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恨将人生吞活剥,变成一具寻找希望的怪物

河童在哪里
2018-04-01 14:49:0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开场,三块破落的巨幅广告牌矗立在雾气升腾的灰绿荒野中,彷佛驻足于噩梦里的失落灵魂。伴随着背景音乐悠扬旋律下涌动着巨大悲怆的女高音,主角出场,不见任何表情的脸,在看到广告牌上残缺婴儿画像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动摇。

米尔德雷德的女儿与自己吵架后负气出走,在路上被强奸杀害,但案件过去了7个月,凶手仍未归案;某日清晨,米尔德雷德同往常一样,在女儿出事的公路上开车游荡,经过路边三块广告牌时,萌生了将案情涂刷在广告牌以此向世人控诉警察无能的想法,而正是这样的想法被孤注一掷实施后,命运的车轮开启了新一轮转动。

漫溢着仇恨的潮水,将女主溺毙,只剩愤怒的躯壳苟行于世。即便得知警长威洛比身患癌症,即便对方真诚坦言,也依旧坚持自己不近人情的做法甚至恶言诅咒,提出国家应该从婴儿时期监控所有男性的疯狂观点。出行在外裹一身硬汉风格的连体工装衣,高高绑起的凌乱头发,眉宇间充盈着暴戾的气味,即便是在优雅的餐店用餐时也一如既往。只有夜深人静坐在被柔和月光笼罩的女儿房间里,才会褪下野兽的皮囊,一袭长发披肩,对着脚上那双女儿的粉色拖鞋自言自语做起玩偶小游戏。

警长威洛比的自杀将女主推上风口浪尖,这头野

...
显示全文

影片开场,三块破落的巨幅广告牌矗立在雾气升腾的灰绿荒野中,彷佛驻足于噩梦里的失落灵魂。伴随着背景音乐悠扬旋律下涌动着巨大悲怆的女高音,主角出场,不见任何表情的脸,在看到广告牌上残缺婴儿画像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动摇。

米尔德雷德的女儿与自己吵架后负气出走,在路上被强奸杀害,但案件过去了7个月,凶手仍未归案;某日清晨,米尔德雷德同往常一样,在女儿出事的公路上开车游荡,经过路边三块广告牌时,萌生了将案情涂刷在广告牌以此向世人控诉警察无能的想法,而正是这样的想法被孤注一掷实施后,命运的车轮开启了新一轮转动。

漫溢着仇恨的潮水,将女主溺毙,只剩愤怒的躯壳苟行于世。即便得知警长威洛比身患癌症,即便对方真诚坦言,也依旧坚持自己不近人情的做法甚至恶言诅咒,提出国家应该从婴儿时期监控所有男性的疯狂观点。出行在外裹一身硬汉风格的连体工装衣,高高绑起的凌乱头发,眉宇间充盈着暴戾的气味,即便是在优雅的餐店用餐时也一如既往。只有夜深人静坐在被柔和月光笼罩的女儿房间里,才会褪下野兽的皮囊,一袭长发披肩,对着脚上那双女儿的粉色拖鞋自言自语做起玩偶小游戏。

警长威洛比的自杀将女主推上风口浪尖,这头野兽用最决绝的方式发泄不满与抗议——纵火警察局。情节发展到此进入高潮,背景音乐切换为开场的《the last rose of summer》:当真挚的心已枯萎, 所爱的人已逝去, 谁还愿留在这荒冷的世上独自凄凉。

这是一首战歌,又是一曲挽调。

无处寄托支离破碎的心,没有满意答案可以告慰灵魂,仇恨的种子在这片濒临绝望的土地落地生根,汲取所有怨怒的养分,滋生出枝繁叶茂的牢笼,吞噬所有的理性,剥离对爱与美好的希冀,变成与心魔孤军对战的怪物。广告牌的焚烧泯灭,成了压死怪物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仇恨却有着让怪物起死复生的力量,主角身处绝境却不曾泯灭希望,尽管这“希望”的代价是失去自由心志。正如儿子曾向她提出的疑问,鸟儿会得癌症吗?

鸟儿没有心魔的枷锁,没有爱恨纠结,只有自由的灵魂;对爱的欲望,让人们不断保持寻找的态度,失去所爱的心病变成了无法治愈的癌症。

影片的尾声部分,警员狄可森拿到了嫌犯的DNA却发现结果并不匹配,但坚信这就是他要找到的结果,在舒缓的歌声中,女主和警员带上猎枪,出发于阳光与鸟鸣的清晨,踏上未知的前路。

开放式结局,主角是否真正得到了救赎,这也许是个无解的答案。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