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过去”和律师的“后来”

夏六
2018-03-31 20:20:44

许多评论说这次的《第三度嫌疑人》非常的“不是枝裕和”,然而我觉得电影里那些日常对话(如三隅的女房东对邻居二婚的老夫少妻的精彩点评),各种会心一击的生活细节,不臧否只展现的不动声色的立场,仍然是非常典型的是枝裕和风格,并没有因为题材的改变而改变。

影片最精彩的情节和表演都集中在了看守所的接待室里,正如导演所说,福山雅治和役所广司的对手戏张力十足,意味深长。两位演员在几乎无法借助道具,无法依靠大的肢体动作的情况下,仅仅用面部表情和眼神(当然还有台词)就完成了高难度的表演,福山与役所这样的大神级演员对戏时不落下风,表演比以往上了一个台阶。

关于电影的主题很多人都发表了不同的看法,我想谈谈两位主人公。

三隅这个人物由于对于“过去”留白很多,形成了一种如饮醇酒般的,观影结束后渐渐“上头”的情况。这个出身社会底层成长艰辛的老年男人,以社会常识来说应该是粗糙、浑浑噩噩的,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没有什么追求,年纪轻轻就滥赌,欠债,进而杀人放火。然而这个杀人犯却不是穷凶极恶的变态,当然也谈不上是什么反社会人格的高智商罪犯,他是个普通人,又不像普通人。他会因为缺

...
显示全文

许多评论说这次的《第三度嫌疑人》非常的“不是枝裕和”,然而我觉得电影里那些日常对话(如三隅的女房东对邻居二婚的老夫少妻的精彩点评),各种会心一击的生活细节,不臧否只展现的不动声色的立场,仍然是非常典型的是枝裕和风格,并没有因为题材的改变而改变。

影片最精彩的情节和表演都集中在了看守所的接待室里,正如导演所说,福山雅治和役所广司的对手戏张力十足,意味深长。两位演员在几乎无法借助道具,无法依靠大的肢体动作的情况下,仅仅用面部表情和眼神(当然还有台词)就完成了高难度的表演,福山与役所这样的大神级演员对戏时不落下风,表演比以往上了一个台阶。

关于电影的主题很多人都发表了不同的看法,我想谈谈两位主人公。

三隅这个人物由于对于“过去”留白很多,形成了一种如饮醇酒般的,观影结束后渐渐“上头”的情况。这个出身社会底层成长艰辛的老年男人,以社会常识来说应该是粗糙、浑浑噩噩的,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没有什么追求,年纪轻轻就滥赌,欠债,进而杀人放火。然而这个杀人犯却不是穷凶极恶的变态,当然也谈不上是什么反社会人格的高智商罪犯,他是个普通人,又不像普通人。他会因为缺失家庭失去亲情失去自尊而悲痛而自轻自贱,也会因为遇到一个不幸的女孩而将无处着落的父爱慷慨赠与。但他又有着与本来的身份背景截然不同的特点,他的外表干净整洁,甚至有点类似于优雅的气质,他会问出“人能够审判别人吗”这样的问题,他能够从容地操控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律师的心。他看似对自己的任何事都漠不关心置身事外,却很注重仪式感——他会在埋葬尸体时留下十字图样,他想自我毁灭却不采用自杀的方式,而需要一个“审判”的仪式。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经历了什么?他在想些什么?没人知道。三隅身上种种的矛盾感和迷惑感是这个人物的魅力所在,令人忍不住对他一再探究,一再回味。

果不其然,电影的主人公重盛律师也陷入了三隅矛盾和疑团的漩涡。重盛的人物设定并没有多少特别之处,四十多岁的经验丰富的律师,离了婚,和女儿关系疏远,中年危机被掩盖在了成功的事业表象之下。在成为工作机器之前,他也曾有过鲜明的“正义感”想成为法官,也曾和妻子相亲相爱,他是怎么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并没有什么悬念,因为他就是社会上大多数精英写照,为成功付出了一些代价而已。重盛从什么时候开始动摇的呢?或许是因为三隅说出他有个女儿这一神秘“感知”,或许是因为埋葬死去的小动物(重盛对女儿说的话)这个细节,重盛程序般严密的思考有了裂缝,他居然跳出“证据”开始想象了——他杀人是为了救那个女孩吧,他推翻口供是为了帮女孩遮掩不堪的往事吧。重盛甚至很冲动地对被害人说出过“那种人就不配当父亲”(忘记原话是什么了)这种话,令同事大为吃惊。与其说是重盛把三隅想象得感性了,不如说他因为三隅这一契机释放了自己藏匿已久的感性,他深陷追查“真相”的过程里,有一种自省。

重盛这个人物的看点其实在“后来”,三隅这个案子之后,他会改变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态度吗?还是会就此放弃回到以前就事论事的轨道上呢?影片结尾他站在十字路口的画面,我觉得不仅仅象征着薛定谔的案件“真相”,也象征着重盛对今后人生走向的迷茫与思考。导演又一次留给观众大量的想象空间。

华兹华斯说:“诗起于沉静中回味得来的情绪。”请让我把这句话送给是枝裕和以及所有认真做电影的文艺片导演。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