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正义无处可寻,美国精神要往哪走?

符墨灵
2018-03-31 11:37:0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影片在声讨正义的路上戛然而止,给观众留下一个问号。

他们会不会杀掉那个嫌疑犯?

一开始,我们都期待着凶手落网,最好死得惨点。但其实影片的开头早已暗示了故事的结局:三块破旧的广告牌,伫立在重重迷雾中。

沉闷、绝望是这部影片的主题,即使后面的影片中画面布满阳光,但这就是导演对美国现状的批判:表面春光无限,背后阴沉绝望。

在美国传统的影片中,无论邪恶的力量多么强大,最终都会被正义战胜,这样的模式会给人希望和力量,以及复仇的快感。

但《三块广告牌》并不会给我们这些感觉,更多的是迷茫和无奈:好人伤痕累累,凶手逍遥法外,正义何时能得到伸张?以及,正义能否得到伸张?

影片中,好人好像都不能好好地生活。

女主角失去爱女,凶手一直没有抓到,自己还遭受各种孤立和迫害。

警察局局长威洛比得了癌症,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却没有享受幸福的命。

黑人因为肤色问题,经常受到种族歧视和打压。

广告商韦尔比因为帮助女主角被从楼上扔下去。

警员迪克森觉醒后直接面临毁容的戏码。

好人的运气都去哪了?都被坏人吃了。

凶手逍遥法外,一个无法追踪,一个不得追踪。女主角的前夫也是个反派角色,但是他依然小酒喝着、美女搂着、豪车开着,连纵火烧了广告牌都有警察局替他兜着。

是什么让“世界警察”失去了主持正义的能力?

影片中有两次对真相的逼问,第一次是女主角米尔德里德建议警察局长威洛比把镇上男子的DNA都收集起来,警长说:

第二次是暴走警员迪克森被告知他所获取的嫌疑犯的DNA和这个案件以及其它案件都没有关联,他询问对方的身份,新局长告诉他:

民权法和不可描述的犯罪嫌疑人,指代的是美国政府和它现行的制度。

当制度靠不住时,人们只能呼唤美国精神。

美国精神是什么?正义、坚韧和爱。

追求正义,一直是弘扬美国精神的电影的主题。肤色平等、争取自由、扬善除恶的核心都是正义。

在探索的过程中,前行者必然会受到各种各样的摧残、威胁,但是他们从不妥协,体现出坚韧的精神。

而爱,是化解矛盾的润滑剂也是前行者的动力。韦尔比在医院遇到打伤他的迪克森,选择不计前嫌,给他倒了一杯橙汁;威洛比自杀前,还不忘给米尔德里德的广告牌买一个月的流量;小矮人詹姆斯在看到迪克森被火烧时,勇敢地冲上去帮他扑火。

这个画面充分体现了:弱小的身形,伟大的身影

而暴走警员迪克森的觉醒,也是因为威洛比让他放下恨,学会爱。

影片中,米尔德里德就是美国精神的化身。这一点,导演反复用镜头语言向我们强调:影片的开头,米尔德里德决定用广告牌反抗警察局时,美国国旗第一次出现。

她到去到店里上班的时候,美国国旗第二次出现,插在她们店的门前,这是影片中除警察局外唯一一个插着美国国旗的地方。

很多大面积出现美国国旗的画面都有米尔德里德存在:

在追求真相的过程中,米尔德里德受到了重重阻力:儿子的不理解、威洛比身患绝症的苦情现实、胖牙医、牧师和罗比的同学代表的小镇居民的孤立和敌对、前夫的羞辱等等。但不管是冷眼以对,还是好言相劝,她的信念都没有丝毫改变,甚至越挫越勇。

米尔德里德送儿子去学校遭到别人扔罐头啤酒时,她狠狠地问候了对方的后代。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一定加倍奉还,这是美国精神所尊崇复仇主义的正义。就像Eastwood的电影《不可饶恕》里,杀手威廉得知自己的小伙伴被警局的人杀了,他冒着生命危险回去把对方团灭了。

影片中只有一段米尔德里德对女儿的回忆。在儿子罗比摔门后,走到女儿的房间里,坐在她的床上,回忆起她遇难前与自己的争吵。很多人看完这一段后,觉得米尔德里德是在忏悔,然后把自己内在的责任外化到威洛比身上。

我的理解是:这其实是一个人在极度绝望和无助时最无力的挣扎——总想要回到悲剧发生之前,改变点什么。

在这段回忆里,米尔德里德的女儿想要妈妈把车借给她,但是米尔德里德不肯,最后让她自己走着去。女儿盛怒之下,说希望自己在路上被人强奸,没想到一语成谶。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和米尔德里德想的应该是一样的:“如果当初我把车钥匙给她,或许这件事就不会发生。”

但,杀死女儿的不是米尔德里德。每一天都有人和亲近的人发生争吵,但这不是悲剧产生的原因。

米尔德里德的前夫查理来到家里,两人发生了争吵后,查理说:“难道我不希望这一切没发生过吗?”“真希望我没说过这话,因为如果我没说的话至少她还活着。”

总想要回到悲剧发生之前,改变点什么。

米尔德里德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事实上,美国精神也不是推崇完美的人格。她暴躁、难搞,似乎还有点不近人情,听到威洛比说自己快要挂掉了也面无表情;但其实她的内心是很温暖、很柔软的。

看到窗台挣扎的虫子,她把它翻过来,这是对一个小小生命的珍惜。

看到韦尔比和女助手调情,她会心一笑,就像一个亲切的朋友。

看到威洛比口吐鲜血,她全然忘了对方刚刚还在威胁她和羞辱她。

那她为什么要为难好人威洛比?因为正义和道德无关。

很多时候,我们都需要在正义和道德之间做选择。看完影片后,我问自己:如果我在生活中也遇到一个像米尔德里德这样似乎不近人情的人和一个像威洛比这样人品端正的人,我会不会像那些为难米尔德里德的人一样,做出道德的审判?

“因为他是一个好人”,这句话模糊了正义和非正义之间的界限。你可以追求正义,但你不能为难一个好人,哪怕这个好人恰恰就是正义的希望。

反过来,如果我们是米尔德里德,我们能够忍受道德的批判,继续坚持自己认定的正义吗?或者,我们能否有勇气承受各种压力,坚定自己的信念和梦想?

影片的结尾安排得很有意思,求助于权力机构无望后,两人决定用一把来复枪把一个犯罪嫌疑人干掉,他们开着车上路。这个画面颇有侠义色彩,似乎在说:制度无望,只能自己上。但车还没开出小镇,他们就开始犹豫。

怎样做才是对的,这是一个很难给出确切答案的问题,但至少,他们在路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三块广告牌的更多影评

推荐三块广告牌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