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刻尔克 敦刻尔克 8.4分

万字剧本不敌百字创意梗概

weiwei
2018-03-31 22:07:56

不止一次听到看过此片的朋友谈到“灰机去哪儿了”的问题,这个问题对诺兰来说家常便饭,诺吹波德维尔就曾谈过诺兰电影剪辑和调度编排阻碍情绪流畅的问题,其它评论者也都会经常说到其电影中空间方位混乱的基本功弱项,当然诺吹会说:“你是站在制高点上以个人经验做出片面的判断!”也许吧,但你敢保证你在评判我的论据时,不是站在另一个制高点上吗?

从灰机说起,是因为《敦刻尔克》和诺兰其它电影不同的是,他更依赖场面调度和空间变化去完成叙事,从创作角度看,但凡涉及到多时空交错叙事,执行上最容易出问题,也首先要规避的,就是坐标问题,利用环境动作和道具设计空间坐标,叙事和剪辑上设计时间坐标系,而诺兰一贯的拍摄方法就是, 文字描述的“飞机A-飞机B” 在电影中呈现方式和文字相同,如果说海面陆地通过环境还好一眼区分,那么天空和飞机在环境本身就趋同,且空间动作变化幅度不大,加上演员蒙面,可以提供标识的东西被统统掩

...
显示全文

不止一次听到看过此片的朋友谈到“灰机去哪儿了”的问题,这个问题对诺兰来说家常便饭,诺吹波德维尔就曾谈过诺兰电影剪辑和调度编排阻碍情绪流畅的问题,其它评论者也都会经常说到其电影中空间方位混乱的基本功弱项,当然诺吹会说:“你是站在制高点上以个人经验做出片面的判断!”也许吧,但你敢保证你在评判我的论据时,不是站在另一个制高点上吗?

从灰机说起,是因为《敦刻尔克》和诺兰其它电影不同的是,他更依赖场面调度和空间变化去完成叙事,从创作角度看,但凡涉及到多时空交错叙事,执行上最容易出问题,也首先要规避的,就是坐标问题,利用环境动作和道具设计空间坐标,叙事和剪辑上设计时间坐标系,而诺兰一贯的拍摄方法就是, 文字描述的“飞机A-飞机B” 在电影中呈现方式和文字相同,如果说海面陆地通过环境还好一眼区分,那么天空和飞机在环境本身就趋同,且空间动作变化幅度不大,加上演员蒙面,可以提供标识的东西被统统掩盖,很难不出现空间和视听识别上的混乱

此片最大的也最被人乐道的当然是时空构成, 不同时空重组是个很电影化的叙事概念,但执行上的问题是,你的叙事方案和组接逻辑,到底是以时空概念为前提,还是悬念?情绪?动作?主题?如果你设定了一个时空方案,那么就应该将所有元素以这一时空运转为基础来进行分配,而非用字幕给出了一个“时、日、周”的概念提示后就抛在一边,然后纯粹以“用如永动机一般的繁复动作所提供的某种外部情绪”来组织,抛开开场字幕提示,我如果说三条线都发生在“一天/两天/X天”是不是都可以?这样的话,你等于说之前创造的概念完全就只是一个文本意义上的概念,因为你的叙事没有为预设提供有力支撑,另一点就是从剪辑上,其依据的仍然是动作和事件(行动),且弱化了时间以及由时间带来的压力情境,而不少人所说的“沉浸感”“紧张感”在我看来,并非是由临场调度和叙事压力造成,更多来自于重金打造的小空间范围内连续不断的动作和场面形成的强制性压迫,它要么会让你产生被动的紧张,要么会让你觉得烦躁不安

从叙事和剪辑来讲,如果以时空依据来进行叙事,那势必变成一场纯粹的实验课题,且除了概念外并不讨好,诺兰“追求概念表述又紧贴通俗需求”的制片型导演思维,决定了他将概念作为一种纯粹的包装,附加在一个通俗化叙事当中,但对其概念课题本身从来不求甚解,在我看来是用一个优秀的电影母题来进行消费的典型,它对电影本身的见解也仅止于起始概念,但对其商业表达的推波助澜是显而易见的,让观众以为自己在看一种具有开拓性思维,但又不脱离通俗理解范畴之外的作品,观众因此得到了“我在观赏一部高级的电影,并且我能明白这种高级”的观影优越感,进而冠之以神作或大师的赞誉,这亦是诺兰迅速提升自己江湖地位的最大法宝,而实际上,这些高级货,更像是一种利用小众或独立电影里的某些已知概念元素,对流水线叙事的一种简单嫁接,再在其中做尽可能多的强戏剧变化(利用强概念和大戏剧情节给观众施压,而非通过人物和叙事的共情来体现戏剧变化和概念输出),这更像是一种广告文案思维,那还真是万字阐述不如一个Idea来得精巧

还有一点是,如果要表述这个时空概念,“敦刻尔克”这个历史事件并不具备类似表达的唯一性,在一些人眼里,甚至是对历史的一种囫囵吞枣似的消解,而这样的概念表述,《盗梦空间》已经做了一次,《敦刻尔克》基本上可以看做盗梦第三幕的加长版,且空中飞机这样开放性空间的表述和雪地追车里一样出现视点混淆,敌我不分的基本调度问题,只是我们通常在讨论诺兰时,会以“大神怎会犯错,一定是他另有用意”的观点将问题主观削弱或者忽略不计

7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敦刻尔克的更多影评

推荐敦刻尔克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