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反成长的拳击电影,也是对日本社会最为人道的批判

谷城
2018-03-31 15:36:23

“荒野”在新宿。是2017年,地震发生六年后的新宿;

图片来自《错乱的一代》

是步入老年的“团块世代”,与“平成废物”共存的新宿;

图片来自网络

是低矮城区裹挟着流淌着霓虹色血液的高楼的新宿。

荒野根源

在战后的一段时间,新宿经历着凋敝,也面临着繁荣。

...
显示全文

“荒野”在新宿。是2017年,地震发生六年后的新宿;

图片来自《错乱的一代》

是步入老年的“团块世代”,与“平成废物”共存的新宿;

图片来自网络

是低矮城区裹挟着流淌着霓虹色血液的高楼的新宿。

荒野根源

在战后的一段时间,新宿经历着凋敝,也面临着繁荣。

寺山修司

寺山修司看清了“荒野”的存在,也预感着“拓荒者”的诞生。出于对时代的敏感,他写下《啊,荒野》一书。

这便是本片的蓝本。

图片来自《啊,荒野!》原著

荒野”是余震的可视化。新宿是一个文化符号,它真实的存在,又不愿被人们看到——这一文明高度发达的地区,成为盛放人类异化情感的容器。

图片来自网络

那些曾给予“婴儿潮一代”记忆的酒店,逐渐改造成为养老院。在这个背景之下,《社会奉献方案法》应运而生,政府强制青年当义工照顾老人,或是参加自卫队。

图片来自网络

这一措施激起年轻人的负面情绪,对社会陷入仇恨的人们在街上发动爆动以示抗议;而其他一些不敢面对生活,却不愿伤害社会的人,选择沉迷于自杀的幻想,甚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剧照

影片的两位主角就生活在这个背景下。

导演采用了两条线索叙事,一条是新次与建二这两位主角因拳击而交集,相依拼搏的求生之路。

另一条则刻画了领导“反自杀协会”的敬三,这条线更加冷峻,提醒我们现实世界的存在。

《啊,荒野》分为上篇和下篇,它的观感与日剧《火花》类似,像是一个用纪实手法拍摄的五个小时的连续剧。

而与刻画两位漫才艺人失败的奋斗经历的《火花》,以及同样讲述拳击的《百元之恋》相比,《啊,荒野》无关励志;寺山修司赋予的内核,使这部影片气质非凡。

寺山修司曾在1977年拍摄了电影《拳师》。

在这部类型片中,他将拳击运动赋予了一种更深刻的意味。片中的冠军拳手为了逃避仇恨,主动放弃了拳击,然而家庭关系与外部环境的巨变,以及场下内心的空虚,使他备受煎熬。

在《啊,荒野》中,导演岸善幸借拳手建二之口道出同样的道理:“仇恨使人获得胜利”。

拳击的形式是暴力的,只有拳击才能抵抗虚无。它给予了将“仇恨”这一情感可视化的途径,让我们思考人类生存的问题。

荒野行者

新次刚从少管所出来不久,生活拮据;建二是位口吃木讷的理发师。新次渴望着复仇,建二厌倦了父亲的压力,在一处偏僻的“海洋拳击馆”,二人开始了“拓荒之旅”。

像很多电影一样,导演为现实与回忆加上了不同颜色的滤镜,我们可以像主角一样,体会着生活的真相。

在他们灰暗的记忆里,有着朋友被殴打时狰狞的面孔,父亲残暴的吼叫这样私人的碎片;

也有地震后的废墟、在自卫队受到过虐待的自杀者。

在导演加入的配角中,有新次的女友,有脆弱狂躁的父辈们,也有与他们有血缘之亲却不能相认的母亲们。通过时空背景,他们一一相遇,充满了戏剧性。

与拳击线并行的是,领导反自杀小组的敬三对社会奉献法与自杀问题的反应。

在寺山修司的小说《扔掉书本上街去》中,提到了自杀者的资格。

他认为真正的自杀是出于一种抽象的艺术性审美,那些对现实感到绝望的人的自杀是毫无意义的。

寺山修司的真实心理是反对青少年自杀;

岸善幸则继承了这一价值选择。敬三的形象给人一种压抑之感,传达着导演对这一人物的怀疑。

在故事达到高潮时,他通过网络直播了自己的自杀,并向人群歇斯底里地喊到“弱者走投无路之时,真正唯一能与强者抗衡,且美丽之法,就是自杀。无意义的死亡是不行的。”

敬三折射出另一群人对自杀的看法。他们认为其他人的自杀只是向社会表达一种需要感罢了,并没有放弃对生之渴求;而他们则看透了生死。

然而,通过网络直播这一形式,敬三的自杀便不再属于自己——置身于整个社会的注视下,这种自杀便多了种形式主义,与在社会压力下自杀的人并无差别。

荒野之息

荒野的繁殖从未停息。主角们实现了梦想,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新次和建二通过拳击产生的交集,是命运的偶然。而命运的交集与分歧,亦是社会关系的偶然。

如教练在赛马场告诉新次的那样,他们的人生就像赛马,拳击是他们逃离宿命,摆脱由血统决定的社会关系的负担的唯一方法。

作者对拳击这一运动的选择并非偶然。作为一种充满直男气息的竞技活动,胜利的一方需要更多的“仇恨”,这是他们相遇,选择拳击的原因。

新次、建二、以及新次的情人芳子,他们共同面对的除了时代背景下家庭、亲情关系的崩溃,还有性的异化。

影片中表现性爱的场面不甚美好,不是粗暴,就是无终。亲人在他们的生活中是缺失的;而这种缺失,却能给生活带来安宁。

被社会拆散的亲情,在藕断丝连之间,也夹杂着血迹,只是基因已被改变,记忆已被扭曲。他们的介入,正是宿命伸出的手。

在决赛上,新次母亲喊出的“杀了他”,是对自杀的丈夫的恨;身患癌症的建二父亲用尽生命最后一口力气,感叹的一句“上吧,建二”,成为这对父子的遗言与墓志铭。

当建二选择“连结”而放弃仇恨之时,新次作为决赛对手,只能被迫在毁灭自己与毁灭别人之间做出抉择。

如果说前篇中敬三的自杀将两条线引向同一点,那么比赛结束的时刻,两位主角的悲剧便与整个社会的悲剧连结到了一起。

拳击迎合了他们的愿望,但也将他们引向更加旷阔的荒野。讽刺的是,如敬三的遗言所预示的,他们染上了“希望”这一人类的顽疾。

新次胜利后,郁郁寡欢。他是幸运的,因为除了擂台上与建二的连结,与芳子建立的爱情连结使他能在现实中,更加有利的进行拳击事业,继续对抗空虚。

这大概是每个幸运的行走在荒野的人,留下的独特印记。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啊,荒野 后篇的更多影评

推荐啊,荒野 后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