏的群体是如此渴望被表达,以至于在《魔兽》电影上映期间穿上盔甲,拿起战斧,走进影院中,主动成为电影的一份子。

除此以外的时间里,“玩家”这个亚文化身份更像是被主流社会所嘲弄的对象。

所以我想,《头号玩家》之所以能这样打动人心,或许正是因为终于进入到了玩家群体的情感世界吧。

感谢这样了解游戏的导演,这样了解游戏的编剧,以及这样了解游戏的制作团队。

谢谢你们为“玩家”拍摄了这部电影。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头号玩家的更多影评

推荐头号玩家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