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拳 醉拳 7.3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1 01:14:17

《醉拳》诞生的年代,是武侠电影随着整个电影商业化的进程不断发展的年代,也是成龙在香港电影界崭露头角的年代。当时在港台地区李小龙的技击武侠片正如日中天。李小龙所开创的“截拳道”,不仅是中国武术的一种独特拳法,而且也是他在武侠电影中的看家本领。他设计和表演的独特风格,如凌厉的叫声、睥睨的眼神,已成为李小龙武术不可缺少的历史标记,特别是他创造的“凌空三弹腿”更成为李小龙特有的武林绝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国武侠电影经历了一种历史的变异,这就是武术技击的方式从传统的古装刀剑到现代拳脚的转变,其电影美学样式从正剧到喜剧的转向。在这个历史过程中《醉拳》起到了引导潮流的统领作用。在此之后,中国武侠电影史上“谐趣武侠片”作为武侠电影的一种独特样式被确定下来,时至今日,这类影片依然是占据电影市场的重要片种。该片的导演袁和平与主演成龙日后都成为“谐趣武侠片”的开山始祖。

《醉拳》是武侠电影与喜剧电影相结合的成功典范。它将高度的动作性、惊险性和喜剧性结合起来,即将喜剧性元素引入到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中,这种喜剧与侠义的汇聚,不再仅仅是从细节上、武打方式上改变中国武侠电影单一的艺术风格,而是从结构上、整

...
显示全文

《醉拳》诞生的年代,是武侠电影随着整个电影商业化的进程不断发展的年代,也是成龙在香港电影界崭露头角的年代。当时在港台地区李小龙的技击武侠片正如日中天。李小龙所开创的“截拳道”,不仅是中国武术的一种独特拳法,而且也是他在武侠电影中的看家本领。他设计和表演的独特风格,如凌厉的叫声、睥睨的眼神,已成为李小龙武术不可缺少的历史标记,特别是他创造的“凌空三弹腿”更成为李小龙特有的武林绝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中国武侠电影经历了一种历史的变异,这就是武术技击的方式从传统的古装刀剑到现代拳脚的转变,其电影美学样式从正剧到喜剧的转向。在这个历史过程中《醉拳》起到了引导潮流的统领作用。在此之后,中国武侠电影史上“谐趣武侠片”作为武侠电影的一种独特样式被确定下来,时至今日,这类影片依然是占据电影市场的重要片种。该片的导演袁和平与主演成龙日后都成为“谐趣武侠片”的开山始祖。

《醉拳》是武侠电影与喜剧电影相结合的成功典范。它将高度的动作性、惊险性和喜剧性结合起来,即将喜剧性元素引入到刀光剑影的武侠世界中,这种喜剧与侠义的汇聚,不再仅仅是从细节上、武打方式上改变中国武侠电影单一的艺术风格,而是从结构上、整体上重新创造了中国武侠电影的经典样式。从此,武侠电影这个充满着侠义与血泪的神话世界,也传出了一阵阵谐趣的笑声。

导演袁和平,祖籍北京。1945年生于广州,其父是著名的龙虎武师和武术指导袁小田(在《醉拳》中扮演苏叫花子)。袁和平自幼随父习武,十多岁时开始在电影中担任临时演员和龙虎武师。1970年担当武术指导,首作是《疯狂杀手》,其后有《荡寇滩》(1972),《壁虎》(1972)等。1978年,他第一次执导喜剧武侠片《蛇形刁手》,紧接着他又拍出了《醉拳》。在这两部影片中袁和平将中国电影史上历来注重武打技击的武侠电影,引入了一个嬉笑怒骂的喜剧世界,从而开创了谐趣武侠片之先河。成龙也正是由于被袁和平选中担任《醉拳》和《蛇形刁手》的男主角,才一举成名,成为一代叱咤影坛的功夫巨星。今天,袁和平与其弟袁信义、袁祥仁、袁日初、袁振洋等组成的“袁家班”,和刘家良的“刘家班”、洪金宝的“洪家班”、成龙的“成家班”、唐佳的“唐家班”已成为支撑整个香港武侠动作片的五大支柱,并时时引领当今香港主流电影的创作潮流。袁和平在回忆他当年拍《醉拳》时说:“在此之前,我参与拍摄了许多部武侠影片。我总是感觉到武侠电影里有太多的血腥、太多的暴力。那么,我就想有没有一种既好看又没有那么多暴力的东西呢?后来我把动作和喜剧两种类型结合在一起,用喜剧来代替那些血腥的东西,加喜剧加动作,又漂亮又好看又好笑,我就是这样构想的。结果呢,很成功!”在武侠电影的叙事语言上,袁和平还开创了一种“连锁式的创作”方法。在接到一个电影剧本的时候,他会想到这个演员用什么招式,那个演员用什么招式。主角跟反派各用什么功夫,然后设计好他用什么功夫破他,他再用什么功夫反破他。只有进行这种“连锁式创作”,每一场戏才会不一样,动作和动作之间,人物和人物之间才能构成真正的冲突,观众也才会觉得有兴趣。

《醉拳》虽然在题材上沿袭了中国武侠电影的传统英雄黄飞鸿的故事,但是影片的美学样式却呈现为一种开放性、兼容性的现代特征。这不仅表现在影片的导演能够把传统的以武术技击为主的功夫片和喜剧片巧妙地合二为一,而且还包括在影片的各个层面上都显示出这种兼容和开放的美学特征:如在影片的开场作者用的是沉郁刚劲的古曲《将军令》;在影片当中黄飞鸿独自练功时用的是节奏明快的轻音乐;黄飞鸿既保持了传统系列片中英勇无畏的性格特征,又增添了一种逗笑、调侃的喜剧色彩。而这种喜剧化转变,是中国武侠电影的创作风格从英雄化趋向平民化的重要标志。成龙在《醉拳》中所扮演的黄飞鸿,就是一位使传统的黄飞鸿形象发生历史变化的喜剧性人物。这也是在电影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武侠电影自身的一种生存策略。特别是在言情、枪战、喜剧等诸种类型电影各领风骚的香港电影界,传统的以武术技击为主的武侠电影,已很难保住它昔日的票房霸主的地位。所以,兼容不同的类型影片的创作手段,即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选择。

《醉拳》的主演成龙原名陈港生,1954年4月7日生于香港。小学一年级后,在香港中国戏剧学院学习京剧,并练北派武术。其父陈志平,退休厨师;母陈莉莉。妻林凤娇,曾为台湾著名影星。1962年成龙第一次在影片《大小黄天霸》中担任角色,后来加入“七小福演出团体”。1970年在李小龙影片《精武门》中做替身演员。1971年在《广东小老虎》中第一次任主角。1972年在《女警察》中扮演女主角的助手。1973年在李小龙影片《龙虎争斗》中做特技人。1974年第一次在《香港过客》中扮演喜剧角色。1975年出演影片《花飞满城春》、《码头龙虎斗》。1976~1979年参与罗维导演的《新精武门》等六部影片的拍摄。1978年主演《蛇形刁手》和《醉拳》,使他一跃成为李小龙之后港台最受欢迎的功夫明星。成龙与其他的电影艺术家最大的不同是:成龙不仅是用智慧、用动作创造电影,而且他是在用生命创造电影。他是一位真正地用生命书写电影的“电影作者”。他说“没有人愿意向死神挑战,如此卖命是否值得?事实上我经常考虑这个问题,但我必须以‘真实’面对观众”。他为拍电影三十多次受伤,流血,住院。据报道说有些保险公司都不敢让他买保险。为此,他的生命、他的行为本文与他所创造的电影叙事本文共同构成了成龙在电影史上的双重意义。所以,看成龙的电影,实际上是在看一个电影明星惊心动魄的历险记、惊魂记。

成龙在每一部新片中都会在动作、情节、体能上对自己提出新的挑战。这既是对未来电影市场的一种突进,同时也是对自我未来的一种重塑。在《醉拳》中他从客栈的楼梯上跌落下来的真实场面,没有使用任何特技来“包装”。这种精彩叫绝的“动作奇观”已经成为成龙电影不可或缺的视觉特征:《警察故事》里公共汽车上下的追逐、打斗;成龙从百货商场的彩灯上骤然滑落的动作;《白金龙》中成龙在影片中与大白鲨搏斗;《霹雳火》中的汽车竞赛……成龙电影中总是有精彩的动作奇观贯穿其中。包括他的影片所提供的空间景地,从拥挤的客栈到喧闹的集镇,从白雪皑皑的冰峰到沙海茫茫的大漠,从俄罗斯的边陲到阿拉伯的腹地,成龙每次总是力图给观众提供一个新的视觉环境,一种新的心理感受。在影片的艺术创作上成龙更是不愿落后于他人。他说:“永远我就想要特殊,不要跟人家一样。当每个人走李小龙的路的时候,我就不走,我走一种叫动作喜剧;当每个人都走动作喜剧的时候,我就走叫做危险动作的路;到了每个人都在玩危险动作,我就玩一种叫做亡命式的动作,到了后面就没有人学我了,我就变成独孤一人。”成龙之所以是成龙,正是由于他的这种生死两忘的电影精神所决定的。

成龙是一个以自我战胜角色的电影作者。在他主演的一系列影片中成龙始终是以“成龙形象”胜于角色形象。《醉拳》里的黄飞鸿,《A计划》的海军陆战队上尉,《警察故事》里的特警陈家驹,《我是谁》里的特别突击队员杰克,《红番区》里的香港警察,《义胆厨星》里意大利名厨驰戈的助手杰克——观众始终把他们作为成龙在银幕上的一个新的扮相,而从来不会把这些角色置于成龙之上,成龙为此实际上也成为一个在银幕上从不更名改姓的文化英雄,一个具有市场感召力的票房保证。

成龙在《醉拳》中的武打风格勇猛有力、遒劲酣畅。他善于利用各种地形地物,来创造新颖的打斗样式。十八般兵器他样样会耍,棍棒刀剑自不用说。像板凳、扫帚、桌椅、茶杯、酒壶,还有蔬菜、碗筷各种道具几乎都成了他手中的利器,而且使用得出神入化,变幻无穷。他在《醉拳》中练习“醉八仙”的场景和在与冷血杀手阎铁心对打中自创“何仙姑”的情形,都已成为武侠电影中的经典段落。尽管《醉拳》在文戏的表演上有明显的戏剧性的夸张成分,有时甚至已背离了生活常理,连成龙自己也承认,他现在的表演已经从《醉拳》的那种“夸张喜剧”转变到了“环境喜剧”。但《醉拳》的这些缺憾并没有影响它在中国武侠电影乃至整个中国电影史上的重要地位——《醉拳》是中国武侠电影史上谐趣功夫片的开山之作,也是主演成龙的成名之作,同时还是黄飞鸿系列影片中重写英雄性格的历史之作。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醉拳的更多影评

推荐醉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