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在他人期待中生活的“死刑犯”:对Yes, and的质疑

谷芽0
2018-03-31 10:53:1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他被杀了三回。

第一次, 他妥协,让别人主宰他的生命。

他有过“杀人”前科,他和死者生前有过争执,他被迫承认了他“杀人”。所以,这是一场他逃不过的审判,无可奈何,他只能希求不被判死刑,在牢里度过剩余一生。

第二次,他关怀的女孩,以为他是为她而杀人。她被父亲性侵,母亲视而不见。她从他那里获得了长辈关怀,她以为他是为了她而杀人。“他肯定感受到了我杀父的恨意,所以帮我完成了。”她以为,他是把她当作他三十年未见的女儿,来对待了。

他知道后,愤怒了。他再一次被假想了。他知道他自己从没有杀人,但三十年前的牢狱之灾告诉他,反抗无用,所以他才接受被审判的命运;以为再次妥协后,可以平安读过余生。不曾想,他再一次被她人所“以为”,他想拿回对自己的控制权。为什么,每次他的口供都会变;因为每次他都需要编造合情合理的借口,来满足别人臆想。

他向律师坦白,“我没有杀人”。而律师,知道,这个审判必须进行“有罪”的审判。

第三次,他的律师,以为他是为了保护女孩,接受了他“自杀”般的申诉要求。这场审判,没有办法推翻,因为对任何一方(法官,检方,律师)而言,都不讨好。正如女孩控诉,法庭上“

...
显示全文

他被杀了三回。

第一次, 他妥协,让别人主宰他的生命。

他有过“杀人”前科,他和死者生前有过争执,他被迫承认了他“杀人”。所以,这是一场他逃不过的审判,无可奈何,他只能希求不被判死刑,在牢里度过剩余一生。

第二次,他关怀的女孩,以为他是为她而杀人。她被父亲性侵,母亲视而不见。她从他那里获得了长辈关怀,她以为他是为了她而杀人。“他肯定感受到了我杀父的恨意,所以帮我完成了。”她以为,他是把她当作他三十年未见的女儿,来对待了。

他知道后,愤怒了。他再一次被假想了。他知道他自己从没有杀人,但三十年前的牢狱之灾告诉他,反抗无用,所以他才接受被审判的命运;以为再次妥协后,可以平安读过余生。不曾想,他再一次被她人所“以为”,他想拿回对自己的控制权。为什么,每次他的口供都会变;因为每次他都需要编造合情合理的借口,来满足别人臆想。

他向律师坦白,“我没有杀人”。而律师,知道,这个审判必须进行“有罪”的审判。

第三次,他的律师,以为他是为了保护女孩,接受了他“自杀”般的申诉要求。这场审判,没有办法推翻,因为对任何一方(法官,检方,律师)而言,都不讨好。正如女孩控诉,法庭上“没有一个愿意说真话的人”。或者,人人以为,他们所看到的就是“真相”。

影片中特意解释了“盲人摸象”的典故:摸到鼻子和摸到大腿的盲人,都坚持自己的描述,才是大象原本的样子。

如果追本溯源,他是整个故事的起源。或者,他对生活,无论好坏统统接纳的人生态度-”Yes,and”的思维方式,他总是顺从他人期待而活,“杀”死了他自己。导演把他比作容器,也真的拍出了“容器”感。利用镜面反光,他和律师在监守所对话的那场戏,律师和他的影像重合了,好像律师进入到了他的身体中,在替“他”思考说话。

丧失对自我的控制,看似是妥协/让渡,也是允许他人篡改你的命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第三度嫌疑人的更多影评

推荐第三度嫌疑人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