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的都是真的》:真实的谎言,奇妙的追杀

丑鱼尼莫
2018-03-31 看过

《我说的都是真的》:真实的谎言,奇妙的追杀一个人如果吹大牛、说大话的次数多了,即便当他说了真实的话,也会被旁人习惯性的当作谎言来听,进而引发一系列的矛盾与冲突。尤其是当危险真的来临的时候,吹大牛、说大话的代价很有可能是失去亲人或失去生命。《我说的都是真的》中,夏至就是这么一个人。电影里,他正在经历着因信口雌黄而招来杀身之祸的奇妙旅程。

《我说的都是真的》:真实的谎言,奇妙的追杀

一个人如果吹大牛、说大话的次数多了,即便当他说了真实的话,也会被旁人习惯性的当作谎言来听,进而引发一系列的矛盾与冲突。尤其是当危险真的来临的时候,吹大牛、说大话的代价很有可能是失去亲人或失去生命。《我说的都是真的》中,夏至就是这么一个人。电影里,他正在经历着因信口雌黄而招来杀身之祸的奇妙旅程。

《我说的都是真的》中的夏至,是一名职业策划师,由于常常满嘴跑火车而让身边的亲人朋友都对其产生了“即便他说的都是真的,但大家也都不愿相信,只能呵呵了之”的感觉。正因为如此,当夏至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而招来犯罪分子的奇葩追杀时,竟然没有人相信他的遭遇他的讲述是真的,即便警察都觉得他满口的胡言乱语,尽管事实上他说的都是真的。用夏至自己的话说:“一辈子讲真话,很辛苦,可是,一辈子全讲假话,更辛苦。”但无论如何,假话成真的夏至,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走上了一条被追杀,被夺魂的亡命天涯路。真实的谎言,奇妙的追杀,也一次次在夏至的奇葩历险中频频上演。

近年来,国内涌现出大量的喜剧片和犯罪题材的电影,但是将喜剧和悬疑、犯罪元素结合的很好的却不是那么多。但作为一部犯罪题材的喜剧电影,《我说的都是真的》在这方面的完成度还是蛮不错的。影片的编剧、导演刘仪伟对角色、剧情的设定,对演员、情节的把控显得非常娴熟而老道,影片多处的匠心所具,包括片中炫目的子弹时间,片尾的长镜头等等,也看出来导演在对影片的技术性控制上的专业与超前。

刘仪伟对演员的遴选还是自有一套方案的。比如夏至的扮演者小沈阳,这是一个自带喜感的角色,但在表演上有没有过度的去刻意喜剧,在节奏和氛围上很好的匹合了犯罪、悬疑的因素,让观众自然而然的就在紧张与爆笑中自如切换,把观众的情绪调动的非常积极。

影片有好几场追杀戏份都很有特色。比如李易祥和德云社郭德纲爱徒烧饼扮演的两个超级大笨贼,他们对夏至的追杀、砍杀,悬念中呈现出来的更多是喜感。无论是高楼顶摔花盆砸夏至的一次次失手,还是酒驾撞夏至结果自己受伤,亦或是在夏至家里与夏至、夏至女儿四个人的暗藏暗斗,都喜感十足,笑点密集。尤其是烧饼被门框,被窗户各种“爆揍”,以及李易祥蠢到杀别人自己却伤痕累累,都会让人笑到喷饭,笑出眼泪。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为了让在夏至家中发生的那场爆笑追杀看上去更流畅也更自然,导演刘仪伟使用了长镜头,将卧室、厨房、阳台、窗外、床下等的空间转换,人体位移,处理的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街头追杀,厕所追杀等戏份,刘仪伟也处理的恰到好处,尤其是小沈阳穿着女装,在商场、街头为躲避杀手而上演的疯狂大逃亡,紧张刺激又笑点满满,是对犯罪喜剧的又一次较好诠释。

其实,无论作为导演还是演员,刘仪伟之前就有过不少的喜剧作品,电影、电视剧,甚至包括央视春晚的小品,刘仪伟的表现都可圈可点。或许正是有了这样的经历,刘仪伟自编自导《我说的都是真的》时,才显得那么游刃有余,得心应手。

尤为值得一说的是,在《我说的都是真的》中,刘仪伟在着力表现喜剧和犯罪两大元素完美交融的同时,将亲情、成长的主题也植入的恰到好处。夏至与女儿的父女深情,最后那一刻竟然让人不动声色的就啜泣起来。被“真实的谎言,奇妙的追杀”爆击后的夏至,也从信口雌黄、满嘴跑火车的大话王,落地为实干家。这样的成长,虽然代价有点大,但其积极的现实意义不容忽视。毕竟,现实生活中,像夏至那样吹大牛、说大话的人不算少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我说的都是真的的更多影评

推荐我说的都是真的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