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绒花到芳华:木匠儿子的情感征服

鱼心颜
2018-04-01 11:37:29

前些日子器乐老师与我闲聊:“当下大众对器乐的审美有待提高,多数听众以器乐演奏熟悉的旋律为美,一场双簧管音乐会十首曲子,听到熟悉的旋律如天鹅湖、绒花等,方从昏昏欲睡中惊醒、擦擦嘴角的口水,热烈鼓掌,安慰自己不负今晚。”

器乐老师提到绒花,眼神里升起热情,鼓励我吹奏绒花。我听得入了神:“绒花先前是刘晓庆主演的电影《小花》的主题曲,深受大众喜爱。冯小刚导演前不久拍了《芳华》,绒花找了韩红来旧事重提。绒花旋律极美,歌里的深情含蓄极适合用双簧的音色来表现,拍子愈慢则越美,演奏时气息要贯满,连线间吐音要极软。”

那个时代的音乐常有美妙的作品,不仅有东方词句的珠玉之美,更兼具西方古典艺术歌曲的神韵,旋律高雅婉转,配器多用纯正的管弦乐。大陆的艺术歌曲暂且不表,港台如邓丽君之类的“靡靡之音”,以《初次尝到寂寞》为例,旋律雅致,圆号、双簧用得惊艳,让人不住惊叹。当下再难寻到这类音乐了,非是作曲家缘故,只是大众不再欣赏了。

该进入正题了,按传统文人小说的套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潘金莲是时候带出金瓶梅里的西门大官人了;金陵城外,贾雨村与冷子兴也该演说荣国府了。

《芳华》,意思是

...
显示全文

前些日子器乐老师与我闲聊:“当下大众对器乐的审美有待提高,多数听众以器乐演奏熟悉的旋律为美,一场双簧管音乐会十首曲子,听到熟悉的旋律如天鹅湖、绒花等,方从昏昏欲睡中惊醒、擦擦嘴角的口水,热烈鼓掌,安慰自己不负今晚。”

器乐老师提到绒花,眼神里升起热情,鼓励我吹奏绒花。我听得入了神:“绒花先前是刘晓庆主演的电影《小花》的主题曲,深受大众喜爱。冯小刚导演前不久拍了《芳华》,绒花找了韩红来旧事重提。绒花旋律极美,歌里的深情含蓄极适合用双簧的音色来表现,拍子愈慢则越美,演奏时气息要贯满,连线间吐音要极软。”

那个时代的音乐常有美妙的作品,不仅有东方词句的珠玉之美,更兼具西方古典艺术歌曲的神韵,旋律高雅婉转,配器多用纯正的管弦乐。大陆的艺术歌曲暂且不表,港台如邓丽君之类的“靡靡之音”,以《初次尝到寂寞》为例,旋律雅致,圆号、双簧用得惊艳,让人不住惊叹。当下再难寻到这类音乐了,非是作曲家缘故,只是大众不再欣赏了。

该进入正题了,按传统文人小说的套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潘金莲是时候带出金瓶梅里的西门大官人了;金陵城外,贾雨村与冷子兴也该演说荣国府了。

《芳华》,意思是散发着芬芳的年华。维基百科上面写到,冯小刚高中毕业后进入北京军区文工团工作,所以某种程度上是冯小刚借编严歌苓的小说来致自己的致青春。文工团,少男少女,爱恨痴缠,音乐舞蹈,这是冯小刚的伊甸园。既然是冯小刚的伊甸园,那伊甸园(文工团)里,谁是冯小刚?自然是木匠的儿子主角刘峰。冯导做舞台美术出身,与剧中刘峰这块文工团里的边角料有很大的相似。《芳华》里寄托了冯小刚的悲鸣。

这是一个虚伪年代虚伪的真善美被遗弃的故事。

弦乐合奏出绒花主题,随后屏幕充斥着巨大的红,毛泽东的肖像顶天立地。长镜头里张国立饰演的宣传人员在墙上用排笔写出政治标语,随后镜头移动到昏暗风雨里初次见面的男女主角,结合萧穗子的旁白,背景时间地点人物以及晦暗的作者基调已铺叙好。

画面还未从男女主角切换到文工团,背景音乐已同步到排练中的文工团——这个冯导不惜花上浓墨重彩来渲染的伊甸园。雄浑的圆号声引出文工团排练的背景音乐,那是一个赞颂英雄的时代。男女主角即将走进文工团,走进这个时代下的漩涡,走进属于他们的芳华。

不得不承认冯导的审美很直男,这点不方便具体叙述。文工团里借草原女民兵的排练一次介绍触次要人物,跳舞的萧穗子,英俊的独奏小号陈灿(可以理解为刘峰的艺术倒影,相貌地位气质与之互补),爸爸打下革命江山(在乐团正中间位置的大特写)兼风箱拉不稳的女风琴手郝淑雯,气质傲慢、洒脱,女孩儿当中的核心人物——同样可以理解为何小萍的艺术倒影,电影末尾两对夫妻,即为主角间的结合与倒影间的结合。独唱演员林丁丁则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最漂亮的人的特写镜头留到了主角何小萍进入寝室之后。

穗子与郝淑雯在排练后关于号手陈灿的对白,揭露了电影中爱情的核心冲突:有啥好看的,他配不上你。当然。有理由相信郝淑雯在这时候已经喜欢上了号手陈灿,碍于自己二代身份,不屑于去表达。

芳华的故事,仅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看过太多比芳华精彩的故事。爱情是故事必不可少的要素,但故事有远比爱情重要得多的东西。

写爱情的片段往往让人沉醉,音乐如是,文学如是,电影也如是。《芳华》里关于人物情感线的叙事里蘸满爱慕。试举穗子对陈灿的爱慕为例:陈灿爬上坦克,站在最高处拿起小号对着后面部队演奏军号的场景鼓舞了她。某个清晨的林间湖边,万籁俱静,天地纯粹如斯。她在后面追着他。背景温和的弦乐响起,缠绵纠结,独奏双簧的深情地低语,那是爱慕试探的主题。

“我想听你吹起床号”

“我去撒野尿,别跟着我”

戛然而止,这是最好的。电影末尾,穗子问淑雯:他还吹号吗?回答:早不吹那破号了,整天忙着在海南拿地呢。

《芳华》整个故事的核心冲突,在于刘峰在听了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后,于文工团最漂亮的独唱歌手林丁丁告白:

“你干嘛那么无私?”

“我才不无私,我私心可大了”

他俯身拾捡地上杂乱的线团,如捧起一颗心。

木匠的儿子的做的沙发是很好,奈何人家想坐的是锦江宾馆、首长家的沙发。再次呼应郝淑雯对穗子讲的:配不上。拿着罐头的医生干事可以亲,但刘峰不能抱。乐团的独唱演员是人群里天然的主角,宏大精美的管弦乐仅作为人声的陪衬。

虚伪的时代,虚伪的集体,虚伪的无私男主角。告白失败仅是小事,执着于此,便落入小乘。虚伪的男主角以无私之名行自私之事,他的私心是借助无私的名声,去征服身边最高等级的女性。集体发现了他的私心,容不得他的私心,流放了他。受他恩惠的何小萍,家庭与个人受到时代的迫害,渴望拥抱集体获得新生,终了却发现集体的冷漠,从而厌倦冷漠,试图逃离冷漠,终被冷漠抛弃。

时代之虚伪在于公平正义,集体之虚伪在于团结平等,个人之虚伪在于无私奉献。男主角的悲剧在于他把自己伪装成时代集体所要求地一个完美符号,让集体遗忘了他是一个人,无视了他作为人地七情六欲。完美符号地一丝丝破裂,便会受到来自于那个时代那个团体地毁灭性伤害,堕入下层,见证下层的残酷。

历史上伟大的作品往往是悲剧,点睛之处往往在于塑造矛盾。冯小刚揭露的矛盾有三重

于个人,道德与私欲的矛盾。

于集体,上阶层与下阶层的矛盾。

于时代,国家意志与人民生活实际的矛盾。

冯小刚借《芳华》为这些矛盾发出悲鸣!芳华并不是芬芳的年华,只是年华里的每个人尽力的去芬芳。

电影末尾,下层人奉献生命的越战之后,每个人都有了归宿。那个光明虚伪的时代过去了,新时代重估一切价值。拿地的,嫁人的,开书店的,蹬三轮的过得都很好,拿地的也能仗义地帮蹬三轮的出钱摆平一些麻烦。

何小萍终究等到了刘峰的拥抱,但刘峰的拥抱里没有爱情。

弦乐响起,绒花旧事重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