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1 看过

二次世界大战中,几个瑞士兵正在用水泥堵一个地道口,他们一边干活一边在议论:“这是多好的酒窖啊!”“太可惜了,那边的纳粹兵早已把它喝光了!”“一个犹太人和一截煎香肠有什么不同,你分得出来吗?”

影片《船已满员》就是以这样几句对话开始的。由马尔库斯·伊姆霍夫编导的这部影片基本上是根据瑞士政论家阿尔弗雷德·赫斯勒的同名著作,并参阅了卡尔·路德维希教授的《关于1933~1955年瑞士难民政策报告》、埃德加·博儒尔教授的《瑞士中立史》和当代历史档案资料并与有类似遭遇的人交谈后创作而成。因此影片并非纯属虚构,而是具有一定的历史真实性。根据瑞士历史记载:1939年9月已有7100个犹太人逃入瑞士,1942年6月13日增加到8300人,当时犹太人把瑞士当做一艘“难民船”。由于移民不断增加,占瑞士本国居民很大比例,使得住房、供应等发生困难,于是政府采取了一些相应措施。1942年8月13日开始关闭瑞士边境,只接纳政治犯避难;出于种族歧视原因,1944年6月12日下令犹太人不得作为政治难民。瑞士边境在入境的犹太人的签证上打上专门的标志:J-Jude。这里也包括所有的非亚利安人,以便区别于真正的德国游客。虽然瑞士人没有亲手杀死犹太人,但不给他们提供保护,等于把他们送入虎口。影片开始时几个瑞士兵正在堵地道口,这意味着船的舱盖已经封住了。地道和船有同样的作用,都意味着可以帮人逃跑。当然瑞士老百姓当中还是有好心人的,安娜尽了一切力量想帮助这些犹太人,可她无法违抗伯尔尼的命令;安娜的丈夫开始时虽然不喜欢这群难民,但后来还是动了恻隐之心,他帮助难民逃跑未成,自己反而被判入狱。

犹太人的命运就更惨了,年轻的尤迪特抱着一丝希望逃到瑞士来,希望找到丈夫,可他们俩却是在瑞士监狱里见了最后一面。在部队押送他们离开瑞士边境的途中,她听说瑞士人会收留已怀孕的女人,她还想试试这最后一招。她问身边的军医:“您是医生吗?为什么我怀孕了还要驱逐我?”军医审视她的脸,看看她的肚子,然后大笑起来:“胡扯!昨天晚上您还否认呢?”尤迪特说:“那是因为害怕!”中尉冷笑地告诉她,开着摩托车是不会受孕的。尤迪特没有再看中尉一眼便朝边境的铁桥走去了……这些犹太人连进瑞士监狱的资格都没有,他们都被遣送回德国,有的死在集中营里,有的死在押送途中,有的下落不明……

影片通过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几个偶然聚集在一起的德国难民强行被瑞士政府遣返的悲惨结局,猛烈抨击了瑞士当局的冷酷与虚伪,其所作所为完全与享誉世界的“人道主义避难国”的称号背道而驰。影片上映之后,在瑞士国内外普遍受到好评。瑞士《世界周刊》评论说:“在马尔库斯·伊姆霍夫这部影片中,明显地表现了人们复杂的思想观点和心理状态,给人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在同一些人身上,同情与厌恶,笑里藏刀与内心愧疚,忠于职守和对‘伯尔尼’的不满在激烈地翻腾。”

1981年2月柏林国际电影节上,当导演马尔斯与女演员蒂娜坐在“动物宫”影院的包厢里,静静地与观众一起观看《船已满员》时,他发现观众的心情是那么激动,仿佛真的有一艘船驶来,仿佛演员们正在走钢丝,他们不畏艰险,都被拴在一根绳子上了,连一些曾经是危险的敌人也和他们共命运。说“船已满员”,实际上船并没有满员,只是心理上、精神上已经满员。这种寓意人们是能理解和接受的。马尔库斯拍这部影片的目的,不在于对往昔的“替罪羊”进行控诉,而是要问一问:当我们处在既对外国人抱有直觉的戒备心理,又出于道义上的考虑,想把他们从死亡的危险中拯救出来时,我们每个人应持什么态度?影片不只是表现当时的情况,而是想让当事者反躬自问:今天我们对外国人的态度又如何呢?

马尔库斯擅长用纪录片的形式拍故事片,他较成功的影片是1975年拍摄的《危险的越狱》,他认为有必要把监狱世界详尽无遗地展示给观众,写监狱比写故事更为重要。在《船已满员》中他要让观众知道的也不是故事而是历史,力求摆脱戏剧化的模式,使观众在真切的感受中能哭也能笑。马尔库斯认为拍这样的影片需要有勇气。若干年前他听说了这段历史,以后又看到一些材料,他感到非常气愤,因为他一直为自己是个瑞士公民而感到自豪。然而从学校的教科书上学到的这段历史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他为此感到羞愧。这可能是促使他下决心拍摄本片并离开瑞士而移居意大利米兰的原因吧。本片除分别在西德和法国获奖外,还于1982年获美国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

4 有用
0 没用
船已满员 - 豆瓣

船已满员

7.0

8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船已满员的更多影评

推荐船已满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