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 至暗时刻 8.5分

#一篇观后感#《至暗时刻》

东走西顾
2018-03-31 00:15:21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肉食者鄙

对号称“日不落帝国”的英国来说,什么样的处境才算是“至暗时刻”呢?关于这个问题,历史交出了一份答卷。

  • 1940年5月9日,希特勒入侵了捷克斯洛伐克、波兰、丹麦和挪威,陈兵300万于比利时边境,欧洲大陆危在旦夕。
  • 首相张伯伦失去了议会的信任,被迫下台。丘吉尔临危组建战时内阁。
  • 1940年5月9日,德军入侵比利时,挪威、法国一触即溃。
  • 1940年5月25日,德国包围了英国、比利时和法国的60个师。英军准备撤往法国海岸敦刻尔克。
  • 美国总统罗斯福拒绝了丘吉尔救援的请求。
  • 欧洲大陆沦陷,四十万英法联军(包括英军全部主力)困在敦刻尔克,命悬一线。

整个英国在短短二十天时间内滑入黑暗之渊,高高在上的议员们也在绝望之前露出了本相,上演了一场 “肉食者鄙”的大戏。 影片一开始,反对党便是狂风暴雨般的咄咄之势,矛头直指首相张伯伦。面对反对党的慷慨激昂,张伯伦一言不发,只与楼上的哈利法克斯对视了一眼。张伯伦知道自己的下台绝无转圜余地,便决定将接力棒交给与自己同阵营的哈利法克斯。

晚些时候,张伯伦组织了保守党会议,并且宣布自己将辞职。被他视为继任者的哈利法克斯却拒绝担任首相。 哈利法克斯的想法其实很好猜测:德军在欧洲战场上所向披靡,英法联军无力阻止。如果此时出头重新组阁,那战败就要算到他头上。而且他主张与法西斯和平谈判,站在首相的位置上去推动和谈,无论结果如何都将让被背上“英奸”的骂名。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认定“英必输”的哈利法克斯自然不可能重新组阁。 他要让首相去独面风暴,承担压力。自己躲在其后坐收渔翁之利。 在哈利法克斯的计划中,如果新内阁决定开战,那结果自然是一败涂地。那时坚持和谈的他会被冠以“高瞻远瞩、深谋远虑”的光环,他只需轻轻一推,就能让灰头土脸的新内阁土崩瓦解。他甚至还能赢得上下议院的支持,重新组阁。 如果新内阁决定和谈,那么作为外交大臣的哈利法克斯将被委以重任。事实上,他后来就是在极力促成英德的和谈,甚至已经找到了墨索里尼做中间人。到时候,内阁首相负责承担“卖国贼”的骂名,哈利法克斯则保全名声,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如意算盘打定,哈利法克斯无论如何都不会接受组阁的任命,同时他还在会议上讲了一番慷慨之词。

在这种情况下,保守党只能将丘吉尔推出来,毕竟丘吉尔已经是唯一的双方都能接受的对象。既然丘吉尔是临危受命,英国也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新的内阁成员们似乎应该“相逢一笑泯恩仇”,同仇敌忾的抗击法西斯才对,可事实却截然相反。丘吉尔在就职演说上表示要和敌人斗争到底,他的政策与张伯伦“外交谈判”的初衷背道而驰。于是丘吉尔顷刻间便失去了张伯伦的支持,哈里哈法克斯也趁机提议强制启动不信任表决,让丘吉尔下台。

代表大贵族和大资产阶级的哈利法克斯和张伯伦在片中始终将和平挂在嘴上,他们貌似忧国忧民,为和平殚精竭虑,为民众谋求生存,实际不过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但即使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他们也不愿意过多的冒险,所以哈利法克斯又一次婉拒出任首相。此后英国的形势急转直下,全部军队陷落敦刻尔克无法回国,德军只需要向前推进五十公里就可以收割这些人的生命。哈利法克斯不断寻找与德国和谈的机会,并且成功找到了墨索里尼牵桥搭线。其实哈利法克斯这样的“绥靖派”在任何时代都不少见,他们满口仁义道德,自我标榜为洞彻一切的爱国主义者,然而他们的内心却是无比自私,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哈利法克斯出身贵族,拥有子爵爵位。在政治前途方面,首相张伯伦和保守党视为理所当然的接班人。而且他还是国王乔治六世的密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哈利法克斯出任首相的可能性都要比丘吉尔大,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得到上下议院的支持,博得民众的好感,并得到国王的任命。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考虑过和德国宣战的可能。关于哈利法克斯的选择,分析他所处的阶级似乎能够让问题变得简单。哈利法克斯是大贵族,是上议院的议员,同时也是保守党的主要领导人。他所代表的自然是贵族的利益,所以不管他嘴上说的多么天花乱坠,其维护的也是既得利益集团。那么对既得利益集团来说,宣战的好处多还是和平谈判的好处更多呢?对于他们来说,宣战的结果很可能是英伦三岛沦陷,贵族老爷们被纳粹教做人。而和平谈判,他们还能继续当贵族。受伤的不过是英国王室和底层民众。正所谓“只有背叛利益的个人,没有背叛利益的阶级”,所以我们看到,以哈利法克斯和张伯伦为首的保守党从始至终都在谋求和谈,保住自家的一亩三分地。在利益面前,国王的乔治六世也变成了牺牲品。他几天前还表示支持哈利法克斯重新组阁,并对丘吉尔说哈利法克斯是他的密友,然后却被光速打脸。

所谓“和谈”形同投降,国王自然也就不能继续留在英国。对国王来说,尚且有一条流亡加拿大组织流亡政府的出路。对贵族们来说,和谈之后也还是可以继续享受。可是那些最普通的民众呢?他们没有离开英国前往殖民地逃亡的能力,对他们来说,国破就意味着家亡,为家而战就是为国而战。无论古今中外,“上层卖国,下层爱国”的现象层出不穷。毕竟贵族们还能靠卖国来保存自己的利益,平民则注定要成为牺牲的筹码。明末清初的东林党人不就是如此吗,他们一面标榜自己忠君爱国,一面又以“水太凉”为借口拒绝殉国。接着立马跑到皇太极面前当汉奸,剃发留辫恰恰就是这些汉人想出来的。本着“宁与友邦,不与家奴”的想法,他们帮着清兵疯狂镇压汉人,肆意屠戮掠夺,献媚邀功,嘴脸丑恶。如此一来,我们也就能理解为什么欧洲大陆陷落的如此之快,几乎在眨眼间就拱手让人。“赵皓阳先生在《四一二·国民党的第一声丧钟》一文中对国民党军队有一段辛辣入骨的点评:“撤退转进其疾如风,迂回包抄其徐如林。烧杀劫夺侵略如火,友军有难不动如山”。我想这句话送给欧罗巴的列国同样合适。于是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的历史使命就交到了丘吉尔的肩上。虽然他也是个不识民间疾苦的贵族。

但最起码丘吉尔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以战争求和平则和平存,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所以他在最绝望的时候也没有放弃过自己的立场,哪怕那些时候他显得那么弱小、无助又绝望。

所以说,一个人说什么并不重要,关键要看他的屁股在什么位置上,处在什么阶级,自然为什么阶级发声。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至暗时刻的更多影评

推荐至暗时刻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