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菲斯特 靡菲斯特 8.0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01:13:56

由匈牙利、联邦德国联合摄制的影片《靡非斯特》在1982年的第5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中,出人意外地夺取了此项桂冠。该片先后在联邦德国33个城市以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上映,获得巨大成功。

《靡非斯特》上映后,不少国家报刊纷纷发表评论,赞誉这部影片没有淫欲,没有恐怖场面,没有赤裸裸的反纳粹沿街喊叫,没有仇恨的告密,而是真实地描绘了纳粹浊浪排空的年代,艺术家受屈辱、人性遭到扭曲的历史画面,刻画了一个聪明的懦夫如何尝到极权的滋味,最终被抛弃的分裂人格。

如果一部影片能引起人们对历史、对人生哲理的思索,它描绘的人物形象、场景和气氛萦绕在人们心头,久久滞留在记忆中难以忘却,这样的作品,应该说是佳作了。而《靡非斯特》正是这样一部发人深思的影片。

影片是根据德国作家克劳斯·曼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而小说的主人公来自一个历史原型,因此影片带来较浓的历史人物传记式的写法。匈牙利著名导演伊斯特凡·萨博以对纳粹“第三帝国”历史冷峻的反思,根据小说改编出电影,他以主人公赫夫根的舞台生涯和个人命运作为贯穿线,把在“卐”字旗的阴影下人性的复杂状态,把历史生活的若干独特方面,把逝去的一幕幕血的历史事实通过“

...
显示全文

由匈牙利、联邦德国联合摄制的影片《靡非斯特》在1982年的第54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中,出人意外地夺取了此项桂冠。该片先后在联邦德国33个城市以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上映,获得巨大成功。

《靡非斯特》上映后,不少国家报刊纷纷发表评论,赞誉这部影片没有淫欲,没有恐怖场面,没有赤裸裸的反纳粹沿街喊叫,没有仇恨的告密,而是真实地描绘了纳粹浊浪排空的年代,艺术家受屈辱、人性遭到扭曲的历史画面,刻画了一个聪明的懦夫如何尝到极权的滋味,最终被抛弃的分裂人格。

如果一部影片能引起人们对历史、对人生哲理的思索,它描绘的人物形象、场景和气氛萦绕在人们心头,久久滞留在记忆中难以忘却,这样的作品,应该说是佳作了。而《靡非斯特》正是这样一部发人深思的影片。

影片是根据德国作家克劳斯·曼的同名小说改编的,而小说的主人公来自一个历史原型,因此影片带来较浓的历史人物传记式的写法。匈牙利著名导演伊斯特凡·萨博以对纳粹“第三帝国”历史冷峻的反思,根据小说改编出电影,他以主人公赫夫根的舞台生涯和个人命运作为贯穿线,把在“卐”字旗的阴影下人性的复杂状态,把历史生活的若干独特方面,把逝去的一幕幕血的历史事实通过“人”的形象塑造而生动揭示出来。影片经过萨博独具匠心的再创作,艺术地剖析了一个血腥的时代,让人们看到赫夫根被那股令人作呕的纳粹历史浊浪所裹挟,无法辨认历史的走向,在人与魔之间摇摆,最后成为昙花一现的“丑角”,从而使观众从这一历史人物身上受到启迪,并通过这段历史而悟出某种深刻的哲理。

靡非斯特是歌德名著《浮士德》中魔鬼的名字,小说和电影均以此为名,含义深长,既源自歌德又赋予很强的历史讽喻性。歌德通过自己对自然科学的研究,运用辩证思想,塑造了《浮士德》剧中两个贯串全剧的主要人物:浮士德和靡非斯特,一人一魔。歌德笔下的魔鬼在萨博创作的影片中又有其特定鲜明的象征性,同时也在揭示着一个深刻的人与魔鬼打交道的哲理。作为艺术形象,它又是从德意志民族文化传统中提取的。靡非斯特是个否定的“精灵”,对于赫夫根来说,这既是他成功地扮演的一个舞台角色,同时,也可以说,又是他的人性在纳粹政治高压下走向异化的可耻记录,其间留给人们思考的东西,则是相当沉重的。

黑格尔把人物性格看做是“理想艺术表现的真正中心”。现代电影中的人物性格,既是现实关系的某种凝聚,同时又浸渗着艺术家独特的人生体验以及对社会历史的评述,这种人物一般称作“表现型”人物。赫夫根是个人,有人性,有感情也有爱情,但在特定的条件下,他的性格又是分裂的,带有十分卑劣的政治投机心理。他看到的世界只是一小部分——可以被自己采纳利用的那一部分,最终成了一个他自己生活和命运的演员。他的这种分裂型人物性格,主要表现在两个不同的时期:汉堡时期和柏林时期以及与几个女人的关系上。

汉堡时期,赫夫根打心里想出名冒尖,嫉贤妒能。他在后台听到观众为柏林来的女演员多拉的表演鼓掌,咬牙切齿,妒火中烧。可碰到多拉时又表现出一副殷勤的样子,向她表示祝贺,多拉告诉他:“我听说您是很有天才的!”他如获至宝,要多拉当着大家的面再重复一遍刚才称赞他的话。他偷偷地找黑女人练舞蹈,他一眼看中芭芭拉,与她结婚,这一切都为了达到自己的卑劣目的。

他借助芭芭拉父亲的关系终于来到了柏林,当初被他骂作“笨牛”的林登塔尔成了他往上爬的主要阶梯,他通过“笨牛”认识了纳粹将军,进而把米克拉斯聚众抗议法西斯一事向将军告密,致使他遭到纳粹党徒秘密枪杀,而自己却出任国家剧院经理。赫夫根在柏林时期效忠法西斯,他的性格却是分裂的,有着两面性。在国家剧院上演《浮士德》成功,将军在包厢里接见了他,他内心兴奋而又惴惴不安,正像他的外表是一个魔鬼的面具:“神圣”、“威武”,而他的目光却是柔顺的,双手更是软弱无力。他听说好友遭到不幸,去将军办公室询问遭到训斥,只好来到剧院化妆间,紧紧地抱住满脸涂上油彩的妻子,眼泪夺眶而出,这是赫夫根那带有一点人性的泪!赫夫根脸上沾上了白色的油彩,两人相对苦笑,这是他最深刻的一次反省,一种无可奈何的反省。

赫夫根的双重人格还表现在他与几个女人的关系上。一位黑皮肤很有魅力的女人朱丽叶,赫夫根是爱她的,不过不能公开地爱。虽然他已与芭芭拉结婚,仍与朱丽叶来往,直到纳粹将军命令他要把这个黑女人送走,甚至连一张照片都不许留下。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只好放弃朱丽叶,但他仍恳求纳粹别伤害她,偷偷把她送到法国,以后还去过法国看望她。

芭芭拉是赫夫根的妻子,她其貌不扬,但有一个很有名望的教授父亲。赫夫根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使自己从二流演员跃入一流行列,纳粹上台后,芭芭拉与父亲逃离德国,赫夫根毅然与她断绝关系,完全与法西斯同唱一个调。

还有一个女人是尼布尔小姐,她早已看中赫夫根,但想不到赫夫根不予理会,并与自己的好友芭芭拉结为夫妻。后来听说芭芭拉已离开德国,尼布尔专程赶到柏林看望赫夫根,可赫夫根并不把她看在眼里,直到他受命于纳粹,担任经理时,才急于找一个名正言顺的妻子,于是与尼布尔结婚。

由此不难看出赫夫根这个人物是复杂、分裂、多面的,是双重性格的复合体。

促使这部影片取得成功的因素不少,主要是导演艺术功底深厚及其丰富的生活体验。他的影片常常把无比抒情的温柔、爱心同理解交织在一起,他在影片中不着重历史人物和事件的陈述,而是注重对主人公所代表的同类型人物的刻画,不但强调戏剧冲突的冲击力,同时还探求画面造型的象征性和寓意性。影片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场戏是结尾,它充分地反映了萨博影片中造型处理的象征性和寓意性。在那漆黑空旷的广场上,突然探照灯从四面八方打来,强烈的光柱划破夜空,照在赫夫根的脸上,他像一只受伤的老鼠四处逃窜,但光柱紧紧跟着他,最后把他脸照透了,只留下影子。导演选择奥林匹克运动场,是把举办世界性运动会的场地看作是一个大舞台,纳粹将军高喊要在这儿演一出戏,这是纳粹“千年帝国”的梦,而赫夫根从开始到结尾也一直在这舞台上表演,他的表演也已达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强烈的光柱象征着当时纳粹的统治,赫夫根在强权上成了一个渺小的历史丑角。在这里,历史讽刺意味是十分强烈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靡菲斯特的更多影评

推荐靡菲斯特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