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E2现代寓言,亙古命题:真实性伪命题下对生活意义的追问及对少数意志操控的控诉

牛奶.
2018-03-31 17:25:39

特别喜欢架空的场景和虚拟的时代,因为这些物的东西都是不重要的,都是用于构成事件,从而揭示人类关系和人本身的。所以再次,黑镜只是镜子,它能反映的确是当下的我们自己。

E2的形式是很典型很老套的,洞穴,缸中之脑,黑客帝国,Rick创造的专为车箱发电的世界。在这样的故事下我们常常追问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是值得过的,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是真实性?真实性在生活中到底重不重要?

奥卡姆的剃刀可以延伸出很多有意思的点,对于科学界来说,是的,简洁和可证伪非常重要,是可依靠的来源,其他的我们可以说多此一举、没必要、无用、不正确。但这条规则放在人文社科里就显得不那么好用了,原因关键就在于任意的理念都可能被人接受,并藉由人产生行动和影响。这个被人接受的理念范围之宽广不可想像,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真实性几乎在人类社会是个伪命题。只要一个理念产生对人的影响,构成了作用力,它再真实不过了,它可以引起感官的反应、情绪性的共鸣,可以被当作动力、目的、意义。相同的人们联合起来,创造一个又一个的社会,或企图互相征服,或企图消灭因运气原生在社群里的异见份子。

真实性或是无穷的,你可以想象多少种理念,就有多少种

...
显示全文

特别喜欢架空的场景和虚拟的时代,因为这些物的东西都是不重要的,都是用于构成事件,从而揭示人类关系和人本身的。所以再次,黑镜只是镜子,它能反映的确是当下的我们自己。

E2的形式是很典型很老套的,洞穴,缸中之脑,黑客帝国,Rick创造的专为车箱发电的世界。在这样的故事下我们常常追问的是什么样的生活是值得过的,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是真实性?真实性在生活中到底重不重要?

奥卡姆的剃刀可以延伸出很多有意思的点,对于科学界来说,是的,简洁和可证伪非常重要,是可依靠的来源,其他的我们可以说多此一举、没必要、无用、不正确。但这条规则放在人文社科里就显得不那么好用了,原因关键就在于任意的理念都可能被人接受,并藉由人产生行动和影响。这个被人接受的理念范围之宽广不可想像,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真实性几乎在人类社会是个伪命题。只要一个理念产生对人的影响,构成了作用力,它再真实不过了,它可以引起感官的反应、情绪性的共鸣,可以被当作动力、目的、意义。相同的人们联合起来,创造一个又一个的社会,或企图互相征服,或企图消灭因运气原生在社群里的异见份子。

真实性或是无穷的,你可以想象多少种理念,就有多少种可能的真实性。但我不会说存在一个理念的世界,还是出于真实性的道理:只有人存在,我们才发现了理念的存在。任何逻辑在先非时间在先说明也都来源于人的存在。而无穷的真实性可以借由我们的历史说明:生产力的提升大概削弱了个体对共同体的需求,释放了更多的选择和想象,我们愈发看见个体能够变成基本单位,我们有了不同的生存法则和生活方式,以及去阐释和发掘活着的意义。

是什么限制了无限的真实性的一一展示?最直观的莫过于这个世界的自然属性,和有限的生存资源。自然属性是我们没法改变的自然科学领域。自然属性让我们这个社会不能是一个吃屎的社会,因为我们有效率更高的更营养的食物来源,和也许是因此而来的感官偏好。也许我们的自然属性是被制造的,但因为我们无法察觉那个来头,我们没法改变,没有选择,于是我们只能接受。缸中之脑类似的任何思维实验都是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的难题,在基本的自然属性一下,人类依然有无限的的选择,无限理念带来的可能的真实性,所以基本上受限的原因还是普遍的人的自由意志倾向于无限扩张,也可以理解为普遍的无法逃脱的社会性。这种社会性是一种驱动力让自由意志间非得相互交融和倾轧,这种影响力我们都可以理解为权力,有权力或是别人交由的,或是自己拿来的。所有的新生儿几乎用来都是无条件的接受,不存在生存以外的意志,所以养育者是自取的。if you are noticed, you can never be left alone. 由于这种对孤独的恐慌和对交流的渴望,很难去想象有一鲁滨逊真的没有对社会的渴望,在荒岛住得心满意足。但要是真的有这种存在,我们倒是很容易产生接触的念头,也很容易想象第二个人会如何打破鲁滨逊原有的他想要的生活。

人们都觉得自己偏好的就是好的,于是试图推荐分享,有的人更是发了疯地强迫。这种自由意志相互融合和倾轧好吗?坏吗?被不同的理念所影响好吗?坏吗?是奴役吗?是控制吗?这都取决于个人。似乎好坏不能去形容它,因为可接受的理念转换太快了,上一秒你还觉得是倾轧,下一秒你就觉得是可接受的。黑人小哥想要的是所谓的真实吗?其实也没有,也根本不存在那个唯一的对的真实,以此为缘由的要求其实是空洞的,他想要的只是自己更少的生存威胁,更多选择,更舒适的生活。这是大多数人的普遍要求,顶天了,大多数人要的只有这些。所以黑镜的设定并不是一个很好关于真实性讨论的困境。而只是对权力和阶级的讨论。如果真实性伴随着生命的威胁和低劣的生活质量,不知人们会做和选择。那个第一个躺在果冻里做梦醒来的人,如果发现仍然回得去做梦的现代社会,不需要和机器人对着干,渺茫几率干掉了也只是获得了一个荒蛮的地球,从前的舒适一起不复返,他毅然选择抗争,那真的是对人类生存有大爱了。如果一个人从果冻里醒来,发现外面世界虽然也是人,但是他们生活很凄惨,我不知道这个人会不会选择留下。

对于权力与阶级,这都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们反对固化的阶级,按出生分配权力,但是能力和出生背景都只是运气,努力的意愿恐怕也是,资源的分配是没有道理的,按实力(能力x努力)分配权力和阶级没有什么正义可言,只是关乎人类的生存。而对于弱者(能力上的弱者又超级懒惰的人)的关注与投入是人类社会性本质体现罢了,所以对这些人,用低成本的虚拟方式让他们真心产生愉悦感不好吗?表达出不满的人,显示出能力的人,只要不是太贪心,或威胁大家的生存,就让他们获得自己所想要的不好吗?

但是他们自己有足够空间和权力去选择和创造,和“只提供唯一阶级上升渠道,并且一切以自己的利益和意志为先去给予别人有限的选择”是不一样的。凭什么只有才艺秀这一种方式拜托现状?为什么不看广告要扣里程?为什么只有骑单车一种选择?说到底,这根本不是消费主义的控诉,而是少数意志拥有权力限制每一个人在生活上的选择的控诉。

真实性和生活的意义几乎是无限的,为什么强调无限真实的可能性如此重要,只能功利地说,从人类整体来看,它保留了不同的出路,人们同时寻求更好的生活方式,不会让人作得太死,是维持社会性的人类生存的途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黑镜 第一季的更多剧评

推荐黑镜 第一季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