窃听风暴 窃听风暴 9.1分

一只名为东德的体制怪兽的死亡

殒灭
2018-03-31 01:02:44

体制,听起来像是名词,但它有时候又是动词,有时候又变成形容词。这个词汇,在中文现行的语境里蕴含了太多意义,掩藏了太多暧昧,发生了太多故事,承载了太多想象。我们羡慕它的稳定,迷恋它的力量,畏惧它的暴虐,厌恶它的僵化,唾弃它的腐朽。它是那只主宰我们生活的怪兽,我们献媚于它以图生存,我们屈从于它以求苟活,当它关注你时,即便匍匐在地依然恐惧到浑身颤栗,当它抛弃你时,尽管机关算尽依然绝望的无处可逃。所以总有围城外的人羡慕,毕竟当你成为怪兽一部分的时候,难道它还会自残么?

这是座围城。体制外人士看不到体制内的苦,进入怪兽的常规方式,是被它吞进肚子,里面不是恒温恒湿的温室花房,而是没有出口的修罗战场,只有最后的幸存者才能爬上来,从怪兽的喉咙眼里享受新鲜空气的甘甜。体制内人员也尝不到体制内的甜,怪兽确实不会自残,但每一个觉得它不会伤害自己的人可能都弄错了一个基本的概念:对你的伤害远远称不上自残,毕竟在它肚子里,昨天手握大权的国安局中尉今天就可以开始20年的邮差生涯,第一幕的优秀人民艺术家在第四幕就可以因身体不适告别舞台,这些对你而言天崩地裂的变化,怪兽甚至不会有任何感觉,它只需要站起身,晃晃肚子

...
显示全文

体制,听起来像是名词,但它有时候又是动词,有时候又变成形容词。这个词汇,在中文现行的语境里蕴含了太多意义,掩藏了太多暧昧,发生了太多故事,承载了太多想象。我们羡慕它的稳定,迷恋它的力量,畏惧它的暴虐,厌恶它的僵化,唾弃它的腐朽。它是那只主宰我们生活的怪兽,我们献媚于它以图生存,我们屈从于它以求苟活,当它关注你时,即便匍匐在地依然恐惧到浑身颤栗,当它抛弃你时,尽管机关算尽依然绝望的无处可逃。所以总有围城外的人羡慕,毕竟当你成为怪兽一部分的时候,难道它还会自残么?

这是座围城。体制外人士看不到体制内的苦,进入怪兽的常规方式,是被它吞进肚子,里面不是恒温恒湿的温室花房,而是没有出口的修罗战场,只有最后的幸存者才能爬上来,从怪兽的喉咙眼里享受新鲜空气的甘甜。体制内人员也尝不到体制内的甜,怪兽确实不会自残,但每一个觉得它不会伤害自己的人可能都弄错了一个基本的概念:对你的伤害远远称不上自残,毕竟在它肚子里,昨天手握大权的国安局中尉今天就可以开始20年的邮差生涯,第一幕的优秀人民艺术家在第四幕就可以因身体不适告别舞台,这些对你而言天崩地裂的变化,怪兽甚至不会有任何感觉,它只需要站起身,晃晃肚子,寻找一块新的迫不及待的想要主动飞奔入口的血肉。别以为会因为才华而被区别对待,怪兽不需要食物的才华,它只需要他们听话而廉价。

所以,如果你进入体制,请不要窃喜,更不要误以为自己成为了体制的一员,你只是怪兽吞掉的食物,是维持机能的廉价能源,在未来的时间里它会消化掉你的青春、肉体以及灵魂,最终将你变成附着在身上的一块赘肉,和千千万万面目模糊的赘肉没什么两样;如果你逃离体制,请不要庆幸,很快你会发现你只是从一种体制进入了另一种体制,没有灵长类体制怪兽,也会有公司体制怪兽吃掉你,不用陪Minister Hempf上床,也要陪甲方老爷吃饭,没有国安局关怀你的生活,也会有老板催你赶工。我们依然只是食物。

终于有一天,有一只名叫东德的体制怪兽突然死亡,它曾是如此坚不可摧,现在却奄奄一息。有人说它死于环境巨变,有人说它死于营养不良,有人声称它天生残疾,有人断言它被人谋杀,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其他的怪兽慢慢的围拢过来,它们徘徊着,逡巡着,彼此打量着,低声交谈着,终于一拥而上撕扯下血肉吞噬着。小共和国变成了大共和国,新的体制怪兽依然是这片土地的主人,Hempf也许换了个地方当部长,Grubitz也许军衔又升了一级,Dreyman不再写作,舞台剧换了女主角,Wiesler还在当邮差,世界好像全变了,世界好像什么都没变,洗掉卡车上的血迹很容易,抹去巨轮碾过灵魂的痕迹很难。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依然要感谢这个时代,至少,它让我有选择被哪一只怪兽吃掉的自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窃听风暴的更多影评

推荐窃听风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