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1 看过

伊凡·冈察洛夫的原作《奥勃洛莫夫》塑造了俄罗斯文学中的一个典型的性格:“奥勃洛莫夫性格”。长期以来,文艺评论界认为奥勃洛莫夫这个形象集中地体现了农奴主老爷和剥削者的特点。他懒惰成性,成天躺在床上,什么事也不想干,“从未自己穿过一双袜子”,“挣过一片面包”,还以此为自豪。1859年,俄国著名文艺理论家杜勃罗留波夫发表了一篇文章《什么是奥勃洛莫夫性格?》,文章认为“奥勃洛莫夫性格”是俄罗斯社会的一种社会性的弊病,社会思想应向着与奥勃洛莫夫性格作经常斗争的方向发展,要不断地克服奥勃洛莫夫性格。在杜勃洛留勃夫的文章似乎已对冈察洛夫的这部小说作了定论,尤其是列宁对这篇文章加以肯定和赞扬之后,别人似乎不便再说什么,小说的原作者冈察洛夫当时写道:“……我认为,关于奥勃洛莫夫性格,也就是关于奥勃洛莫夫性格是什么,在这篇文章出来后,已经不能再说什么了。”

但本片导演兼编剧之一的尼基塔·米哈尔柯夫对这部小说却有不同的理解。他认为“奥勃洛莫夫性格”作为一种社会性的弊病,在当前来说,已失去过去那种迫切性了。他要批判的倒是在现代生活中较为常见的现象:“什托尔兹性格”。因为,当人们在科技革命的进程中像什托尔兹那样沉浸在忙忙碌碌的日常生活中时,往往不再会发现大自然的美。米哈尔柯夫在奥勃洛莫夫身上所看到的恰恰是别人所忽视的一面:他的善良、真诚,永远像童年时那样天真无邪,他生活在一个自然、纯朴的世界中。米哈尔柯夫在呼唤返璞归真。基于这样的认识,他在影片中展现出了奥勃洛莫夫和什托尔兹这两个截然不同、对比度很强的形象和性格。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人物也有互补短长的方面。什托尔兹是一个意志力坚强、能付诸行动的人,他分秒必争,日程表上排满了各种各样的事情:访问、会见、做操,从不虚度时光。他为人真诚,有所作为,堂堂正正,忠于友谊。奥勃洛莫夫则超脱了日常生活中的各种忙碌,他经常在想:我们为什么活着?我们生活中的精神上的目的是什么?奥勃洛莫夫认为自己的生活应自然地顺应事物的自然进程。

米哈尔柯夫在把冈察洛夫的小说转化为电影语言时,他所重视的不是历史的具体性,而是人物生存的生态环境。米哈尔柯夫认为在奥勃洛莫夫的“善良”和什托尔兹的“精明能干”之间需要一种和谐的融合。

这部小说改编成电影时难度较大,因为小说缺乏动作性,主人公奥勃洛莫夫经常处于躺卧的状态中,如改编成电视连续剧,倒是可以细致地展现主人公的心理活动。而影片则要求把文学语言转换为视觉形象。所以,作为编剧的阿·阿达巴什扬恩和尼·米哈尔柯夫打乱了原作的结构,有时把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事件集中在一场戏中,或者相反,把冈察洛夫的短短的一句话发展成一整场戏。由于影片作者不是要表现通常所说的“奥勃洛莫夫性格”,所以,影片中完全删除了奥勃洛莫夫在维堡区与寡妇阿迦菲娅结婚后的那段生活,只是在小说作者的画外音中略加提及。

影片的头几个画面把小说中很大的一部分利用视觉形象表现了出来:宁静的奥勃洛莫夫卡庄园,在一个阳光和煦的早晨,小男孩伊里亚·伊里奇在一座深宅大院中醒来了,他周围的一切是这样的和谐。公鸡报晓了,摄影机从一个物体移到另一个物体。突然,它停留在一架钟上,钟摆在摆动着。公鸡的振翅啼鸣和钟摆的不偏不倚、没有生气的摆动象征着奥勃洛莫夫和什托尔兹这两个人物的对比,也隐喻着他们两个人所代表的不同的时代。

影片中没有表现什托尔兹的事业,例如,他向国外运送商品,他改建奥勃洛莫夫卡,在那里铺设公路和铁路等。影片只从生活的角度来表现什托尔兹:他做早操;不让奥勃洛莫夫吃油腻的早餐,等等。

什托尔兹与父亲告别这场戏拍摄得很感人。什托尔兹骑上马准备远行,父亲提醒他马肚带松了,倔强的什托尔兹却说了声:“我自己会紧的。”其实,他内心也不是那么坚强,特别需要某种温情,他一直等待着奇迹的出现,盼望父亲会再叫他一声。但父亲没有叫他,倒是那些佣人排成一横排,恋恋不舍地望着他远去。有一个慈祥的老女仆人不住喊他回来,要为他祝福,他立即转身回来与佣人们一一热情地拥抱,他感到了一种从未领略过的温暖。

“骑三轮车”这场戏完全是米哈尔柯夫虚构出来的,小说中根本没有这个情节。但这场戏比其他几场真正的从小说中移植过来的戏似乎更符合冈察洛夫的风格。米哈尔柯夫以奥勃洛莫夫拒绝上三轮车来表现他和什托尔兹、奥尔迦走不到一条道上去。当三轮车载着什托尔兹和奥尔迦远去时,观众从奥勃洛莫夫的目光中可以看出他坚决拒绝乘车随他们而去的原因,除了他和他们在性格上确是格格不入之外,还有不愿夹在他俩中间的意思。

奥勃洛莫夫与什托尔兹在澡堂里洗澡这场戏中,奥勃洛莫夫俨然成了一个哲学家、思想家。他们各自叙述了不同的世界观。奥勃洛莫夫说:“当树叶子活着的时候,它们是和根连在一起的,它们感觉到根的存在,而整棵树也需要它们。”他常常想:“人为什么活着?”他认为“活着干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活着?”奥勃洛莫夫也和树叶子一样,他的根就是他的出生地——奥勃洛莫夫卡,就是那绿色的田野,广漠的大自然。

正因为如此,影片中一再出现幼小的奥勃洛莫夫在田野上奔跑的画面,以展示天真善良的奥勃洛莫夫与大自然融成了一体,人回归了自然。片头的小男孩与片尾的小男孩也互相呼应,但片尾的小男孩已经是伊里亚的儿子小安德烈依了,用以表明回归自然这一命题的继承性。在影片结尾处,小安德烈依在绿色的田野上奔跑,阳光和煦,小小的身影和大自然融合为一,呈现出大自然的永恒的和谐。小安德烈依喊着“妈妈来了”时,这呼喊声与庄严的音乐声汇成了一片青草在阳光照耀下轻轻地摆动着,真是一幅天人合一的景象。

影片中出现的众多大自然的画面,诸如古老的林荫道,阳光灿烂的白昼,成串的葡萄,微微摆动的青草,在古老的彼得堡的建筑物的背景上走动着的黑马,都充溢着浓郁的诗情画意。导演是想借此说明;在科技革命进程中,像什托尔兹这样沉浸在忙忙碌碌的日常事务中的人,是不可能去发现和分享大自然的美景的。

3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奥勃洛莫夫一生中的几天的更多影评

推荐奥勃洛莫夫一生中的几天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