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 黑豹 6.4分

豹的跳跃?瓦坎达王国的兴盛与危机

diaoduoxi
2018-04-01 14:45:09

“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旦觉醒,将会震惊世界”,这话据说是拿破仑说的。其实他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最近发生的一连串轰动事件,让僻处中非腹地默默无闻的小国瓦坎达暴得大名。当黑豹在首尔的街头轻舒猿臂、款扭狼腰,用他价值连城的振金利爪撕烂汽车顶棚,活捉臭名昭著的国际军火贩子克劳的时候,孤陋寡闻的西方社会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世界上除了有只睡狮,竟然还藏着一头睡豹!

闭关锁国、部落酋长制、农牧业人口占绝大多数……无论从哪个方面考量,瓦坎达都有资格列入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援助名单。

磁悬浮、隐形喷射机、遥感模拟控制技术、还有取之不尽的稀有金属矿藏……无论从哪个因素评判,瓦坎达都拥有令超级大国汗颜的科技实力和资源优势。

上述自相矛盾的情形已经足够有趣,而最近的宫廷政变,又差点让这片神奇的土地成为“世界革命”的策源地。无论如何,瓦坎达王国的兴盛与危机已经不再局限于非洲内陆的地区事务,它的影响必将波及整个世界

...
显示全文

“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一旦觉醒,将会震惊世界”,这话据说是拿破仑说的。其实他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最近发生的一连串轰动事件,让僻处中非腹地默默无闻的小国瓦坎达暴得大名。当黑豹在首尔的街头轻舒猿臂、款扭狼腰,用他价值连城的振金利爪撕烂汽车顶棚,活捉臭名昭著的国际军火贩子克劳的时候,孤陋寡闻的西方社会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世界上除了有只睡狮,竟然还藏着一头睡豹!

闭关锁国、部落酋长制、农牧业人口占绝大多数……无论从哪个方面考量,瓦坎达都有资格列入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援助名单。

磁悬浮、隐形喷射机、遥感模拟控制技术、还有取之不尽的稀有金属矿藏……无论从哪个因素评判,瓦坎达都拥有令超级大国汗颜的科技实力和资源优势。

上述自相矛盾的情形已经足够有趣,而最近的宫廷政变,又差点让这片神奇的土地成为“世界革命”的策源地。无论如何,瓦坎达王国的兴盛与危机已经不再局限于非洲内陆的地区事务,它的影响必将波及整个世界。


兴盛之谜:瓦坎达黑科技是怎么来的?

根据官方的说辞,在远古时代,一颗巨大的陨石从天而降,它所蕴藏的外太空稀有金属“振金”为非洲瓦坎达地区带来了奇迹。当地土著发现了“振金”神奇的特性,并以这种资源为核心,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独立开发出了一整套令人叹为观止的“振金科技体系”。正是凭借这一由黑人在黑非洲原创的黑科技,让瓦坎达王国拥有了超凡脱俗的文明程度和生活水平,连自诩为人类文明中心的西方世界也瞠乎其后。

从地图上看,瓦坎达不过是夹在肯尼亚、乌干达、埃塞俄比亚中间的穷乡僻壤。

在瓦坎达,你可以领略未来都市的胜景。鳞次栉比的优美建筑在高山和峡谷间熠熠生辉,由无人驾驶系统操控的磁悬浮列车、喷射机和掠行艇穿梭其间。整座城市仿佛并不处于非洲,也不位于地球,而是来自外星的奇妙幻境。

在瓦坎达,你也可以饱览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山峦叠翠,瀑布悬湖,犀牛和斑马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悠闲地进食和散步,静静地看着远处的金合欢树被夕阳染成一片深红。瓦坎达人民风淳朴,他们以部落为单位,恪守着古老的习俗和传统,大多从事无公害的农牧业。噪音、污染、交通堵塞和犯罪率等大都市病,似乎都与这里绝缘。正所谓“人间天堂瓦坎达,山清水秀人干练。你若有幸来转转,客死他乡无怨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果真名不虚传。

淳朴的瓦坎达部落民,绝不会对你乱收费

那么问题来了。在一个部落酋长制大行其道的地方,在一个绝大多数人口都在从事第一产业的国家,怎样支撑和运行一个高科技的未来社会?

众所周知,影响科技水平发展的因素有很多。其中最关键的因素,一是社会环境。国际间的交流、沟通、合作和竞争——尤其是战争,会对科技发展产生极大的需求和动力。从终结中世纪的火药,到二战催生的原子能利用,以及肇始于美苏冷战的宇航技术,人类每一次革命性的科技飞跃无不与战争和国际竞争息息相关。

人类绝大多数的“黑科技”,都是战争的产物

而科技又是无疆界的,各国科学家通过学术上的交流与合作,群策群力,共同提升人类的科技水平。瓦坎达极端的闭关政策,一无经贸往来,二无文化交流,三无价值输出,四无战争威胁,守着一万吨振金与国际社会隔绝千百年之久,强烈透露出一股“肥水不流外人田”式的部落小农意识,似乎根本缺乏发展科技的动力,也不能分享国际科学界的最新成果。在这种封闭环境下,即便有一些经验性的科学技术,因为缺乏外部借鉴,也很难迭代进步。如此说来,瓦坎达的高度发达的黑科技,如果不是人类历史上万中无一的特例,那确实是“黑”得可疑。

同样,科技发展离不开人类文明的总体进步。科学家、工程师、商业精英、政治领袖、还有文艺巨匠相互作用,共同创造了现代社会的繁荣与文明。一个高科技的社会不是凭空就能运转的,它需要与之相匹配的高素质的社会成员的分工、合作和创新。瓦坎达高度自动化的科技社会,必然需要一大批受过高等教育,掌握先进的科学知识和技术的专业人才提供服务。

1930年代美国工厂的组装车间,工人阶级是这一时期的产业大军。

可是大部分瓦坎达国民的生活方式仍然停留在前现代社会,他们放放犀牛、卖卖烤串、吃饱喝足载歌载舞,人人丰衣足食,游手好闲,和落后邻国的非洲大兄弟别无二致。在瓦坎达都市的街道上,除了部落民、酋长和国王卫队这些标准的氏族公社活化石外,竟然没有一个职员、教师和专业技术人员模样的人物出现;偌大一个科研中心,竟然只有国王的妹妹一个人在那里管事,真乃咄咄怪事。

未来城市瓦坎达的街景,第三世界城乡结合部即视感

那么,有关瓦坎达黑科技的真相,恐怕就不像官方宣传的创业史那样单纯了。瓦坎达的“现代化”极有可能是通过某种政治交易换来的,而且交易对象非同一般。历代国王,也许是同某个国际科技集团,甚至是和外星人做了交易,以振金为代价“买进”现代化。国王和酋长等上层贵族通过垄断这些引进的黑科技改善了瓦坎达的生活水平,用福利政策换取部落成员的忠诚,从而稳固自己的统治。同样,黑科技也被用来制造战斗机、振金战甲和武装国王卫队,以便有效镇压部落成员的反抗和应对外部威胁。就这样,一个非洲大陆的“美丽新世界”诞生了。它比迪拜更神秘,却并不比后者更坦率。西装革履的国王、王子和公主们成群结队地出入维也纳、柏林、巴黎和纽约的深宫广厦,就像当年的阿拉伯油王一样,与西方世界的权贵名流把酒言欢、一掷万金,顺便显摆一下那些来路不明的新鲜玩意儿。

他们用华丽的羽毛小心翼翼地遮掩着原始的内核,编织出一个漏洞百出的盛世神话。就像在战场上横冲直撞的黑豹,没人会告诉你,他的天赋神勇只是因为服用了“祖传秘方”。


危机之鉴:“金钱豹革命”会成功吗?

瓦坎达看上去是一个理想国,然而这个理想国竟然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政治风波。现任国王兼超级英雄“黑豹”特查拉(T'Challa)被国际恐怖分子埃里克·基尔蒙格(Erik Killmonger)发动的宫廷政变所推翻。

实际上,这位埃里克先生也是瓦坎达王室成员,被称为贾达卡王子(Jadaka)。埃里克的父亲利用职务之便赴美生子,随后因涉嫌极端政治活动而被前任国王处死。作为幸存的王位觊觎者,埃里克此次归国夺权,除了复仇之外,更有实现乃父遗志的宏愿——那就是以瓦坎达为根据地,出钱出枪出人,发动全球范围内的黑人同胞进行暴力革命,终结西方白人主宰世界的格局。埃里克以其遍布全身的刻印形似豹纹而得诨名“金钱豹”,所以这场声势浩大的武装斗争计划也被称之为“金钱豹革命”。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金钱豹身上的每道刻痕都是一条人命

根据金钱豹埃里克的观点,无论是非洲贫穷落后的现状,还是黑色人种在全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所遭受的种族歧视和奴役压迫,无不是白人殖民主义所酿成的恶果。要让黑色人种获得最终的自由和解放,武装斗争是唯一有效的手段。瓦坎达应该成为这场波澜壮阔的黑色革命的领导者和兵工厂。这套“革命理论”并不新鲜,无非1960年代第三世界反殖独立运动的老调重弹,只是把暴动范围扩大到了全球,又披上了一件种族斗争的外衣,因而隐隐有了纳粹的气味。如果把“种族”的概念换成“信仰”,那这场革命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的“圣战”也大同小异。不过,金钱豹革命的逻辑隐含的两个假设倒颇为有趣:

在白人殖民者涉足黑非洲之前,黑人一定过着田园牧歌般的幸福生活。

在白人殖民政权被消灭殆尽之后,黑人一定能够建立起一个更美好更繁荣的新世界。

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当西方在非洲的殖民尚未开始之前,黑人社会普遍处于原始的氏族公社阶段。封闭的环境造成了文化上的蒙昧与野蛮,落后的生产力也不可能为黑人提供繁荣与富裕的生活。频繁的部落战争,让和平也成了天方夜谭。残酷的杀戮、奴役和大规模种族灭绝在当时是家常便饭。17世纪,与西方在南非的殖民同步,一支从中非喀麦隆高原向南迁徙而来的黑人部落也在大肆扩张地盘。它们所到之处,当地的土著被屠杀殆尽,他们占据土地,建立政权,其中一支被称为祖鲁人。祖鲁人的国王恰卡极为嗜血,在他发动的部落战争中,共有200万人丧生。祖鲁人还有活人献祭的传统,每逢国王的寿辰,常常有数以万计的俘虏身首异处;恰卡的弟弟丁冈,仅仅是做了一个“神启”的梦,就能毫不犹豫地杀掉数千名年龄不满三岁的本族幼儿……相比之下,白人殖民地总督再怎么残暴,也不可能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搭人头塔助兴,更不会仅仅因为做了一个大头梦就去堂而皇之地屠戮妇婴。

非洲部落战争从一开始就充斥着杀戮和流血,并不比世界其他地方更和平

而在饱受抨击的黑奴贸易中,最可耻的角色其实是非洲当地的黑人酋长们。在黑奴贸易最为兴盛的17-18世纪,西方尚未深入非洲腹地,白人奴隶贩子只能止步于非洲沿海,从当地酋长手中接收他们从内地转运而来的黑奴。黑奴来源不仅是非洲各部落的战俘,甚至包括部落内部的自己人。有许多非洲小王国的酋长习惯出售自己的子民来换取白人提供的各种奢侈品。

黑奴并不被当作人来看待,在他们的家乡尤其如此。

讽刺的是,结束黑奴贸易的主要力量反而是白人的大英帝国。英国在18世纪末废除黑奴贸易后,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督促世界各国抵制黑奴贸易。很多黑人酋长对此表现出极大的不满,认为英国人断了他们的财路。马达加斯加国王就因为禁止贩奴的问题与英国反复发生摩擦,最后在英国同意予以经济援助后才勉强消停下来。


在历史事实面前,第一个假设看来是不成立的。那么第二个假设呢?

二战结束后,欧洲列强的殖民体系宣告瓦解。它们在非洲的殖民地纷纷独立,建立起一个个黑人当家作主的新国家。白人终于滚蛋了,那么黑非洲就应该会欣欣向荣,从此成为人间天堂了吧?答案显然又不太妙了。在一个不具备现代文明基础的地方,当外来的文明秩序崩溃之后,新崛起的土著暴发户所能做的,无非是捡起固有的陋习,然后倒退到往昔的蒙昧岁月。独裁暴行、军阀混战和种族仇杀轮番上演,混乱的阴云又重新笼罩在黑非洲的头上。在东非的乌干达,原来在英国殖民军团里削土豆的伙夫伊迪·阿明鸡犬升天,成为终身总统。在他长达18年的黑暗统治时期,共有30万乌干达民众惨遭屠戮。

阿明总统玉照,他放进嘴里的零食可能是人肉

在刚果,蒙博托和卡比拉父子相继统治的50多年里几乎民不聊生。在1993-2003年间的动乱又至少造成350万人死亡;中非的统治者博卡萨的暴行登峰造极,对治下的臣民动辄割耳断肢,甚至仿效拿破仑,花费2000万美元的巨资自我加冕为皇帝。他还有一些令人发指的怪癖,比如食用人肉,以及将犯人拷打致死后投喂猛兽。至于把索马里搞得遍地海盗的艾迪德,让津巴布韦人人都是亿万负翁的穆加贝,更是等而下之。在独立后的半个多世纪,非洲的状况还是令人沮丧,这又该怪谁呢?

博卡萨“皇帝”御极,那行头可比黑豹拉风多了


事实上,金钱豹全球开花的所谓“革命”不过是一个幌子。正如本拉登和巴格达迪的“圣战”不过是谋求领袖地位的手段一样,着眼点都是为了夺取本国的政权。他们都是被权力中心边缘化的人物,按部就班恐怕永远等不到出头的一天。金钱豹很清楚,瓦坎达国王登基大典的决斗挑战不过是走走过场,国王是谁并不重要,部落派系共治早已成为政治原则。他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干掉特查拉,打破派系共治原则,就不能不考虑通过某种方式让自己永不下台,否则一旦派系势力通过同样的方式反扑,他必然会因为践踏政治道义而身败名裂。于是所谓全球黑人革命便成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在这场旷日持久、愈演愈烈、几乎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中,金钱豹将有充裕的时间和机会扔石头、挖墙脚、掺沙子,清洗吞并瓦坎达原有的政治势力,从而建立起新的强有力的个人极权体制。

不幸的是,金钱豹的如意算盘还没开始打就已经失败了。法统的力量毕竟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特查拉内有心腹死党,外有盟邦撑腰,必要时还有CIA外援协助,他甚至收容了国际通缉要犯美国队长和冬兵这两个杀神来当客卿,以备不时之需。在百忙之中下几步闲棋,很有必要。关键时刻,还是得靠这些人里应外合,才能重新把大位给夺回来。


破局之策:瓦坎达为什么要“改革开放”?

经历政变的重大风波之后,重掌大权的特查拉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举动:宣布瓦坎达全面对外开放,欢迎各国分享振金资源和进行科技交流。有人说这是出卖国家利益,因为对外开放会导致振金外流,让外国势力自由进出瓦坎达,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云云。实际上,统治者眼中的“国家利益”,永远不会是什么抽象的东西,它只能是权力!金钱豹政变引发的内部反叛让特查拉心有余悸,原有部落派系的忠诚度已经非常不可靠了。“攘内必先安外”,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求助于外部力量的介入,才能达成新的政治平衡,并借由外交捞取新的政治资本。

此外,政变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国际影响。在国际社会眼中,瓦坎达已经成为一个潜在的严重威胁。它的君主继承制度存在致命缺陷,让这个国家很容易落入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和狂人掌控之中,它的黑科技随时有可能被用于发动新的恐怖袭击和世界大战。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维持不透明的闭关政策,无疑会大大加深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大国的疑虑,反而有损于国家安全。

所以,特查拉在联合国大会上提出全面开放的政策并不是理想主义的无谋之举。“智者建桥,愚者筑墙”的弦外之音,是为了在方便的时候“借师助剿”。而把反贼的老巢变成外事活动中心,也有统战内部激进派的意义,可谓老谋深算。瓦坎达的对外开放将是一次名副其实的“豹的跳跃”。它产生的影响究竟如何,它和平与发展的承诺会五十年不动摇吗?应该对此刮目相看还是大跌眼镜,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92
13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6)

查看更多回应(16)

黑豹的更多影评

推荐黑豹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