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 人到中年 7.8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看过

《人到中年》是在中国电影界摒弃高大全、假大空的创作程式,回归现实主义传统的背景下创作的,现实主义是这部影片的创作基调,写实风格是这部影片的形式追求。

它首先表现在题材的选择上。极“左”文艺出于某种意识形态的需要,往往文过饰非,歌舞升平,粉饰现实的本来面貌,掩盖生活的阴暗面和难如人意之处。这部影片的创作者却以现实主义的勇气和胆识,记录了当时的中年知识分子身负重荷却生活艰难的真实境遇,描写了他们鞠躬尽瘁、尽职尽责的精神和品格。主人公陆文婷到医院18年了,她医术精湛,工作出色,担负着眼科通常是主任医师才能做的手术工作,而且是一天之内连续不断地做几个手术,长年累月地超负荷运转,却没有得到任何晋级提升,工资一直是56元半。他们一家四口住的单间小屋里只能放下一张书桌,如遇夫妇两人都得伏案工作,陆文婷的丈夫付家杰就得卷起被褥,以床当桌。陆文婷工作紧张、繁忙,无暇照顾孩子,料理家务,终于积劳成疾,得了心肌梗塞。这确是党的知识分子政策落实之前,中年知识分子生活的真实写照。影片公映后,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和共鸣,就是因为影片首先吻合对应了观众对现实主义电影的期待心理。纪实影片的接受心理学指出:观众对纪实电影的期待,起因于他希望看到自身。观众看电影如同照镜子一样,确认自己与自己的镜像同一。尽管银幕形象不同于镜子对人像的反映,但由于纪实电影极其逼真地表现了人的本貌和生活的本貌,观众愿意像认同自己在镜中的形象那样,向电影的画面认同,并通过镜头录制的形象认识自我,观照自我,意识自我,使观众自己看自己、自己认识自己、自我宣泄的愿望得到满足。《人到中年》所摄录的陆文婷的身心疲惫感,正是当时相当一批知识分子力不从心的原本心态,摄影镜头中十几平方米的小屋拥挤憋闷,代表着当时相当一批知识分子的生存空间,观众也就不由自主地亲近认同,置身其中,为之动情落泪,为之揪心扯肺,为之嬉笑怒骂。

影片不仅追求镜头画面与生活表象的趋近,而且追求一种心理情绪的真实。为了达到这种真实,影片顺应了当时纪实美学所倡导的非戏剧化主张,它在结构上不设计浓缩生活的戏剧冲突,而是根据人的情绪发展和意识流动安排影像流程。在叙事上,虽然以抢救陆文婷的场面开始,然后从陆文婷与焦部长见面起倒叙,但在倒叙部分里,叙事是以陆文婷给焦部长、王小曼、张大爷诊断、检查、手术、治疗为顺序的,合乎生活本身的逻辑。在这一系列现实空间的纵向叙事链条中,创作者不断横向地插入主人公心理空间的闪回镜头,例如孙主任得知陆文婷心肌梗塞的消息后,回想起陆文婷18年前来眼科报到时的情景。陆文婷在半昏迷中,模模糊糊地看到付家杰时,意识中浮现出她与家杰的恋爱过程,焦部长在手术台上猛然想起当年陆文婷给自己动手术的紧张时刻。这一个个横向的小穿插,都是心理活动的需要,情绪发展的需要,特别是陆文婷在生命垂危之际影像叙事插入陆文婷的意识流动:陆文婷小小的身影在无边的沙漠中艰难跋涉,踉跄跌倒……让观众从视觉上感受到一种身心极度疲乏的无力感,深刻地揭示出一种心理真实。

影片真实感人的另一重要原因是表演的生活化。演员潘虹为塑造好陆文婷,不断到生活中了解体验这一代知识分子。她在《角色备忘录》中写道:“在生活中,我找到了角色的根,几个,几十个,成千上万,他们是整整一代人。”由于深刻地认识和体验,她把陆文婷的精神特质确定为“忍”,忍受,忍让,忍耐。“她需要忍受连续手术带来的体力上的疲乏,她需要忍受社会上的旧习惯和新权势,她需要忍受对丈夫不能尽到一个妻子责任的内疚,她需要忍受物质的贫困和生活的艰辛。”“在陆文婷温柔而病弱的外表下,有一种超出常人的巨大克制力,这就是陆文婷这个人物的魅力所在”。潘虹正是用这一基调贯穿人物精神状态的始终,用它来表现这一平凡女性的美德,揭示她那种高尚的自我牺牲精神,因此潘虹没有表面化、概念化地抓戏,没有大幅度地夸张表情和动作,而是注意表演处理上的分寸。例如她以平静的语调回答“马列主义老太太”不合情理的苛求和指责,她聚精会神的表情,老练沉着的动作,表现出陆文婷对本职工作的精益求精。她以疲惫的身体形态抱着佳佳穿过车水马龙的大街,深刻显现出母爱的力量和母亲的艰辛。她与导演密切配合,仅用那一双忧郁疲乏然而透出坚韧执著的眼睛,就传达出陆文婷丰富的精神内涵和深刻的人格力量。在“家宴”那场戏中,付家杰、刘学尧、姜亚芬发牢骚外露而直率,而潘虹却把握住角色在此时此刻的特殊外部行为的分寸,默默地坐在一旁,仅淡淡地说了两句话:“我是最自私的。”“你不能不走吗?”这种处理体现出陆文婷性格中的文化深度。在中国文化中,女性被安排在从属丈夫的位置上,服侍丈夫,哺育孩子,料理家务被视为她们的职责和美德。陆文婷为了工作没有尽到女性责任,于是产生了中国文化的“女性内疚”。这种内疚虽然用的是一种淡淡语调顺口说出,却告诉我们它在陆文婷心头盘绕已久。观众也为这种自责而深深地感动。而“你不能不走吗?”却潜含着对这片土地的信赖和依恋,体现出陆文婷性格的特殊艺术魅力。

银幕陆文婷问世的时候,原作的文学形象陆文婷早已深入人心,要想使陆文婷的电影形象获得观众和原作者的认可是颇为困难的,然而它仍然感动了千家万户。原作者谌容多次撰文赞誉潘虹的表演,并且说:“我听了很多关于她为塑造这个人物而作种种努力的故事,那本身也是一篇动人的小说。”潘虹表演的成功,是她深入生活体验角色的成功,也是电影趋近现实的成功。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人到中年的更多影评

推荐人到中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