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度嫌疑人》:我要说的都在这儿了,除了真相

剑仙
2018-04-01 17:16: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三月末,东京的樱花已是满山遍野地开放。日本著名导演是枝裕和本是擅长家庭题材的好手,却用文艺片的手法拍了一部笼罩在悬疑和犯罪阴影里的《第三度嫌疑人》,把我们从明媚的春光里拉入困惑。

也许这是是枝裕和对自己突破的一个尝试。为了拍好这部电影,他甚至拉来《神探伽利略》、《嫌疑人X的献身》的主演福山雅治作为主角。

影片在一片阴暗中展开,役所广司所饰演的三隅高司杀死自己的老板并使用汽油焚尸。福山雅治所饰演的重盛朋章由于成为三隅高司的辩护律师,寻找对辩护有利的证据。影片恰到好处的背景音乐和镜头设置开始将故事娓娓道来,多场役所广司与福山雅治对台飙戏的场面十分精彩。随着调查的深入,情节一转再转,杀人动机迷惑不清。甚至到了庭审之前,犯罪嫌疑人突然推翻之前所有的证词,说检方和律师要求他先认罪才能减刑,而他是清白的。到了结局重盛朋章最后一次去探监,犯罪嫌疑人又矢口否认自己是为了保护被害者女儿咲江才故意推翻证词。

...
显示全文

在三月末,东京的樱花已是满山遍野地开放。日本著名导演是枝裕和本是擅长家庭题材的好手,却用文艺片的手法拍了一部笼罩在悬疑和犯罪阴影里的《第三度嫌疑人》,把我们从明媚的春光里拉入困惑。

也许这是是枝裕和对自己突破的一个尝试。为了拍好这部电影,他甚至拉来《神探伽利略》、《嫌疑人X的献身》的主演福山雅治作为主角。

影片在一片阴暗中展开,役所广司所饰演的三隅高司杀死自己的老板并使用汽油焚尸。福山雅治所饰演的重盛朋章由于成为三隅高司的辩护律师,寻找对辩护有利的证据。影片恰到好处的背景音乐和镜头设置开始将故事娓娓道来,多场役所广司与福山雅治对台飙戏的场面十分精彩。随着调查的深入,情节一转再转,杀人动机迷惑不清。甚至到了庭审之前,犯罪嫌疑人突然推翻之前所有的证词,说检方和律师要求他先认罪才能减刑,而他是清白的。到了结局重盛朋章最后一次去探监,犯罪嫌疑人又矢口否认自己是为了保护被害者女儿咲江才故意推翻证词。

飙戏的福山雅治和役所广司

抱着看侦探片悬疑片目的的人看完肯定用脚投票了。故事里没有与幕后黑手波谲云诡地勾心斗角,甚至都没有确定无疑地揭露真相。从我的角度看只能大致认为三隅高司是凶手,山中咲江在这当中起到关键作用,说不定还是共犯,为了保护咲江而对所有人都撒谎了。至于三隅高司的闪烁其词和谎话连篇,可能是想也体验一把操控别人命运的感觉。

是枝裕和之前谦逊地道歉:“电影比较含糊,也没说清楚真相是什么,抱歉了。”其实如果从文艺电影的角度随着电影进行边欣赏边思考,这部电影也能为我们带来不少乐趣。

首先在影片中着墨比较多的一点是导演心中对司法系统的质疑。犯罪嫌疑人很难沟通,不愿意多表露,但其实真相只有犯罪嫌疑人自己知道。证人、犯罪嫌疑人、检察官是各执一词的,对于调查案件的真相可能哪一方都是盲人摸象。在这种情况下司法系统就变得很微妙。

辩护律师本身的职业道德是帮助犯罪嫌疑人争取有利辩护。一同调查案件的三个律师重盛朋章身上表现出来的是职业性最强的。他一开始只是尽可能地挖掘对辩护有利的证据,尽管对三隅高司有利的证据不断浮现逼着他不得不试图还原事实的真相。老律师摄津大辅是最实际的。他曾经当过检察官,对司法系统的内部运作了解比较深刻,他最在乎的是作为律师辩护的成功率。显然成功的辩护会带来声誉,也就带来了业绩。而年轻律师着墨不太多,多是作为重盛朋章的副手,说话中透露出这个人物身上代表的正义感。

检察官出现的时候就是作为一个结果主义的导向,也是律师阵营的对立面。她的目的就是抓人后定罪,指责律师会“让犯罪者不能直视自己犯下的罪行”。关于法官方的态度则显得比较暧昧。重盛朋章的父亲30年前曾经判过三隅高司的一场杀人纵火案,受到时代影响制约没有判死刑而是宽大处理,但他认为这是错误的。他认为会杀人的人和不会杀人的人是完全不同的。如果当时判死刑现在就可以少一个人被害。负责本案的法官则戏份较少,有点和稀泥和尽早完事的意味。摄津大辅律师指出这是因为法官有结案数的限制,也要考虑自己的名声。

如果司法界的每一方都为了自己的欲望努力演一出戏而不在乎真正的事实真相,那这将是危险和令人绝望的。这也关联着两个次级主题:谁拥有决定他人命运的权力;人和人是隔阂和不可理解的。

司法虽然有谨慎的流程和权力的制约,然而无疑审判结果可以轻易地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十字架的形象在电影中出现数次。三隅高司在杀害老板后将其摆成一个十字架然后烧掉,在杀死自己的金丝雀后也在金丝雀的坟墓上用石子摆了一个十字架。文中隐约交代他有不幸的童年,入狱多年出狱后又在工作中受尽压迫。他感到被命运所捉弄,也想有决定别人命运的力量。司法系统每一份子都是一个普通的人,不可像上帝一样给予绝对的公正,然而他们还一样拥有决定命运的权力。卡夫卡的名作《审判》里,主人公约瑟夫·K突然被捕,他自知无罪,找律师申诉,极力加以证明,然而一切努力均属徒劳,没有任何人能证明他无罪,法院是藏污纳垢的肮脏地方,整个社会如同一张无形的法网笼罩着他,最后被杀死。这部电影某种程度也是在向这个思路致敬。

至于人和人的无法理解,则集中表现在主角重盛朋章身上。他始终无法弄清三隅高司的想法,也无法和自己的女儿心灵相通。这两条线是一个对比。他的女儿并不安分,在外闯祸,一样的善于伪装,偶尔又真情流露。借重盛朋章父亲之口,导演提示我们连至亲都无法相互理解,又如何去理解一个陌生人。如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谎言,那靠沟通、询问、作证等方式得来的真相也未必是真正的真相。

是枝裕和想要表现的东西又多又杂。在电影里还采取了不少丰富意蕴的设计。

在去北海道的火车上重盛朋章睡着了,梦见自己和三隅高司及三隅高司的女儿一起打雪仗,在打雪仗结束后他们躺在地上。三隅高司和他女儿躺成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而他在旁边手脚打开。这个情形除了十字架形象再一次出现之外,还让人想起达芬奇的画《维特鲁威人》。这仅仅是一个无心之作、导演的小玩笑还是作者想借文艺复兴表达以人为中心?我们不得而知。

《维特鲁威人》十字形的体态和张开手脚的体态,与雪地上的躺姿十分相似

重盛朋章的第二个梦中梦到杀人的人是三隅高司,也是山中咲江,两个人做了一样的擦脸上的血的动作。在庭审结束后,重盛朋章自己也做了这个动作。片名《第三度嫌疑人》也可以翻译做第三次杀人。这里考虑起来,可能导演想说思想上杀人(咲江)是第一次杀人,行为上杀人(三隅高司)是第二次杀人,而司法系统罔顾事实进行判决是第三次杀人。由于影片的模糊性,如果理解咲江在杀人事件中的作用不同,也可能会得出对于第一次第二次杀人所代表的意思不同的结论。

第一次与第二次杀人

第三次杀人

在庭审过后最后一次探监,导演专门利用玻璃的倒影,将重盛朋章的头与三隅高司重叠在了一起。重盛朋章似乎是终于进入了三隅高司的思想中,但在三隅高司的否定中,重盛朋章又将自己的脑袋退了出去。

影片里金丝雀是一个象征。它们被养着,和三隅高司、山中咲江一样是不能主宰自己命运的,要么被在审判中杀死,要么在生活中因为缺乏谋生能力而死去。影片靠近末尾三隅高司似乎发现了一只自己放生的金丝雀,这是否是暗示山中咲江还是会有一个相对光明的未来?金丝雀重盛朋章发现五只尸体,连上放飞的一共有六只。《圣经·创世纪》里记载上帝在第六天造人,这是又是一个巧合还是恶作剧?

是枝裕和想要在影片里表现的东西太多,把人引入含混不清中。我们只能像影片结束部分的主角重盛朋章一样迷惘地在一片樱花里望着天空。电影已经拍完,所有的解读都属于观看者。电影里的人物还原不了真相,我们连还原是枝裕和的本意也做不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8)

查看更多回应(8)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