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邪 中邪 6.8分

这部国产恐怖片,果然没了

Devlali Number
2018-03-31 19:00:12

一提到国产恐怖片,你脑子里想到的是什么?

稀烂的海报,粗劣的制作,神经病一样的表演,一下就想到一群“洗钱货”吧?

然而还真就有这么一部“国产恐怖片”不甘于现状,想在镣铐之下为恐怖片正名。

一个只有11人的剧组,一部初始成本只有7万(含男主医疗费)的制作。

其新人导演马凯却凭借着此片获得了第10界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艺术探索奖

没错,这部电影,正是——

《中邪》

大学生丁鑫和刘梦为了拍摄与农村迷信风俗有关的纪录片寻找着各种“民间高人”,在遇到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王婆夫妇后决定跟随拍摄。

不信邪的丁鑫希望记录下“还人”等驱魔手段,然而在一个偏僻的小山

...
显示全文

一提到国产恐怖片,你脑子里想到的是什么?

稀烂的海报,粗劣的制作,神经病一样的表演,一下就想到一群“洗钱货”吧?

然而还真就有这么一部“国产恐怖片”不甘于现状,想在镣铐之下为恐怖片正名。

一个只有11人的剧组,一部初始成本只有7万(含男主医疗费)的制作。

其新人导演马凯却凭借着此片获得了第10界FIRST青年电影展的最佳艺术探索奖

没错,这部电影,正是——

《中邪》

大学生丁鑫和刘梦为了拍摄与农村迷信风俗有关的纪录片寻找着各种“民间高人”,在遇到在当地小有名气的王婆夫妇后决定跟随拍摄。

不信邪的丁鑫希望记录下“还人”等驱魔手段,然而在一个偏僻的小山庄中,事情的发展却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唯物主义者”似乎碰上“真东西”了…

影片采用了伪纪录片的方式进行拍摄,两台摄影机不停切换,牢牢地锁定住了我们的视角,让我们感受到了临场般的恐惧。

其实这种手法以及片中一些桥段,大家早就耳熟能详了。从《女巫布莱尔》到后来颇有名声的《鬼影实录》系列,都采取了伪纪录片的方式。

甚至你会发现,影片片头出现的“腾讯影业春藤电影工作坊根据丁鑫的拍摄素材完成了本片”这个小梗儿也和《鬼影实录》开头的文字非常相似。

但无论是作为“脑子正常的恐怖片”还是“伪纪录片”,在大陆的银幕上都是非常少见的,尤其是对于如今的90后观众来说,甚至可以被视为“前所未有”的。

影片一开始,不信邪的两个大学生就走访各处的“算命人”,被采访的几位知识水平明显不够,破绽百出,不过在喜感之余,也令人倍感亲切,不论是他们说话的口音,还是他们口中的说辞,都是我们所熟悉的感觉。

然而这才是影片最可怕的地方——“亲切感”

之前一些北美大热的恐怖片,比如《驱魔人》、《招魂》系列等,在北美被各种媒体以及观众形容为足够吓死人的片子,然而从“网络渠道”来到中国之后却明显水土不服。

例如被誉为“当代恐怖电影大师”的温子仁,他的影片给国人留下的最深印象也就是对于恐惧节奏的把握,而那些倒悬的十字架,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就是“一脸懵逼”的不明觉厉。

问题就出在影片的文化内核上,那些涉及到西方宗教元素的内容对于国人来说是有着必然文化隔阂的。而《中邪》有趣就有趣在用西方电影早已反复尝试过且行之有效的心理把控与中国本土文化结合起来。

来自于民间的传说习俗必不可少,“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理勾出了传说背后无限的神秘感。

越是民俗,越是接地气,便愈发的本土化,并在国产类型片的探索上获得更大的成功,《中邪》没有因为借鉴而变得不伦不类,反倒是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乡土风格。

一提到《中邪》,不少人都在说“粗糙”。这是当然,你能指望一个7万初始成本其中2万还是男主人公医疗费的电影能有多么精致呢?

但吸引我的也正是这股子粗糙劲儿,这种靠着对恐怖片的热爱而进行的尝试,也恰巧给人一种奇特的临场感。

拿起摄影机就拍,感觉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正好在片中也只是个普通的学生作业,作为大银幕处女作,这样的“粗糙”既吻合了剧情,也多少弱化了导演技法上的不足。

由于一些我们都众所周知的限制,导演马凯将制造恐惧的部分更多地交给观众的“心理环节”,靠的是不断的心理暗示以及布景造成的心理压力

影片中最诡异的部分发生在一个极其偏僻的山庄之中,住在这里的姐弟二人加上王婆夫妇以及丁鑫二人,一共就六个人,每当夜幕降临,山庄就宛若与外界隔绝,被吞没在黑暗之中。

这种荒山野岭,一声突兀的狗吠,一个突然晃过的身影,还是寒风的喘息,都足够让人冷汗直流。

走廊大红灯笼高高挂,摇曳的红影之下是一座令人喘不上气来的牢笼,种种意外让人无法逃离,最终从压抑爆发成绝望。

当然《中邪》所在的土壤无法让它成为一部单纯的“恐怖片”,说到底还是一部关于现实的电影,随着故事的推进,每个人物都在高压下暴露出了深藏的本质,无论是无法释怀的怨恨,还是贪婪成性铸成大错,亦或是让人抛下一切情感的求生欲。

一次次“中邪”背后是充满讽刺的人间悲剧。这也意味着电影的结尾会不出意料的回归到“人为作祟”上。

不用猜测,马凯在西宁版时的结尾比院线版还要“走近科学”,至于这是否可以被视为审查制度对于创作者的异化还有待讨论,但和《寻龙诀》一样,《中邪》的意义恰好就在于最后揭晓谜底之前,类型化的叙事与优秀的气氛营造并没有把审查作为借口,而是在各种细节做足了工作。

对于《中邪》而言,就是尽可能的吓到观众,这才是一部恐怖片最最本分的工作。

《中邪》在极其有限的密闭空间内,用两台摄像机呈现了最多元化的恐惧视角,不像是《鬼影实录》第一部那样多次重复的固定机位,而是多次随着主人公的视角经受考验。

影片也很有意识的利用了纸娃娃“替童”小丽这个符号,本身就已经让人感到不安的长相与诡异的身体比例一次又一次的出现在了灵异事件现场,甚至不禁让人怀疑她是不是有个远房亲戚叫“安娜贝尔”。

在灵异事件走向高潮的过程中,最有趣也是最关键的环节是让所谓“无神论者”颠覆三观去相信灵异事件真的发生了,例如王婆夫妇,以及崩溃的丁鑫,影片一开始略带调侃的采访就是一个小小的陷阱,让观众对“无神论者”产生心理认同,带入其中。

这是一个恐怖片比较典型的配置,你总能见到一个不信邪的,而这个人信邪的过程也正对应着影片说服受众的过程。

影片在逻辑上有很多有趣的Bug,之所以称其有趣,是因为这些Bug是那个“伟光正”结尾所无法解释的,院线版也确实刻意模糊了结尾的说辞,让“女鬼”闭上了嘴。

《中邪》早在2016年就参加了西宁电影节,却迟迟未能上映,在这两年中,导演为了上映进行了不少补拍,也在更为专业的业内老师的指点下改进了影片,“金马奖最佳剪辑”孔劲蕾老师重新剪辑了本片,不是为了过审,而是精进叙事结构,以及使影片更加吓人。

看过此前西宁版的朋友告诉我,院线版的连一些吓人桥段都是后来补拍的,这无疑是又一大惊喜。

我有幸参加了本片的提前放映以及主创见面会,从现场的氛围来看,《中邪》相当成功,各种尖叫环绕也是很独特的观影体验了,坐在我右边的女士一到影片中夜幕降临便用手遮住眼睛留出一条缝,还不是和不少观众一样,不敢看却又无比期待着?

《中邪》用极小的成本与极大的诚意,为中国大陆恐怖片又一次点燃了希望,它的出现在提醒着那些粗制滥造的同行,镣铐不是烂片的理由。同时也在提醒着所有从业人员,我们的传统文化还有多少可以挖掘,应当如何加以利用并更好地向全世界传播。

我向来对官方主导的文化输出不感兴趣,文化自信也不应是政党的口号,真正的挖掘应当是广大创作者的自觉行为,需要的是整个文化市场的活力,要鼓励,而不是限制,更不能倒退。

原本《中邪》已经确定在“清明节”档期上映,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感到开心的决定,但你还记得在《芳华》被紧急撤下时我说的话吗?“每当你觉得我们的社会进步了,我们的电影创造有希望了,有关部门都会站出来给你一记狠狠的耳光”。

《中邪》最终没能逃过厄运,就在3月30日晚上,监管部门上级要求,由于题材问题,或者是只有有些人说的所谓的“技术问题”,导致《中邪》无法上映,第二天全国各地的大规模点映全部取消。

对,又是这样,我早该猜到。

看看最近一段时间发生了些什么吧,《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霸王别姬》、《红色恋人》、《强尼凯克》接连“消失”如今又是《中邪》,我要是说“一夜回到解放前”应该不夸张吧?

当然,最应该考虑的因素,必然是一些大家都略有耳闻的部门变动,常常背黑锅的那个菊作为行政部门突然被划归到了中悬部下属,在电影市场化尚未完成的情况下,电影瞬间从“企业”变回了“事业”,这些内容本该早些来谈谈,但我总觉得需要等一等,不要着急下定论。

然而就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我只想问一下,将《中邪》临时撤下究竟是什么部门以什么明确的理由执行的,不是一个“题材原因”或是“技术原因”可以简单概括的,而是一个明确的理由。

《中邪》被撤下,那之前又为什么过审还发放了龙标,广电菊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这样的行为依照的是哪条法律哪项规定?还是说审查的标准在部门调整后不仅没有更加清晰,反而更加随意了?

“龙标”作为一个官方标准居然可以被随意玩弄?

有消息指出这次影片被撤下也与“不当宣传”有关,但因宣传导致被撤下甚至是重新剪辑所导致的后果都不应当由影片来承担,或是让影迷来埋单。

一个新人导演的心血,居然可以被如此埋没,一次次的主动妥协让就逃不开制度的魔爪,不说这个,请问宣发公司以及相关媒体因此产生的损失又由谁来负责,谁来赔偿?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位网友对《中邪》的评价让我印象蛮深的,大意是“不是因为泉水多么甘甜,而是因为它在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多么贴切的形容,那么按照这个场景,我们该做的是什么?

至少我清楚的知道最不该做的事情,就是把泉眼堵上。巧了,一些早该被时代所淘汰的老顽固就喜欢这么做,其乐无穷,实则是误国误民。

而这,才是我国最“中邪”的事情。

从年初的《红海行动》引发的争议,到谢飞导演的再度发声倡导分级制度,再到冯远征不久前在政协会上提出建立分级制度,国内电影市场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正说明了改革的迫切性。

电影本身就不该有如今这般严苛的审查,艺术的活力要靠的是行业自己的努力,我们为什么不能有MPAA那样的组织,或者是由政府牵头进行试验?这不再是一个“底线在哪儿”的问题,而是我们根本就没有一个统一标准的事实。

而审查说到底,是对国民基本认知水准的不信任,这种观念与“文化自信”就是背道而驰的。

至于《中邪》今后的命运会怎样,我们不得而知,我也希望它会像《芳华》那样重见天日,但我更希望有一天,中国的电影能把全部的精力放在提升自身质量上面,而不是去思考该如何生存。

嗯?你问我吗?希望啊?我没看到。

————————————————————————————————————————————

如果您对我和小伙伴儿们的文章感兴趣,可以关注我们的公众号“葡萄槽电影”(funnygrape)哟~!

6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中邪的更多影评

推荐中邪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