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4-01 00:15:27

本片以最短的篇幅(72分钟的放映时间)表现了俄国19世纪的一位经历最坎坷、精神世界最复杂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生旅程中十分艰难的26天。应该说,这不是一部传记片,它没有叙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经历,而是较充分地揭示了他的性格和心灵。影片的容量很大,几乎每个画面都有丰富的含义。导演扎尔赫依对剧本非常满意,他说他已无需再加工使之更完善了,这个剧本符合电影的表现手段。

影片开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弟弟的葬礼。在墓地上,时间是深秋,阳光透过稀疏的小白桦林无力地照射在一块块墓碑上,令人产生一种压抑感。这不仅是亲属之间的生死诀别,而是整个时代的阴沉郁闷的气氛,再加上教堂钟声的哀鸣和乌鸦的悲啼,使人感到无限惆怅和茫然。这几个画面,已经把观众带到主人公的时代了。到墓地来吊唁的两个男人的对话,说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当时连遭不幸的处境及面临出版奸商对他的逼迫。这场戏的表现手法十分简练,却把主人公的困境交待清楚了。

观众见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是在一家小酒店里,一个在出版奸商斯切尔洛夫斯基手下工作的人同情地提醒他不要上奸商的当。影片中,斯切尔洛夫斯基本人始终没有出现,但影片主人公和观众时时刻刻都感觉到他

...
显示全文

本片以最短的篇幅(72分钟的放映时间)表现了俄国19世纪的一位经历最坎坷、精神世界最复杂的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人生旅程中十分艰难的26天。应该说,这不是一部传记片,它没有叙述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经历,而是较充分地揭示了他的性格和心灵。影片的容量很大,几乎每个画面都有丰富的含义。导演扎尔赫依对剧本非常满意,他说他已无需再加工使之更完善了,这个剧本符合电影的表现手段。

影片开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弟弟的葬礼。在墓地上,时间是深秋,阳光透过稀疏的小白桦林无力地照射在一块块墓碑上,令人产生一种压抑感。这不仅是亲属之间的生死诀别,而是整个时代的阴沉郁闷的气氛,再加上教堂钟声的哀鸣和乌鸦的悲啼,使人感到无限惆怅和茫然。这几个画面,已经把观众带到主人公的时代了。到墓地来吊唁的两个男人的对话,说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当时连遭不幸的处境及面临出版奸商对他的逼迫。这场戏的表现手法十分简练,却把主人公的困境交待清楚了。

观众见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本人,是在一家小酒店里,一个在出版奸商斯切尔洛夫斯基手下工作的人同情地提醒他不要上奸商的当。影片中,斯切尔洛夫斯基本人始终没有出现,但影片主人公和观众时时刻刻都感觉到他的魔影无处不在,这样处理比让观众见到一个奸诈凶狠的斯切尔洛夫斯基更有表现力,因为,这个奸商已不仅仅作为一个具体的个人,而是作为恶势力的代表而存在着。

当奸商逼迫陀思妥耶夫斯基签订合同的时刻,这位作家正在写《罪与罚》续集,按照合同,陀思妥耶夫斯基必须于1866年11月1日之前向奸商无偿地交一篇10个印张的新小说,因《罪与罚》的续集远远超过10个印张,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不愿把《罪与罚》给奸商,他决定另外写一篇小说:《赌徒》。《赌徒》在很大程度上是他的自传体小说,他也有过类似小说主人公阿列克赛在国外温泉的赌场生活的经历,最主要的是,他和阿列克赛都有过一段受尽折磨的痛苦的爱情,他甚至没有更改小说女主人公的名字,就让她叫波里娜。在影片中,小说《赌徒》中的波里娜和他幻觉中几次出现、令他痛苦、却又难以摆脱的女人波里娜都是由同一个波兰女演员艾瓦·希库里斯卡扮演的。

女速记员安娜第一次去见陀思妥耶夫斯基这场戏处理得很独特:安娜走上陀思妥耶夫斯基家照耀着微弱烛光的狭窄楼梯,女佣开门后,她沿着一条幽深的通道走去,走了好一会儿,才见到通道的尽头,手持烛台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忧郁地站在那里。这条幽深的通道隐喻着他们之间无论从年龄到经历,距离是很大的,但既然是通道,他们还是可以沟通的。他们的初次见面并不是很愉快,陀思妥耶夫斯基甚至连安娜的名字也记不住,经常把她错叫成叶卡捷琳娜。安娜看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罪与罚》,对这位作家非常崇敬,没想到一见面竟是如此“不礼貌”、“阴森”、“凶狠”。安娜帮助陀思妥耶夫斯基记录《赌徒》的过程,也是她和陀思妥耶夫斯基在精神上彼此接近的过程。安娜是一个单纯的19岁姑娘,她对生活可以说完全不了解。她不纯粹在帮助这位作家速记他口述的小说《赌徒》,影片成功地表现了她一边记,一边身不由己地进入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精神世界,了解了他的受尽折磨的痛苦心灵和复杂而矛盾的感情。在影片中,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个不安宁的形象,他在口述《赌徒》时,就是在叙述自己与波里娜的关系。他的这种心情,影片作者表现得很有力量:起先,他的小说是作者以第三人称客观地叙述的。但写了一天,他觉得不对头,第二天对安娜说:“昨天夜里,我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错误,要从根本上修改!要用第一人称来写,从‘我’字开始,我,只能用我,我!……请你改一下!”在他口述《赌徒》的过程中,他似乎是在努力地从这无望和折磨人的爱情中解脱出来,把这痛苦的爱情转移到作品《赌徒》中去。的确,在影片开头,波里娜几乎随时都会出现在他眼前。例如,他在小酒馆喝茶时,听到窗外传来喊叫声,他到窗前一看,见到蒙蒙夜色中,桥头上有几个无赖在纠缠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立即冲出酒馆,朝桥头奔去。对着那个女人直喊:“波里娜!波里娜!”那个女人愣住了,原来,是他认错人了。又一次,他刚走进家门,眼前又出现了波里娜,波里娜告诉他,她已爱上了别人,尽管他知道那个人不会爱她。陀思妥耶夫斯基说他知道她会爱上别人的,但她永远也不会遇到像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爱她的另一颗心了。波里娜嘲讽地说,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不会得到幸福的,因为他把自己的或别人的痛苦都当做糖果那样津津有味地咀嚼。

在写《赌徒》的过程中,陀思妥耶夫斯基仍然不能从这痛苦的爱情中自拔出来,一天,儿子巴维尔交给他一封带香水味的波里娜的来信,他读了之后,抽泣地嘟哝着,然后喊了一声就倒在地上了。但是,当小说写完之后,在幻觉中,他听到铃声,打开门,又见到波里娜出现在门口,他们互相问好后,波里娜说:“不认识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答:“不认识。”波里娜冷笑地说:“不认识?不认识?”这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能很平静地面对波里娜了,他的痛苦的爱情过去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关上门之后,过了一小会儿,又把门打开,这时,门外已没有波里娜的踪影,他已完全摆脱了她了。用电影语言表现出来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几次幻觉,简练地说明了他的复杂的感情的变化过程,影片中没有赘笔。

安娜在记录《赌徒》时,起先,仅仅是客观地作为一个速记员在记,小说引起了她的兴趣,她对男主人公有一丝同情。渐渐地,她进入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精神世界和他的生活,《赌徒》中的阿列克赛和波里娜的爱情使她不能接受,她记着记着就不记了,认为这种爱情太肮脏,她呜咽着说不写了,因为她心目中的爱情是纯洁、神圣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却说她不懂什么叫爱情,他认为有时你明知这个女人是卑鄙、下贱的,你也会去爱她的淫荡,可以为她去做一切,甚至在皮鞭的抽打下也会感到一种乐趣。在这场戏里,影片作者实际上表现了安娜已经不自觉地爱上了陀思妥耶夫斯基,她已经在干预陀思妥耶夫斯基病态的精神世界了,她的病也是由于强烈的感情震动所致。同时,陀思妥耶夫斯基对爱情的解释,也把他自己的内心分裂症充分地展示出来了。

安娜坚信能按时交稿,后来,他们几乎日以继夜地赶写,墙上的挂钟和点燃的蜡烛表明他们熬过了多少个夜晚。安娜对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从同情、了解到产生爱情,这从安娜在家里的圣像前的祈祷中就表现出来了,安娜祈求圣母:“圣母啊,你是最慈悲的,你看,他多么痛苦,多么艰难,他不但为自己,也为别人经受了多少痛苦……给他安宁吧,我祈求你,哪怕赐给他一点点安宁和慈爱。救救他吧!”她不像一般少女那样在恋爱时充满着美丽的幻想和憧憬,而是对一颗深受痛苦磨难的心灵进行抚慰并寄予同情,她似乎要分担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痛苦。她进入了这位作家的精神世界,深刻地理解了他,这种精神上的联系使他们结合在一起,给予他们在人生道路上继续前进的力量。导演扎尔赫依说,他正是要通过这部影片歌颂一种精神的爱,因为如今生活中这种爱太少了。

在写作过程中,有一次,他们两人谈到了幸福,安娜说:当奥尔辛教授选中她来帮助陀思妥耶夫斯基速记时,她感到无比幸福,高兴得一夜未睡。陀思妥耶夫斯基则说他本来已被判处死刑,但执行前,忽然死刑解除了,改判四年苦役,当时他感到真幸福。从安娜对幸福的理解中,可以看出,她认为幸福是给予,而不是获取,她和折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波里娜截然不同,她给陀思妥耶夫斯基日后的生活注入了清新健康的力量。他们并没有去寻求爱情,是爱情在他们彼此进入对方心灵的过程中自然产生的,这一点在影片中表现得很成功。小说写完时,陀思妥耶夫斯基说:难道小说写完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吗?接着他以独特的方式向安娜求婚。他说他要写一部新作品,主人公是一个受尽折磨、忧郁、有病、已经40多岁的美术家,过去曾有过不幸的爱情,突然,他遇见了一个年轻、纯洁的姑娘。他问安娜:这个姑娘会爱上美术家吗?他让安娜想一想再回答他。安娜也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她到警察分署去为陀思妥耶夫斯基交稿,让年轻警官写代收书稿的日期证明时,警官问她是作家的什么人,她沉思了一会儿,明确地说:“我……我是他的妻子。”这样处理,不落俗套,而且,符合特定主人公的性格。

影片中间和结尾两次出现窗外手风琴的乐曲声和小艺人的卖唱,每一次,陀思妥耶夫斯基都打开窗户,扔下钱去,结尾那场戏中,窗外还飘着雪花。这些细节似乎与剧情无关,但却浓烈地增加了时代的氛围。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改编的影片中,几乎都有卖唱艺人和雪花。

片中不仅表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病态的内心分裂,也不隐讳地让观众看到了他有癫痫症,他两次倒在地上,一次是收到波里娜的信时,一次是到安娜家去探望病中的安娜,与安娜的男友米沙激动地谈论问题时跌倒在地。

影片的演员选择得很好,索洛尼采思扮演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不仅外形相似,重要的是他表现出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神经质的、病态的内心世界,他的目光中有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敏锐与不安;西蒙诺娃细致地表现了安娜的内心世界;波兰女演员艾瓦·希库里斯卡塑造的波里娜身上,一种女性的柔情与残酷交织在一起。影片的色彩处理也与剧情十分贴切。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中的26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中的26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