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形物语 水形物语 7.2分

一个幼稚中年的童话幻想

小生故事多
2018-04-01 11:37: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你不会不知道,电影原来,就是造梦的。

在一切开始之前,我想暂且荡开两笔,谈几句本片的译名。

《The Shape of Water》,国内普遍以《水形物语》作为本片的中译名,我不知这是陀螺的首肯还是某位前辈一时的心血来潮。初闻此,在下一度以为是哪部日漫摄录影版了。

“物语”一词,在日语中有“故事、传说”之意,近乎成为一种专门的小说体裁,用于译介本片可以说并不十分恰当,倒不如直译为“水的形状”,水梦幻、温暖、多变,在导演观念中,也是“爱的形状”。

国内评判电影的普遍标准,基于内容至上的观点。剧情是影片的骨骼,思想是它的灵魂,人物如同肌腱附着其上,而画面、音乐、人物形象是包裹一切的皮肤,科技特效只是不同颜色的衣裳。

所以对于水形的恶感,很多时候是由于这实在是个太直白浅显的故事,太缺乏真实感:一个来历成谜的哑女爱上一个来自南美的鱼人,他们相互吸引、注视、舞蹈、交合,当然一定有一个从中阻挠的反派,一群伸出援手的小伙伴,一个有些伤感但一定美满的结局。淡泊羸弱的内容如同低矮山丘怀抱着的湖泊,一眼望得到底,通

...
显示全文

你不会不知道,电影原来,就是造梦的。

在一切开始之前,我想暂且荡开两笔,谈几句本片的译名。

《The Shape of Water》,国内普遍以《水形物语》作为本片的中译名,我不知这是陀螺的首肯还是某位前辈一时的心血来潮。初闻此,在下一度以为是哪部日漫摄录影版了。

“物语”一词,在日语中有“故事、传说”之意,近乎成为一种专门的小说体裁,用于译介本片可以说并不十分恰当,倒不如直译为“水的形状”,水梦幻、温暖、多变,在导演观念中,也是“爱的形状”。

国内评判电影的普遍标准,基于内容至上的观点。剧情是影片的骨骼,思想是它的灵魂,人物如同肌腱附着其上,而画面、音乐、人物形象是包裹一切的皮肤,科技特效只是不同颜色的衣裳。

所以对于水形的恶感,很多时候是由于这实在是个太直白浅显的故事,太缺乏真实感:一个来历成谜的哑女爱上一个来自南美的鱼人,他们相互吸引、注视、舞蹈、交合,当然一定有一个从中阻挠的反派,一群伸出援手的小伙伴,一个有些伤感但一定美满的结局。淡泊羸弱的内容如同低矮山丘怀抱着的湖泊,一眼望得到底,通透而静谧,轻盈着失去了重量。

纯粹给了它易碎的美感,也给了它等闲无法改变的缺陷。作为一部提名13项奥斯卡,最终摘获包括最佳影片在内四项大奖的电影,它显得过于浪漫、过于简单了。涉及社会边缘人士:同性恋者、有色人种、女性、残疾人士的那些描绘——无论它是以政治正确为核心,还是导演墨西哥移民的同理心——附着在主体单一的剧情线上,成为一种无关紧要的点缀,根本无法撼动主线分毫。

影片中,主演的表现可圈可点。作为“怪兽专业户”、“陀螺御用演员”的Doug Jones将鱼人饰演得懵懂无知又充满野性,孩童真挚的目光和野兽强大的攻击性结合得没有丝毫违和感,加上精湛的怪物化妆和服装道具(皮肤的荧光来自紫外线和紫外线涂料,片中鱼鳃的翕动受连接于服装的电子元件控制)令人无法自制地印象深刻。喜欢陀螺风格的观众在观影时看到这个喜食鸡蛋的大家伙很自然会产生《地狱男爵》中鱼人的联想,两栖生命收敛利爪,张开宽厚的胸膛,小心翼翼环抱着Elisa的样子,也与剪刀手爱德华极为相似。

如果说道具的遮挡让我们只能通过行止和低吼来感知鱼人的灵魂,Ceilia Hawkins扮演的Elisa虽然不能说话,却为我们提供了更直观的呈现:神态、手语、肢体动作、在玻璃窗上划动的手指,楼梯间欢快的旋转和踢踏,深情凝视时内心最大音量的歌曲告白,这些都告诉我们,那并不美丽的躯体里住着怎样一个有趣的灵魂:她孤独、却不觉其为孤独;有着平凡忙碌的工作,寥寥数个好友;她喜爱电影、书籍、音乐、舞蹈,欣赏一切美好事物,渴望红色的高跟鞋和连衣裙。她那么普通,普通到“就像我们坐公交时会遇到的那种人”,过着再规律不过的生活,有着再正常不过的对爱的渴望。

陀螺导演的电影中,很多都是先确定演员,再围绕他进行剧本的细节设计,很多时候会写几页长长的人物设定,反过来让演员们以此修正自己,所以主人公们如此浑然天成,在一部并不需要有多深刻的爱情童话里,展现出了他们最好的样子。

可惜的是,仿佛所有精力和雕琢都给了主角,配角的形象就远没有如此真实、生动。他们的言行处处充斥着刻意安排的气息——尽管影片一直试图通过生活小事来丰富性格——还是扁平得无可救药,以致观影完成后我只留下了类似“那是个唠叨泼辣但很讲义气的黑人大妈”,“这是个颇有审美情趣还挺纯情的同性恋画家老头子(他养了一屋子猫)”,“那是个情感丰富、心底善良的苏联间谍”这样标签化的印象。更糟糕的一点,在重要反派人物Strickland的塑造上,尽管导演已经用受吹捧买下最贵的“水鸭色”轿车、对着镜子自虐式加油甚至爱好安静的独特性癖来使其立体可感,进而拔升人无黑白的概念,观众能感受到的还是夸张和可笑,用个更准确的词:儿戏。这不得不归结于本片的非严肃的童话架构。

童话啊,哪怕在文学创作领域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众题材,虽说近年来逐渐摆脱了一点儿(只有一点儿)“童话就是写给小孩子看的没技术含量的低幼读物”的偏见,许多人群对其的接受度依旧很低,尤其体现在广大男性身上。这部分观影人群对有着童话内核的《水形》也有着相似的观感,普遍认为不切实际、过度煽情、逻辑漏洞女娲都补不上。

观点与事实具在,对此笔者基本没有粉饰和辩解的欲望,但是观察到并强调诸如“卫生间注满水时马桶也浸着啊!”这样细思极恐的细节,未免也太存心令人不快了。

基于上述某些缺陷,许多影评人为夺人眼目批判电影为不值一提的“垃圾”,由此质疑奥斯卡公正性,我们都知道这带有太强的主观性(想想《x时代》《五十度x》)。最佳影片颁给一部怪兽片,冲击力堪比鲍勃摘下诺奖,委实刺激了诸如在下这等“老派人士”并不坚强的心脏。然而就某种层面而言,这是否意味着这些日渐衰老趋于腐朽的大奖们,终于缓缓起身,舒展了一下筋骨,预备换一口新鲜的空气了呢?

平心而论,这一场美轮美奂的跨种族恋情,昏暗幽绿的水中,高大和娇小相拥,真的没在某个时刻让你为这不可描述的美震撼,最后丧失言语吗?片中投喂鸡蛋时那仿佛雏鸟破壳生命萌发的配乐,Strickland追踪Elisa一群人时压抑迫切的曲调,饶是不通音乐也觉得恰到好处。至于电影的场景布置,女主的房间以绿色为基调,以鱼鳞图案作为壁纸,沉静却又有一丝生机,那是未来的颜色。她共享一扇半圆形落地窗的老画家则拥有着橘调的住宅,随处摆着温暖陈旧的家具,电视机里是5、60年代的黑白歌舞片,轻易就唤醒了许多人(尤其是评审)的童年记忆。主角两人情感升华的影院,红色的皮质座椅排成扇形,铜黄的穹顶投下暖黄的光,银幕上播着《路得记》,空无一人的地方怪物在虔诚地欣赏,一切晕染出一种老旧而迷人的氛围,这种氛围几乎贯穿了全片。

配乐和画面的精雕细琢充满了一眼就明白的陀螺式风格,有声的音乐语言和无声的画面语言经过有质感的结合,不仅打动了无数观众,也为本片摘得了最佳原创配乐和最佳艺术指导两项技术奖项。

除此之外,本片的服装设计是值得称赞的,片中各个人物的穿着,基本符合人物的设定,有趣的是,他们的服饰大多会随着心情改变。我现在仍能记得老画家的假发套和旧西装,当然还有最不能忘却的Elisa。从一开始暗绿的连衣裙,到与君初相识扎上红色的发带,某个幸福的夜晚之后穿上的红色高跟鞋,还有最终海报上那件——大红的裙装。身上的红色越来越多,她的心也被渴望已久的尊重和爱情充盈起来。

童话里,爱是不需要理由的。陀螺进行了漫长的铺垫试图让这一场爱的发生显得合乎情理,却有着怎么也圆不过去的逻辑硬伤,其实他再怎样努力也没办法,因为故事在那里,它自己演绎自己

这个体型不小的中年男子对于怪兽、冒险、玩具、奇幻的经历、风光不在的类型片——反正一个小男孩会喜欢的一切,仍保留着一种近乎天然的迷恋,他当然能够拍出深沉又现实的优秀电影,但还是乐意用自己的方式有趣地呈现给观众。

而我们这些观影者,所能做的就是静静地看着,拿到进入奇幻世界的白色粉笔,痛快地放肆一把,再依依不舍地回来,顺便提醒一下仍留恋其中的导演本人。

对于《水形》,如果不放下刻板的偏见和盲目从众,正如歌中悠扬缓慢的低唱:you'll never know,你将永远错过一些美好。它是那个同情着爱上人类女子的妖物的少年做的一个梦,只是当少年成为导演之后,拉上了一群人,换了一种形式,加入一些时兴的佐料,和大家一起大梦一场。它如同梦境一般不合常理,如同梦境一般漏洞百出,然而它也如梦一般美妙,连接着印象里其他人的梦想世界。

你不会不知道,电影原来,就是造梦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水形物语的更多影评

推荐水形物语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