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场 剧场 7.9分

郁珠和王帆扬:艺术内核的精神世界的彼此吸引

嗣音yy
2018-03-31 22:07:06

“这花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天使的号角,当你听到这世上最美丽的声音的时候,你就已经走在死亡的路上了。怕吗?” “管它呢,反正是去天堂的路。”

“如果你改了,就跟外面那些男人没两样了,就该不可爱了。”

《剧场》这部剧真是就连谈恋爱的时候,都洋溢着一种文艺性的忧郁氛围。

不得不说,不愧是严歌苓的剧本,这么深,这么细腻,这么直刺人心。

郁珠和王帆扬对话的台词总是很美,处处温柔缠绵文艺。

从王帆扬送的郁珠母亲的遗物——普契尼的托斯卡歌剧唱片来看,郁珠是书香世家,并因此在WG中受害。

而王帆扬则从省报自愿申请调回小县城,并被郁珠认同过他的文笔和才华。

想起李导演自嘲说:在这个小地方,我就算博大精深了,真是可悲。

想起杜晓红向团领导讲了自己从王帆扬处问来的布莱希特体系理解,就被认为很有见地。

我想,在这个小县城里,郁珠和王帆扬,似乎都是这个小地方里与众不同的存在,他们的精神世界是有艺术内核的,是彼此有所呼应的,是其他人不懂且不能介入的。

这才是他们的爱情的悲哀之处。

他们就像两个诗人。

他们追逐着彼此身上那种理想主义的特质。

也说不定,他们是在追逐着自己的精神需求的Narcissus,他们只是都试图打破什么东西,所以用了相差十几岁的与世不容的感情,作为了开路的先锋。

这部剧里,翟天临和陈数的感情戏可以说是丝丝入扣,细腻又浓郁,极富张力。

同时其中的热烈又被它的背景时代赋予了格外苦涩的意味。

以文艺性的时代和地点,把持了整个基调,令我觉得它们都是有隐喻的。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剧场的更多剧评

推荐剧场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