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篷车 大篷车 7.9分

导演说

非虚构
2018-03-31 01:13:51

《大篷车》是一部极具观赏价值的娱乐片。它对于观众的吸引力是多方面的:它有传统好莱坞式的曲折故事情节,有着惩恶扬善的社会生活主题,有着一系列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有着惊险激烈的打斗场面,还有着赏心悦目的富有民族特色的舞蹈和音乐。

影片蕴含的是一个并不新鲜的社会母题——贪心是罪恶的渊薮,友谊是人类的珍珠。影片以第一人称的倒叙开篇,以主人公的自述结构整部影片,在曲折的情节中,叙述了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中金钱与友情对抗的故事。女主人公苏妮塔是孟买大工厂主莫汉达斯的独生女,她的慈父突然被害,保险柜里的巨款被窃,劫财害命的竟是她父亲亲手培养的最信任的年轻的总经理拉詹。狠心的拉詹图财害命后还要骗娶美丽善良的苏妮塔做他的妻子,这一切在新婚之夜被曾受拉詹玩弄的舞女莫尼卡所揭穿。于是,苏妮塔惊恐地逃出魔掌,影片循着拉詹追杀苏妮塔的情节线发展,故事的总悬念发生。影片自始至终让女主人公苏妮塔在危境中行动,而苏妮塔这个善良柔弱的女性,面对的却是拉詹为首的一伙隐藏着的凶恶的坏人、打手,因而使人格外揪心。当苏妮塔进入吉卜赛人演出团的大篷车队后,迅速扩大了影片的情节含量,故事出现了高度戏剧性的变化,宝贵真诚的友情凝成的力量,最终战胜了邪恶,坏人受到了惩罚。无疑,《大篷车》对贪欲以及阴险残忍这种种人性恶的批判,对友情和友情的力量等种种人性美的赞颂,显示着一种来自生活的艺术的永恒性。

影片的主题融于生动的人物形象塑造中,片中有为人正派的企业家莫汉达斯和卡拉马昌德,有正义的吉卜赛青年莫汉,有善良正直的吉卜赛头人,有单纯善良的苏妮塔,有阴险狡诈的拉詹,特别是影片塑造了妮莎这个吉卜赛姑娘。这是一个有着多重性格的人物,她有着一身优美出众的舞姿,热情奔放,她也有着粗野甚至骄横的个性,同时,她做事为人泼辣直率。开始,她恨苏妮塔“夺走”她的情人莫汉,要杀苏妮塔,危险时刻,吉卜赛部落头人对她说了一段话:“要除掉苏妮塔是很容易的,但苏妮塔死了,莫汉的心也就死了,再也没有欢乐。那么,你跟他在一起,又能得到幸福吗?我们吉卜赛人为了自己所爱的人,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可你连自己的爱情也不能牺牲。”这段话,实际上是影片对吉卜赛人的生活观、幸福观的一个阐发。它不仅成为妮莎转变的一个契机,而且使她从此成为推动情节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妮莎为了摸清情况掌握拉詹的罪恶,不顾自己的安危深入危险地方——莫尼卡住处,中了拉詹的圈套,又奋力挣脱;当她看到莫汉被拉詹吊打处于生命垂危的关头,她飞刀救下莫汉;当垂死的拉詹向莫汉和苏妮塔射击时,她奋不顾身挡住罪恶的子弹,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从狭隘的自私的爱,到为他人的爱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妮莎形象完成了一个个体性格历程,也同其他正直善良的人们一道升华了一个民族的精神品格。

影片形成了成熟的类型风貌。载歌载舞是印度影片的一个突出的民族特色,这个特色的形成有着特定的社会生活背景。印度是个多民族国家,使用的方言众多。20世纪30年代,电影进入有声时期后,北部的印地语影片和南部的泰米尔语影片成为印度电影中的主流。当时,《阿拉姆阿拉》是第一部配上方言的影片,片中穿插大量歌舞镜头,这样就使那些不懂方言的观众也能通过传统的歌舞形式看懂电影和获得观赏愉悦。今天,印度仍是电影中使用语言种类最多的国家。同时,在众多的印度人口中,还有大量的低文化层次群,这也使得歌舞片得以成为最流行的一种娱乐活动。可见,艺术总是制约于一定的生活现实。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20世纪30年代起,印度影片中的歌舞片不断发展,成为一个艺术传统,并且,长期以来形成一种公式:一个歌舞明星,三段舞蹈,六支歌曲。从世界范围看,歌舞片也一直在发展变化,从早期简单的歌舞片到较复杂的杂耍歌舞片,进而发展到含有较强情节性的歌舞片。有较强情节性的歌舞片也有多种类型,《大篷车》所代表的印度歌舞片就是一种较成熟的很有吸引力的影片类型。与较为纯粹的歌舞片不同,在这种影片中,歌舞总是与一定的故事情节相联系,20世纪50年代的印度影片《流浪者》就是一个代表,《流浪者》以主题歌的演唱贯穿于影片中,形成一种有特殊韵律感的艺术节奏,同时,影片还运用了一些插曲,然而,总体看,片中歌舞与情节离得较远。相比之下,20世纪80年代的《大篷车》的艺术追求则更胜一筹。表面看,它还是一个明星主角妮莎,几段主要歌舞,但它更成熟了,一方面,它更自觉更自然地追求各种声色刺激,歌舞大量地经常地出现,有时形成大的歌舞场面,另一方面,它不再让歌舞丝丝紧扣情节,而是情节与影片内容若即若离。不过,影片在追求歌舞多种声色刺激作用的同时,仍很注意让曲折的故事情节穿插其中,人物性格展现其中,情感氛围渲染其中。譬如,大篷车中的三段主要歌舞就很精彩,第一次,苏妮塔从拉詹的陷阱中逃出来,观众正为之揪心,银幕上出现了白云飘浮的晴空,蜿蜒的公路上,停着一辆旧卡车,路边如茵的草地上,卡车司机小伙子莫汉正吹笛,画外传来音乐,节奏一过,莫汉一边唱起“我们行走在爱情的道路上”,一边跳起独舞,舞蹈动作以腿动肩摇为主,歌曲是进行速度,旋律轻快有力,传达出莫汉纯朴热情富有朝气的人物性格,也传达出吉卜赛人追求幸福的心声。第二次,在大篷车队行进途中,出现了吉卜赛人的集体歌舞场面,大段热情奔放风格粗犷的歌舞,烘托了吉卜赛人的精神风貌,同时,穿插了吉卜赛女郎妮莎的纵情歌舞。妮莎的舞蹈动作奔放热烈,她时而奔走穿行,时而以双手倒扶行进中的大车,边舞边歌,歌词抒发着她对心中爱的渴望,大量腰背部的舞蹈动作展现了她的明星风采,也表现了她粗放不羁的性格。第三次,妮莎得不到莫汉的爱情,心生妒火,演出时拒绝出台,苏妮塔被推到台前与莫汉和其他吉卜赛人一起表演,此时的苏妮塔心情窘迫,歌舞生涩,但渐渐地她将自己的遭际感受融入其中,传送于歌舞之中,在观众的欢呼中更转为舒畅明快,轻松自如,终于达到了高潮。这段歌舞,使观众在紧张中心情稍有释然,同时,这段歌舞对苏妮塔的性格变化做了铺垫,又推动了情节发展,可谓一石三鸟,妙趣横生。影片显示的成熟的类型特色,使得观众不再去按某种电影常规苛求它的生活真实与否,而是愿意投入其中,乐意为之开怀。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篷车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篷车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