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不彻底的是枝裕和

陈令孤
2018-04-01 11:27:19

文/陈令孤

导演分三类,一类是作者导演,想怎么拍就怎么拍,我喜欢我选择;一类是大众导演,观众喜欢什么我拍什么,大家好才是真的好;还有一类就是介于两者之间,既想迎合大众,又想塑造个人风格,成功了就是科波拉、姜文,失败了就是是枝裕和。

之前,是枝裕和是典型的作者导演,在恬淡日常的叙事中,渗入涌动的力量。我们已经习惯了他的散文化风格,被感动的也是那种缓慢而真实的基调。而这次《第三度嫌疑人》选择了一个商业的悬疑题材,剧本有浓重的编制痕迹,可惜他又没有彻底忘记自己的作者身份,转型并不彻底,最后就有些无所适从。

影片从头到尾是以福山雅治的主观视角来展现这个故事的,观众也是跟着他的调查、思考和判断,来猜测役所广司为什么杀人,或者是他到底有没有杀人。但是偏偏在中后段加入了一个全知视角的情节,观众看到了女孩咲江与母亲在家里的对话,但是福山雅治不知道。

也正是在这个片段中,女孩说了父母的食品厂造假的重要信息。然而接下来,影片又没有交代这种造假所带来的后果,而是把焦点集中在父亲的性侵上。

这就违背了商业类型片的叙事规律,随着故事的推进,不但没有让观众更清晰地了解到真相,反而越来越迷糊,期望值便落了空。

我很能理解是枝裕和的做法,一个文艺片导演,是有着象征情结的,他希望片中出现的每一个细节(意象)都有一定的象征意义,把观众带入到思考的陷阱中。比如十字架符号、养鱼和养鸟、盲人摸象的故事、堆雪人、瘸腿等,都是理解人物性格和关系的重大线索,但因为太多就显得乱了,理不清了。

尤其是盲人摸象这个含义的植入太过僵硬,它试图降低观众的真相期待,让案情保持迷离状态,大家怎么解释都可以。这种设置,可以理解成是文艺片的开放结局,但也可以说是创作者的不负责。

对于商业叙事来说,完整的故事结构和圆满的大结局显然更好。在这部片子中,福山雅治是役所广司的一种精神映射,他们都有一个女儿,对父女关系的处理有相同的心理。福山雅治应该从役所广司的经历中,反思自己对待家庭的态度,这是正常的逻辑。

所以,我一直想着结尾处,福山雅治和自己的女儿会有一盒和解。但是没有,这个线索在中间就断了。福山雅治从头到尾都沉浸在对役所广司犯罪动机的判断中,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人生的困境。

正是这些虎头蛇尾的情节,和故作文艺腔的悬疑设置,毁了是枝裕和的首部商业片。他在转型过程中太过犹豫,磨磨唧唧,结果两边都不讨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