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裂无声 暴裂无声 8.2分

我看这三个人

或非也
2018-03-31 16:10:2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电影看了很久,我一直以为这部电影只有两个主要人物,昌万年和张保民。

昌万年这种人我并不了解,在我有限的认知中,他是可以玩弄别人于手掌间,发黑心财,有很深的积淀,不是一般人能成为的人。

我的关注点开始一直在张保民身上,当然,故事情节的展开似乎也是因为他的介入,他找儿子构成了线索串起整个故事。我们看到张保民使昌万年的事情频频受到阻碍,我们看到他把那些打手打得屁滚尿流,我们看到他救了小女孩……他是那种让我很想嫁的人,或者说我理想状态下想成为的人。永远有一股正气在身上,敢于反抗强大的恶势力。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事让人觉得无可奈何,让人怀疑公理何在,包括之前看《三块广告牌》,我想既然这个世界不讲理,那真的不如话不多说直接上拳头,我似乎很享受一种以暴制暴的快感。可是转念就觉得可怕,难道文明发展至今,我接受教育至今,得到的结论就是不如回到野蛮时代吗。呃呵,试想一下,我的另一半,或者我自己,每天回来后总是鼻青脸肿,每次出门都要让人担惊受怕,也许就不能活着回来了。嗯是,我们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我们捍卫正义,我们为了大爱舍弃自己。可是关键是,这些真的有意义吗?我们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反观电影

...
显示全文

电影看了很久,我一直以为这部电影只有两个主要人物,昌万年和张保民。

昌万年这种人我并不了解,在我有限的认知中,他是可以玩弄别人于手掌间,发黑心财,有很深的积淀,不是一般人能成为的人。

我的关注点开始一直在张保民身上,当然,故事情节的展开似乎也是因为他的介入,他找儿子构成了线索串起整个故事。我们看到张保民使昌万年的事情频频受到阻碍,我们看到他把那些打手打得屁滚尿流,我们看到他救了小女孩……他是那种让我很想嫁的人,或者说我理想状态下想成为的人。永远有一股正气在身上,敢于反抗强大的恶势力。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事让人觉得无可奈何,让人怀疑公理何在,包括之前看《三块广告牌》,我想既然这个世界不讲理,那真的不如话不多说直接上拳头,我似乎很享受一种以暴制暴的快感。可是转念就觉得可怕,难道文明发展至今,我接受教育至今,得到的结论就是不如回到野蛮时代吗。呃呵,试想一下,我的另一半,或者我自己,每天回来后总是鼻青脸肿,每次出门都要让人担惊受怕,也许就不能活着回来了。嗯是,我们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我们捍卫正义,我们为了大爱舍弃自己。可是关键是,这些真的有意义吗?我们真的能改变什么吗?

反观电影中张保民的行为,他做的所有事都只是为找到自己的儿子,出于本能的善良,凭着一股蛮力。他虽然无声,但让人感觉到力量。可是,他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吗?他知道和他不知怎么扯上关系的这些人做了什么吗?他知道背后牵扯了什么吗?不知道。这就是最大的可悲,他虽然“暴裂”了,可惜还是“无声”。一个小小的人物,做的事不是出于主动思考,而是被选择,被大势力裹挟着前进。最后警察来了,昌万年和徐文杰落网了,只剩下张保民一个人坐在那里,拿出寻人启事。他似乎参与了一个大案件,发生了这么多事,但对他来说没有丝毫意义,他又孤独地回到寻找儿子的原点。他在这个事情中何曾起到什么举足轻重的作用吗?真正威胁到昌万年的是徐文杰,他手里有证据。威胁到徐文杰的是昌万年,他手里有他的女儿。甚至他一直在找儿子,最后找到磊子的关键却是小孩画的一幅画。

我知道,不能以我的标准评价一个人的价值。我们说,一草一木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我只是在无情地从社会从历史的进程来看这件事。我们常说,我们要为社会主义建设,为国家发展增砖添瓦。对,我们是只能增砖添瓦。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的决定性力量。我觉得,决定性作用主要是以量取胜吧。常常会悲观地觉得个人在大环境中的无力。其实能认识到这种无力的悲哀已经是幸运,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影响了什么,只是傻傻地被历史汹涌地推着前进。我们越来越成了产品,成了数据,甚至被别人操纵着命运,决定着生死。当然,大多数时候,人们并没有意识到。

后来才发现,徐文杰才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人物。我开始关注他,是在昌万年和张保民纠缠打斗在一起的时候,他在一旁不知所措窝囊得让人想扇他一耳光的时候。其实这时候电影已经快结束了。因为他太不起眼了。昌万年衣冠禽兽让人害怕,张保民的打斗场面看得挺爽,徐文杰却一直唯唯诺诺。可是,最后当我明白了他在这个事情中做了什么,当他说出那句“没有”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心凉。

历史唯物主义还认为,人民群众需要杰出人物,杰出人物来自群众。于是,人民群众中很多会思考的芦苇不甘只是增砖添瓦,他们想当设计师,想做指挥者,越来越多人为成为杰出人物奋斗着。对我们来说,徐文杰代表的那个阶层,更加接近我们。而这些人,其实才是决定未来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 “文杰”,好熟悉的名字,这不就是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父母从小对我们的期望吗?我们可能经历过苦,看过冷暖,知道差距,我们可能树立过理想,希望实现自己的价值,也为社会上众多的“保民”出一份力,让这个社会更好。可是,当“昌万年”和“保民”缠打在一起,当面对资本,面对权力,面对自己的欲望,会选择怎么做。

我想,就像我一样,大多数的“文杰”,是有一个“昌万年”的梦想的。这很正常。曾经,在我看到或遇到什么的时候,我愤愤不平,很容易生出一个念头,“等我以后怎么怎么样了,我一定怎么怎么样。”只是,慢慢地,我开始怀疑,我一直想可以走得更高,是为了什么。是不想像个木偶一样傻傻的被支配?那么我走得更高,是不是为了当那个提线的人?央视主持人董倩采访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时候主持人曾说,“一个人从寒苦人家出生,往往最想改变的是自己。”说实话,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我有种秘密被戳穿,面具被撕下的感觉。曾经一直以为自己就像老师教导的那样,是胸怀天下的,是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我现在似乎觉得,张保民是有价值的,最起码我需要他。我不想指责自己。现在我更喜欢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口号:改造人生,改造组织,改造世界。

一个位置,一个群体,一个阶层,不是因为它过去或者现在是这样,它就理所当然该是这样的。我的存在只有一个价值,就是改变。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4)

添加回应

暴裂无声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裂无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