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兄弟 三兄弟 7.8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1 12:00:37

弗朗契斯科·罗西作为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第一代继承人之一,是从60年代开始从事电影导演工作的。这段时期也是新现实主义电影发生分化与变革的时期,许多新现实主义电影主将和新一代的电影工作者都以自己特有的观点去对待现实,去观照和表现人生。罗西的电影创作可以说是一开始就赋予新现实主义以新的涵义。

罗西曾担任过维斯康蒂和安东尼奥尼的助手,但是他的作品却完全摆脱了这些著名意大利电影导演的影响,而以一种新的叙事方法去结构事件,使作品具有一种调查式的叙述基调,如他在1962年摄制的《萨尔瓦托莱·居伊阿诺》企图以客观的笔调叙述黑手党人居伊阿诺正反两方面的作用,从而揭示他被刺的原因;他于1963年摄制的《控制城市的手》根据各种事实材料叙述某城市的地产投机商勾结市政当局拆毁旧房盖新房,结果造成旧房大量塌毁的惨剧;1965年摄制的《一个斗牛士的命运》毫不含糊地揭露西班牙斗牛士的艰辛命运和被盘剥的事实;1972年的《马太伊事件》摆脱了一般传记的叙述结构,按照原有的历史事件表现了意大利石油资本家马太伊传奇式的经历和他的神秘的空难事件,暗示出好几个幕后策划者插手此事的可能性;而1976年摄制的《精采的尸体》则是通过好几位司法检

...
显示全文

弗朗契斯科·罗西作为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的第一代继承人之一,是从60年代开始从事电影导演工作的。这段时期也是新现实主义电影发生分化与变革的时期,许多新现实主义电影主将和新一代的电影工作者都以自己特有的观点去对待现实,去观照和表现人生。罗西的电影创作可以说是一开始就赋予新现实主义以新的涵义。

罗西曾担任过维斯康蒂和安东尼奥尼的助手,但是他的作品却完全摆脱了这些著名意大利电影导演的影响,而以一种新的叙事方法去结构事件,使作品具有一种调查式的叙述基调,如他在1962年摄制的《萨尔瓦托莱·居伊阿诺》企图以客观的笔调叙述黑手党人居伊阿诺正反两方面的作用,从而揭示他被刺的原因;他于1963年摄制的《控制城市的手》根据各种事实材料叙述某城市的地产投机商勾结市政当局拆毁旧房盖新房,结果造成旧房大量塌毁的惨剧;1965年摄制的《一个斗牛士的命运》毫不含糊地揭露西班牙斗牛士的艰辛命运和被盘剥的事实;1972年的《马太伊事件》摆脱了一般传记的叙述结构,按照原有的历史事件表现了意大利石油资本家马太伊传奇式的经历和他的神秘的空难事件,暗示出好几个幕后策划者插手此事的可能性;而1976年摄制的《精采的尸体》则是通过好几位司法检察人员和共产党领导人被谋杀的经过,展示了当时意大利政治生活中的重大事件。

通过这些影片,可以看出,罗西力图使自己的作品比以往的新现实主义影片具有更高的政治含义,因而人们称他为意大利“政治电影”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并非出于偶然。

但是,影片《三兄弟》在叙事结构上却同上述那些以政治调查为基础的影片很少有共同之处。在这部影片中,他并没有根据一个人的生活经历或一桩事件的演变过程去结构自己的叙述形式,而是将三兄弟的母亲病逝作为戏剧性引子带出了五个人物:三个兄弟、老父亲和孙女玛尔塔。影片所表现的并不仅仅是一个人物或一个戏剧性事件,而是五个人物和五个不同的事件;在这些事件中,虽然都有中心人物,但除了老父亲和孙女玛尔塔具有较浓厚的个人色彩外,三兄弟所关心的和被困扰的却是意大利的社会现实问题:恐怖主义、少年儿童犯罪及工人罢工等问题。从形式上看,这是三兄弟各自涉及的独立事件,然而它们却更集中地反映了意大利各阶层人们所普遍关心的社会问题。

影片从叙述结构上可以理解为各自独立展开的片断。例如长兄拉法埃莱对于他是否接手案件一直犹豫不决,担心他是否会因此而成为恐怖分子暗害的对象。这种内心矛盾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属于个人的,他所从事的职业带来的,然而实质上却涉及了与人人有关的社会道德问题,即该不该从人的普遍道德要求出发起来揭发并惩办恶势力。罗西有意识地安排了拉法埃莱在乡间咖啡馆接妻子电话的机会,让他和几个喝咖啡、打牌的农民交谈,并让他们以直率的态度发表了各种意见:有反对的,认为这是无济于事;有赞成的,认为这是保卫他们赖以存在的社会。这时,拉法埃莱表示应该揭发罪行,同时强调公众团结和社会舆论支持的必要性。但他也认为做到这一点相当困难,因为这需要改变人们的恐惧心理。这实际上反映了影片作者罗西的基本想法,问题是提出来了答案却无从明确。

老二所关心的是少年犯罪问题,他直接同正在教养院接受教育的犯罪儿童建立关系,他看到了他们的问题,并且要向警方负责交出深夜私自出院进行偷窃活动的孩子。他的矛盾在于:是让院方自行查处还是交给警方去办?他没有也无法去追溯这个问题的社会根源,而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出现奇迹,由一股神奇的力量将各种诱入堕落的东西,荡涤一空。影片作者虽清楚地表明这是罗柯的梦想,但观众仍然会从中感到,这也是包括罗西在内的很大一部分意大利人的社会观:将希望寄托于一种虚幻的社会奇迹的出现。

老三尼哥拉的矛盾似乎集中在他被工厂除名和同妻子的关系难以和谐上面。如果说前者是社会性的矛盾的话,那么后者则属于个人感情性质。然而进一步观察,就不难发现,罗西是有意将他的妻子安排成意大利北方人,而尼哥拉则是南方人。众所周知,意大利南方贫困,而北方富有、工业发达,北方人蔑视南方人已是长期存在的事实。从这个意义上看,尼哥拉夫妇失和多年实际上存在着一种社会因素。尼哥拉在兄长的规劝下愿意考虑与妻子重归于好,但他只是在梦中发现自己硬着头皮回到妻子身边。看来,罗西仍然把尼哥拉个人问题的解决寄托于意大利南北方矛盾的缓和。

诚然,《三兄弟》中没有罗西以往影片中所惯有的那种凝重低沉和悲观的格调,三兄弟几乎都带着一种积极态度在畅想,期望自己所面临的难题能得到圆满解决。然而这些难题都是在梦幻中“解决”的,而三兄弟的实际生活并非如此,因此不免使观众感到影片的结局只是一种虚幻的乐观主义,一切就像玛尔塔所说:“只有奶奶不在了。”影片的整个叙述过程表明,这是罗西借玛尔塔之口在暗示观众:一切都没有变,生活照旧。影片中的人物依然是生活中的孤独者:拉法埃莱不能和他的妻子同来农村或去其他地方,必须时刻考虑到他个人和家庭的安全;罗柯对教养院的孩子们无可奈何,尼哥拉不能保证使观众相信他将同妻子重归于好,即使他在被除名后能找到一份工作。至于父亲则注定是个孤独者,影片中不时表现了他的孤独感。

影片的显著的艺术特点之一是“闪前”镜头的成熟运用。这种表现手法如果运用不当,容易使观众感到唐突,甚至莫名其妙。导演是在对三兄弟的个人遭际进行了适当介绍之后,才在影片结尾处集中运用这种镜头的。例如,拉法埃莱原对是否接手那桩棘手案件犹豫不决,以后又从妻子打来的电话中得知对方已发出警告,接着又和咖啡馆里的熟人谈到是否应该揭露恐怖主义活动的问题。他以后梦见自己接手此案后终遭恐怖分子杀害,便是顺理成章了。

罗柯躺在床上梦见那场荡涤导致少年犯罪的各种有害物品的运动,也是在他得知他们中间有人深夜出去偷窃和警方发出的警告之后。他苦恼自己无力解决,便想象能出现一个奇迹来扫荡犯罪根源。影片中还出现了一个基督画像的镜头,它在大灯泡的照耀下高悬在被扫除的垃圾上方。这又一次说明,罗柯在憧憬一种人力所不及的神奇的力量来帮助他去除邪恶。

尼哥拉梦想同妻子重归于好是在兄长对他进行规劝之后,他已感到他们夫妇之间的矛盾并非不能解决,尤其是他曾去探望昔日的恋人,发现她已结婚并在等待远在德国做工的丈夫,他感到已不可能与她重温旧梦,于是当晚梦见尴尬地回到妻子身边。

这几段“闪前”镜头都有着强烈的戏剧性,将影片逐渐推向高潮。此外,在这部影片中音响的运用也很有特点。影片一开始就用心脏的跳动声来替代一般的音乐。这是手术室里进行手术时的录音的扩大。导演用心脏跳动声替代其他音响,是企图向群众暗示,他所要叙述的是生活中的人真实故事,因而是可信的。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兄弟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兄弟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