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1 11:37:33

从电影观赏类型构成的角度看,与20世纪40年代、50年代、60年代甚至70年代世界范围内出现的一大批严肃的二战反法西斯题材主流影片不同,英国1979年拍摄的影片《逃往雅典娜》有着明显的与主流艺术风格的悖向性,它属于那种赏心悦目的战争题材娱乐片。当然,这并不是说它追求所谓纯粹的娱乐,有意模糊甚或绝对排斥思想性,而是它更加注重以娱乐的综合观赏面貌吸引观众,将一定的思想性和倾向性(在这部影片中表现为人民的爱国精神和各国人民共同对法西斯的斗争)隐含于很强的观赏性之中,决不以说教和直露的面貌出现。在这部影片中,思想性与观赏的多样性是高度交融的,这使影片以一种更具新颖性的类型风貌成为70年代以来兴起的综合电影美学趋势的一个代表。影片的综合娱乐元素构成有几个突出的特点:

将喜剧色彩融入严酷的战争题材之中。其实,将喜剧性融入战争片中,《逃往雅典娜》并不是第一部,我们熟悉的法国影片《虎口脱险》、《王中王》等等都是颇有特色的当代喜剧战争片。在这些影片中,甚至荒诞性也被融入其中。《逃往雅典娜》这部影片的特色在于它在将喜剧性与战争表现相融合时取得的平衡性,它既是严肃的战争片,有许多激烈战斗场面,同时又富有幽默感和诙谐

...
显示全文

从电影观赏类型构成的角度看,与20世纪40年代、50年代、60年代甚至70年代世界范围内出现的一大批严肃的二战反法西斯题材主流影片不同,英国1979年拍摄的影片《逃往雅典娜》有着明显的与主流艺术风格的悖向性,它属于那种赏心悦目的战争题材娱乐片。当然,这并不是说它追求所谓纯粹的娱乐,有意模糊甚或绝对排斥思想性,而是它更加注重以娱乐的综合观赏面貌吸引观众,将一定的思想性和倾向性(在这部影片中表现为人民的爱国精神和各国人民共同对法西斯的斗争)隐含于很强的观赏性之中,决不以说教和直露的面貌出现。在这部影片中,思想性与观赏的多样性是高度交融的,这使影片以一种更具新颖性的类型风貌成为70年代以来兴起的综合电影美学趋势的一个代表。影片的综合娱乐元素构成有几个突出的特点:

将喜剧色彩融入严酷的战争题材之中。其实,将喜剧性融入战争片中,《逃往雅典娜》并不是第一部,我们熟悉的法国影片《虎口脱险》、《王中王》等等都是颇有特色的当代喜剧战争片。在这些影片中,甚至荒诞性也被融入其中。《逃往雅典娜》这部影片的特色在于它在将喜剧性与战争表现相融合时取得的平衡性,它既是严肃的战争片,有许多激烈战斗场面,同时又富有幽默感和诙谐感,具有轻松喜剧性,有时还有点闹剧色彩,但却不是典型的闹剧,它没有《虎口脱险》、《王中王》那种整体的超度的喜剧性,例如“占领集中营”那段情节,本来应是一场紧张的令人屏息闭气的战斗过程,但偏偏又有一场滑稽演出的喜剧性,两者交叉,造成这样一种观赏效果:可以让观众时时感受到的战斗紧张性仍然存在,难以忽略,而观赏趣味性又明显大于紧张,不必揪心。又如,片中一面是抵抗战士潜入拘留营的一系列惊险行动,一面是德军官兵因泻肚子慌忙上厕所。德军官兵不停上厕所的窘态令人发笑,但又让人笑得自然,笑得开心,笑得真实,因为它们都有着相当程度的生活实在性,而不仅仅是合乎某种艺术情感宣泄的需要。在这个前提下,影片洒脱自如地将娱乐观赏性与思想价值糅合起来。有的战斗甚至是笑着完成的。在营救将遭德军杀害的10名希腊人质的战斗中,做祈祷的牧师站在德军阵地前,慢条斯理地从怀中摸出一块面包状食物做欲啃状,他四顾无人,顺手向德军一扔竟是一颗炸弹;街上理发店跑出一位理发人,急速甩出手雷炸死一群德兵后又若无其事坐回椅子上继续理发;查利一面将子弹射向敌人,嘴里还不停地像儿童玩玩具枪那样发出哒哒哒的模拟声,也是喜剧演员的本色使然。查利驾驶摩托车追赶逃跑的党卫军少校沃克曼时,两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穿行于狭窄的街巷胡同,惊险场面令人揪心。巷里竟有倚门而坐的老人和横巷晾衣的女人,摩托车还几乎碰上巷子里突然出现的推自行车人,生活的常态、平静与战争的疯狂、火爆奇特地组合在一起;还有,作为一部反侵略战争影片,片中有冷酷和残酷的情节,但并不刻意渲染,如德军绞死无辜的希腊老人的情节,给人以相当的残酷感,但并不凄凄惨惨,通过一组镜头突出人民对法西斯仇恨情绪的表现,调动观众的观赏心理反应。创作者不是一味涂抹阴森场面,而是让影片始终保持一定的亮色,还因为1944年的战争形势作为影片背景,已十分明朗,人们清楚德国已经注定了败局,正如查利对赫希特直言:“你们不可能打胜。”而此时人民的各种行动已具有极大的主动性。

人物性格鲜明,又具有个性的丰富性、多彩性。从敌人阵营看,这部影片中的德军形象与以往很多同类影片中的德军形象不同,它将同一阵营里的德军实际上分成两种人,德军集中营长官赫希特少校代表一种人。赫希特是维也纳前古董商,他并不是战争狂人,他身上还有人味,他并不强行占有女演员多蒂,与女人睡觉也要够“绅士”,可以说他在一定程度上是被卷入战争中的,这使他后来能够站在人民一边而没有成为法西斯战争机器的殉葬品。党卫军沃克曼少校代表一种人,这种人是没有丝毫人性的畜生,是法西斯战争机器牢固的组成部分。作为不同于一般军人的党卫军军官,他非常傲慢,当赫希特不满他的跋扈而向他申明道“这个集中营我说了算”时,他先是盯视着对方,随即露出奸笑“承认”:“是的,我是越权了。”然后表情冷漠地转身离开,将话外音甩给对方也甩给观念:(我越权了)那又怎么样!他的顽固和最终被击毙宣告着法西斯必然被埋葬的下场。片中每个人物都还有着自己的个性色彩,泽诺是希腊当地人,坚定沉着,也有对女友以身体换来上等咖啡的愤怒,甚至为了自己所喜爱的女友也有行动不当的时候;查利开始似乎是被裹挟到泽诺等人的行动中来,他听说山上有金盘子,又一心要去找宝物,为此甚至甘冒危险,在行动中他一直与泽诺闹矛盾,似乎有些“贪”,但毕竟他又始终处于与法西斯斗争中。片中人物关系表现的笔触也很精练、细腻,如小个子罗泰利,是个有很倔强的个性和善于采取行动的人,他夺取德军汽车逃跑的行动失败被德军截住后愤愤戴帽子的动作,他开始时对查利不信任,用倒在地上土豆绊查利的细节都细腻生动表现了他的个性;又如在发掘文物中,布莱克等人通过一件古物的反复被“发现”迷惑愚蠢的德军中士,表现了在掠夺者面前的机警。影片还始终注意人物塑造的情境真实性,分寸感使影片始终保持着艺术真实和格调的一致。《逃往雅典娜》无疑是一部以男性为主角的影片,但女性有着独特的作用。为配合战斗,多蒂在广场为德军表演脱衣舞,作为故事情节变化的一个契机,引人关注。固然她的表演有挑逗性,但她是为了保证抵抗战士顺利完成任务而迷惑德军,同时又充分显露了德军的丑态,因此,多蒂的脱衣舞表演在这里并不低俗。影片有几个妓女形象,她们不是一般的妓女,她们的卖笑是一种斗争方式,她们肩负着掩护泽诺通讯联络的任务。她们在敌人面前是妓女,内心是爱国的。虽然,她们并不“纯净”,埃莉娜作为泽诺的情人,因为与布隆的关系有过不快,但她又时时将仇视的目光向着占领祖国的敌人。虽然,年轻的佐伊临死前没有那种威武不屈的英雄状,但她在敌人的枪口面前没有一句乞求的话,谁又能说她不是英雄!为了祖国的解放,她们没有一个畏惧退缩者,甚至不惧牺牲。在夺取小镇的战斗中,她们全都投入进来,令人敬佩。无疑,这些女性形象塑造的格调与影片的格调是一致的。

曲折缜密富有韵致的情节和细节,使影片产生细腻的观赏韵味。这部影片的耐看性还在于影片的故事情节热闹而又相当缜密,在看第二遍时就会发现第一次没有看到或没有注意到的东西,以及值得细细品味的地方。例如影片开始,在罗泰利夺取德军汽车行动中,先是一个当地小孩引诱德军军官下车追赶,罗泰利趁机开走汽车,后来又是这个小孩为进行秘密通讯联络的泽诺观察放哨,他发现侦察电台的德军中尉的汽车来了,迅速爬上房顶放风筝发信号;激烈战斗中,这个小孩被沃克曼少校抓住当掩护,成为造成危势情节的一个因素;布莱克等人占领小镇后,片中有一个镜头正是那位小孩戴着德军的军帽坐在小镇高处观察,作为胜利者之一,他显得那样神情怡然。这个小孩的形象能使观众在看似不经意中从一个很小的视角透视影片表现的人民性。再如炸毁德军油料基地那场戏,先是经验不足的布莱克教授的手枪被德军蛙人打掉,出现险情,后来,在赫希特与德军蛙人搏斗的关键时刻,又是这位有了经验的布莱克教授用手枪击毙了德军蛙人。

影片善于运用镜头语言表情达意,如雅典娜山上德军秘密武器——火箭被推出山洞时,伴着刺人的音响出现的那一队队戴着面罩穿着黑衣缓步而行的德军,和那庞大的火箭形象造型恰似战争怪兽。影片从人物性格真实出发,没有说一句反抗侵略者的口号,而是由视听语言所表现的人物行动表明雅典娜宝库属于人民的题旨。特别是影片大量使用运动镜头拍摄,使画面充满动感。如党卫军少校沃克曼要在街上绞死一名希腊老人那个情节,紧张的气氛中,主要运用几个反衬镜头表现周围情绪氛围:在窗口观看的埃莉娜愤怒的面庞上流下悲痛的泪,街上的老太太在祈祷,孩子们恐惧的面孔,罗泰利紧紧捏手中的帽子仇视的特写镜头,愤怒而极力克制的泽诺竟捏碎了手中的玻璃器皿,随着那玻璃破碎的咔嚓声,紧接着镜头伴随强烈的进行曲摇向布满集中营岗哨的希腊当地环境和景致,最后是面孔严肃的德军集中营长官从地平线上一层层冒出来,最终,不言而明地获得影片所要表达的情感倾向性——消灭法西斯。再如布莱克等人占领集中营一场,各种镜头表现方式综合运用,和着各种音乐,产生了强烈的情绪节奏感。《逃往雅典娜》中的镜头运用的一个特点,还包括许多前后景纵深配置的表现,如,前景是泽诺在街上观察情况准备采取行动,后景是依窗站立随时准备配合行动的埃莉娜;前景是赫希特为了占有多蒂与查利在谈话,后景就是多蒂依阶而坐的情景;又如前景是德军岗哨在巡逻,后景则是战士们跃过各种地形秘密接近目标;再如前景是室内一名德军军官在打电话查问情况,窗外侧后就是抵抗战士正用吊绳靠近来,等等。镜头纵深感增强了可看性,增强了意蕴性,增强了惊险性。影片所有的镜头转换都做到了非常流畅,没有丝毫滞涩感,使用了多种衔接技巧,并巧妙地将镜头转换与表现内容贯穿起来,如德军开枪打死逃跑的希腊人,镜头是微俯角度,当德军将枪口抬起来又向上面射击时,仰拍镜头使观众看到一个人应声摔下来,那是澡堂上的天窗,场景已经转换。《逃往雅典娜》电影镜头语言的运用使人再次惊叹,在电影艺术中,不但二战内容的表现虽经几十年难以穷尽,其表现形式也具有不可穷尽性。

这部影片又一次给我们提供了认识一批著名演员的机会,这是影片吸引人的一个重要因素。它集中了英美和希腊等国的一些大明星,观众可以欣赏到他们的精湛演技。如英国著名演员戴维·尼文(1910~1983),在片中饰演考古学家布莱克教授,在《尼罗河上的惨案》等等影片中,我们曾充分领略他的绅士风采,他的参演使影片平添了一种典雅的风度。罗杰·摩尔是英国著名演员,拍摄这部影片时年55岁。他出生于伦敦,父亲是警官。摩尔自幼爱好绘画,从美术学院毕业后到漫画片厂工作,他作为临时演员参加了影片《恺撒与克莉奥巴特拉》演出。之后,他进入皇家戏剧学校专修表演艺术。他18岁时应征入伍,在驻德英军中任军官,退役后他作为正式演员,首次主演《舞姬夫人》一片。他到好莱坞拍片,在《雨晨哀曲》、《七圣决斗》等片中演出。70年代初,间谍片《007》风靡西方,摩尔以他的高大身材和武打功夫被制片人看中,他作为剧中主角詹姆士·邦德的第三代扮演者,拍摄了《007》中的5集,从此,他名声大振。后来,他又完成了《007》的第13集。饰演泽诺的演员泰利·萨瓦拉斯是继尤尔·伯连纳之后又一位著名光头明星。他虽貌不惊人,但很会演戏,且多才多艺,导演、制片,甚至广播样样都行。萨瓦拉斯出生于纽约,双亲都是希腊移民。他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曾长期担任电台广播员。后来他主演电视系列片《刑事科莱克》,获得金球奖。萨瓦拉斯在《女王陛下的007》中曾和摩尔合作。萨瓦拉斯的表演充满幽默与俏皮,是美国最有特色的性格演员之一。他们的形象风貌和性格特征为这部影片增光添彩。

本片导演乔治·科斯马托斯是一位颇有才华的艺术家。科斯马托斯1943年1月4日出生于希腊的科尔夫岛,祖父曾任驻埃及大使,因此乔治的童年是在埃及度过的。他从小是个电影迷。大学期间他专修国际法与犯罪学。这段时期,他经常光顾国家电影资料馆与电影学院,看了许多日本影片、法国影片以及30年代的美国影片。1960年,影片《大逃亡》在基普罗斯岛拍外景时,他自告奋勇参加现场拍摄工作。他是有名的动作片大师。他的影片讲究视觉效果,大量运用移动摄影,镜头变化都是采用切入方式,从而使动作性加强,具有令人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于1976年导演过一部我国观众熟悉的惊险影片《卡桑德拉大桥》。《逃往雅典娜》使我们再次欣赏到他的创作特色。

所有这些使《逃往雅典娜》成为一部让人闲暇时想看,劳累时为了获得轻松感时想看,看了还想看,常看不厌的影片。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逃往雅典娜的更多影评

推荐逃往雅典娜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